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om小說 > 都市 > 葉塵池瑤小說 > 第三千九百章 你中詛咒了

-

@@「張若塵,擒拿羅慟羅,將是你做出的最錯誤的決定。」

骨閻羅留在這句話,徑直遁形而去,氣息消失在這片天地。

正如那位龍屍騎士所說,骨閻羅已經失去繼續戰下去的意義。就算能擒拿張若塵,自身也必然要付出慘重代價。

至於奪取骨帝天道奧義,更是難上加難。

張若塵臉上冇有絲毫喜色,道:「今日一戰,天姥冇有現身,骨閻羅必定更加肆無忌憚,他絕不會就此離開三途河流域。此刻離開,並不是因為她無法戰勝我們,而是想等命祖和七十二品蓮先出手。」

黑白道人道:「七十二品蓮可以冒險闖入修羅星柱界,將羅慟羅救走,可見骨閻羅離開時說的話絕不是無的放矢,羅慟羅怕是真有什麼了不得的來曆。張若塵,七十二品蓮必定會找上你。」

張若塵能聽出黑白道人的幸災樂禍,道:「我已經與她交過手。」

黑白道人露出驚色,繼而,又嗤之以鼻。

他現在是再也不信張若塵的話了!

看了元笙一眼,黑白道人眼皮低垂,道:「命祖、七十二品蓮、骨閻羅盯上的是你們,本族長可不想繼續摻和。張若塵,你說話算數吧?現在是不是該兌現承諾?」

張若塵皺眉,道:「族長,這就有些過河拆橋了!若不是幫你們鬼族守護無常鬼城和酆都鬼城,我怎會來趟這趟渾水?相比於羅慟羅,七十二品蓮對無常鬼城中的詭異血泉,更感興趣吧?」

「族長真覺得自己可以獨善其身?」

黑白道人道:「劍界和地獄界是盟友吧?盟友互助,理所應當。將來劍界和帝塵若有危險,鬼族必鼎力相助。但,酆都鬼城那邊的局麵,你也是知道的,要應對的威脅太多,本族長必須趕回去。」

誰還不會耍無賴?

黑白道人心中冷笑。

張若塵道:「我們接下來要麵對的形勢更加嚴峻,離不開族長。」

黑白道人下定決心要離張若塵越遠越好,無奈一歎:「真的有心無力。族皇大人,鎮魂幡乃是鬼族底蘊神器,還請歸還。看帝塵的臉麵,本族長可以既往不咎,也可以當做冇在三途河流域見過你。前提是,你得立即離開,不可再興風作浪。」

元笙眼神冰冷,道:「你盜我元道族的殷槐神樹又怎麼說?」

黑白道人眼睛一眯,道:「這裡可是上界!族皇怕是冇有認清形勢吧?本座已經做了讓步,你彆不識抬舉。」

「那你想怎樣?」

元笙手中的碧海混元槍閃爍,每一寸皮膚,每一根頭髮都在流動光紋。

黑白道人和七尊龍屍騎士,亦是釋放出神威。

黑白道人道:「帝塵,太古生物與上界必有一戰,誰是盟友,誰是敵人,你該清楚吧?我們都是一方霸主,做出的決定,關乎座下無數修士的生死,你應該不會感情用事吧?彆忘了,你先前的承諾。」

張若塵慎重的點了點頭,道:「人無信不立,我承諾了的事,自是算數。但,我也承諾了她,幫她奪回殷槐神樹。」

元笙本是懸著的心,暗暗落下。

不知為什麼,隻要張若塵還站在她這邊,她就十分安心,不枉自己冒著生命危險趕回來助他。

這種心態,其實讓元笙很難受。

因為隻有弱者纔會將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

她是族皇,不能有弱者心態。

張若塵隻能是盟友,甚至是朋友,絕不能是自己在上界的支柱。

元笙恢複強硬的氣勢,道:「我們就彆讓帝塵難做了!既然有並肩作戰的交情,以往一切便既往不咎,鎮魂幡和殷槐神樹互相交換如何?」

張若塵暗呼不妙。

哪怕殷槐神樹內部有兩株神藥,價值也比不上鎮魂幡,元笙如此輕易拿出鎮魂幡交換,一旦黑白道人生疑就麻煩了!

張若塵忙道:「鎮魂幡對你們太古生物本就冇有什麼價值!但,對目前內憂外患的鬼族而言,卻絕不可失,趕緊將鎮魂幡拿出來,我來做你們之間互信的橋梁。」

元笙取出鎮魂幡,交給張若塵。

張若塵看向黑白道人,道:「族長,趕緊吧,本就是你先行竊,怎麼如此扭捏?堂堂一族之長,心胸還不如一個女子?」

黑白道人感到憋屈,不願妥協,道:「這裡可是上界,是三途河流域,隻要我傳音出去,中三族的神靈將從四麵八方彙聚過來,她有逃走的可能性嗎?主動權在我。」

一直待在旁邊的白髮骷髏眼睛一亮,道:「我想到辦法了!你說得對,你就以鬼族族長的名義,向整箇中三族發起召集令,咱們將事情鬨大,所有神靈都彙聚到骨神殿和萬骨窟。隻要我們力量強大到一定地步,骨閻羅、命祖殘魂、七十二品蓮未必敢出手。」

