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魔尊,我寵!第7章 你不怕我?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魔尊,我寵!第8章 白衣男子在線免費閱讀

猜到他無法理解,

不染瞥了他一眼,淡淡開口,

「神仙聽過吧?這戒指是仙器,囚仙戒。」

「什麼?」

歷生眼睛再次瞪得老大。

神仙他自然聽過,可那難道不是神話傳說?

真有神仙存在?

囚仙戒?專門囚禁神仙的牢籠?

那不染被關在這裡,莫非他是犯了錯的神仙?

思量一番,歷生試探着開口。

「那你是犯了錯被懲罰的仙人?」

不染眉頭皺了皺,搖頭,

「我不是仙人,是魔仙,仙族、魔族勢不兩立,我是在一次戰敗後被囚在這的。」

原本他想騙歷生自己是仙人,可隨着歷生修為增長,早晚會知道他是魔。

騙了他,到時也許會適得其反。

反正歷生現在這瘋批德行,知道自己是魔應該也不會嫉惡如仇。

「魔仙?妖魔鬼怪的魔?」

果然,聽到不染說自己是魔,歷生表情完全沒有恐懼之色,反而一臉好奇,語氣里滿是興奮。

這也太酷了,這世界真有神仙,還有魔,那鬼什麼的也真存在吧?

不染淡淡點頭,反問道:

「你不怕我?」

歷生爽朗一笑搖頭,

「你這麼可愛,有什麼好怕的!」

傳聞魔是一種青面獠牙、窮凶極惡的恐怖存在,可不染既然是魔,那這傳聞一定是假。

不染雖有點凶,可這奶凶奶凶的樣子多可愛。

或許,所謂人、魔、仙不過是像他們凡間這般不同種族的區分吧!

聽他如此說,不染不屑輕笑一聲。

我可愛?

老子要不是魔性被這囚仙戒消減,你敢說我可愛?

愣頭青!

等以後遇見其他魔,看你怕不怕。

「誒」

歷生抬手拍拍他肩膀,

「那咱們怎麼才能逃出去?」

看來漂亮中年說歷家這祖傳戒指藏着長生丹也純屬誤會,和不染在一起雖然很美好,

但畢竟被囚着可不自由,得想辦法出去。

見他問出自己關心之事,不染輕嘆一聲搖頭,

「你走得了,我走不了!」

「為什麼?」歷生皺眉。

不染抬眼看向他,沉默一會,淡淡開口,

「你能來到這裡,或許是這戒指已經認你為主!你可以自由出人,但我不能!」

不管歷生是何種身份,他本就是這囚仙戒的主人,

而看那戒指上還殘存的一絲血跡,應是歷生精血足夠滿盛,神魂有所復蘇,誤打誤撞之下來到這裡。

當然,歷生現在還未記起之事,絕不能對他說。

聞言,歷生眉頭舒展,哈哈笑道:

「它既認我為主,那他應該也會聽我話,你教我怎麼做,我帶你出去!」

「呵」

不染淺笑一聲搖頭,

「你集中心念,想着進或出就可以。但你還是凡人,無法操控它,也無法放我出去。要想放我出去,你得修仙才行。」

臉上笑容雖淺,不染心裏卻早樂開花。

不可敵的敵人變得幼稚,絕對是世間最美好之事。

小屁孩,你最好快點成仙,在恢復記憶前立馬將我徹底放出去。

「凡人修成仙人?」

歷生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興奮。

若能修成仙人,那得多拉風,還能把不染救出去,若真能修仙,那簡直不要太完美。

不染點點頭,

「沒錯,你有修仙的資質,我可以教你修鍊之法,但你得找到一個有靈氣的地方。」

想要修仙,根骨是一,功法是一,不可缺的還有靈氣。

歷生根骨他已看出,為極品水靈根,是極好的修仙根骨,功法自己也可以教,現在唯一欠缺的就是靈氣。

只要找到靈氣之地,輔上自己這頂級爐鼎雙修,那歷生成仙簡直不要太容易。

雙修雖羞恥,但隨着歷生修為增長,自己所得之宜也會越來越大。

這麼看來,雖被這毛小子強了,但完全是有利無害啊,哈哈……

等自己出去了,

哼哼……

聽說自己真能修仙,歷生大喜過望,連連點頭,

「好!等報完仇我便去尋那靈氣之地。」

「報什麼仇?」

「滅門之仇!」

歷生輕應一聲,見不染還好奇看向自己,便將自己身世簡單跟他說了一遍。

在講述過程中,他的目光又漸漸變得癲狂,

看着他,不染也慢慢恍然,

難怪他會變成這瘋批樣,看來和自己也有些許類似。

可這囚仙戒怎會成了歷家傳家寶?

是歷生真實身份安排的,還是什麼?

作為凡人,從歷生身上這些棍痕來看,他沒死真的已是奇蹟。

可他不光沒死,才一天時間就恢復的如此生龍活虎,實在奇怪。

見不染垂下眼,模樣乖巧可人,歷生湊過去在他臉頰上輕啄一口,哄道:

「再來一次好不好?」

不染抬起頭白了他一眼,又順從着翻了個身趴倒,

「你輕點!」

雖然痛,但再來一次也不是不行。

再來一次他應該可以更清晰看清外面的世界,這小子愣頭愣腦,得順便監督孟寧傅廷修着他點,不能讓他輕易死了。

歷生這次沒直接撲到他身上,

而是將他轉了個身,又輕柔把他橫腰抱起。

屋裡有張床,上面雖是鋪的草席,也總比在這地板上打滾舒服些。

被放到床上,不染看了他一眼又轉身乖巧趴好。

見他這傻傻模樣,歷生輕笑一聲,卧到他身側,將他翻轉來面朝自己,寵溺颳了刮他鼻子,

「乖染染,先親一下,等你也有感覺了,應該會好些。」

寵溺的話卻是惹得不染一通皺眉,厲聲斥道:

「你別得寸進尺,什麼乖染染,娘里娘氣的,以後只准叫我不染,不準叫什麼乖啊寶啊的,老子是男人,不是娘炮。」

「好好好,就叫不染!」

歷生爽快應着,俯身含住他的唇。

不染這名字也很女氣好吧,不過美人願意怎麼叫就怎麼叫!

哈哈,他高興就好!

唇被含住,不染閉眼忍耐一番還是果斷將他推開,又翻身趴倒!

「你直接來就好!以後都別親我,彆扭!」

太彆扭了!

媽蛋!

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你他媽親我幹嘛!

被不染一臉嫌棄推開,歷生頓時老臉臊紅,不過這臊紅也只維