見又有人想利用自己,黑白道人冷道:「憑什麼?就算頒佈召集令,也是將諸神召集到世界樹,守護酆都鬼城和無常鬼城。」

「你這是不識抬舉?」

白髮骷髏十指交叉,活動手腕。

黑白道人想到對方恐怖的修為,又看向眼神不善的張若塵和元笙,不禁暗抽冷氣,防備了起來,道:「那麼想動手嗎?戰便是,本族長無懼。向你們妥協,那將是比死更難受的事。」

白髮骷髏微微失神,道:「我就說他是中三族少有的硬漢。」

張若塵悠悠道:「其實,族長想死,根本不用我們動手。」

「張若塵,你休要危言聳聽!」黑白道人揹負雙臂,仰首望天,下定決心無論張若塵說什麼,也絕不動搖。

張若塵道:「族長難道冇有發現,自己的鬼體正在變得虛弱?」

「受傷了,當然虛弱。難道你冇有虛弱?」黑白道人道。

張若塵道:「族長再仔細探查探查,自己是不是被詛咒了?」

黑白道人臉上表情雖還繃著,但已是立即內查鬼體。

張若塵繼續道:「骨閻羅打向我的死亡之氣光束,蘊含噬血咒,但我第一時間,將身上的腐肉斬去,將詛咒剝離。我猜,他打中你的生命之氣光束,應該蘊含噬魂咒。」

「骨閻羅的咒法可怕至極,人寰天尊可以說,就是被他咒殺。試問族長,你的修為,與人寰天尊比起來如何?」

黑白道人臉色再也維持不住,身體微微顫抖,因為他發現自己真的中了噬魂咒。

「族長!」

兩位龍屍騎士上前,一左一右,欲要攙扶黑白道人。

「走開。」

黑白道人釋放鬼氣,將他們震退出去。

張若塵繼續道:「骨閻羅這纔剛剛離開,還冇有全力發動詛咒。一旦開始發動,留給族長的時間,就不多了!」

「走,去冥神殿。」

黑白道人帶著七尊龍屍騎士,就要離去。

張若塵道:「骨閻羅可謂當今天下咒法第一人,族長認為,冥神殿能幫你解咒?我倒是有個辦法。」

黑白道人迅速冷靜下來,恢複一族族長的氣度,道:「你真有辦法……」

張若塵取出摩尼珠,亮給他看。

本以為自己此次難逃一劫的黑白道人,看到摩尼珠,整個人都長長吐出一口氣,道:「說吧,什麼條件。」

「什麼條件都可以?」

「都可以。」

白髮骷髏

道:「早這樣不就得了,費那麼多唇舌做什麼?」

張若塵道:「我認為,命骨前輩的提議有道理,事態發展到這一步,的確應該頒佈諸神召集令。不過,隻召集尋常神靈還不夠,容易被趁虛而入。我建議,將擎天、石天等等地獄界諸天,邀請過來。」

「能將他們邀請過來?」黑白道人道。

張若塵道:「你是一族族長,現在中三族的話語人,除了你,誰還有這樣的臉麵?」

……

四人分頭行動,張若塵和元笙趕往無常鬼城,白髮骷髏和黑白道人前往骨神殿和萬骨窟提前佈置。

既然對手強大,難以抗衡,他們能做的就是自己選擇戰場。

這是他們唯一可以把握的主動權!

在此之前,黑白道人和元笙已經將殷槐神樹和鎮魂幡,相互交還給了對方。

殷槐神樹內部的兩株神藥,隻剩下一株,另一株已被黑白道人吞服。

元笙檢查了殷槐神樹內部她最關心的那件關乎元道族生死存亡的寶物,發現還在,這才徹底放心下來。

張若塵道:「我將你送到無常鬼城,接下來的路,你得自己走,趕緊回黑暗之淵,找太古生物中的強者幫你解決身體的隱患。」

「不,本皇要留下來幫你,你現在需要我。」元笙道。

張若塵道:「你知道我的敵人有多強嗎?」

「當然知道,但你幫我取回了殷槐神樹,是元道族的恩人,我怎能在你最困難的時候一走了之?」元笙道。

張若塵擁有真理之心,總覺得元笙言不由衷。

元笙道:「兩位天尊級同時出現在三途河流域,你們上界的天尊和半祖,竟坐視不管?」

七十二品蓮現身的時候,天姥冇有出現,尚在張若塵的理解範疇。畢竟那一戰七十二品蓮十分小心謹慎。

但,白玉赤睛獅隕落,骨閻羅現世,這麼大的事,天姥依舊冇有出現。

那麼隻有一個可能性,天姥冇有在三途河流域。而且張若塵可以斷定,她必在黑暗之淵那邊無疑。

天姥坐鎮荒古廢城多年,比誰都更瞭解太古生物,所以她絕對不會允許太古生物衝破防線,進入黃泉星河。

若天姥和怒天神尊放心三途河流域的局勢,也就可以說明另一個問題,三途河流域必有強者暗中坐鎮。

這個人,張若塵猜測多半是石嘰娘娘。

冇有人比她更穩了,上一次在魂界,張若塵都快被打死了,她纔出現。

不,還有人比她更穩。

張若塵想到了虛天,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怒火。這老傢夥為了修煉破境,是完全不顧外麵的局勢。

就這擔當,還想和酆都大帝爭天尊?

剛纔張若塵冒險使用入夢**,嘗試拉鳳天入夢境,卻失敗了!

萬佛陣那邊的情況,讓他極為擔憂。

所以,此去世界樹,張若塵不僅是要帶走無常鬼城,更要將虛天給刨出來,無論他藏在哪裡。

作為地獄界諸天,命運神殿的巨頭,必須承擔責任,誰都不能袖手旁觀。

-wap..com-到進行檢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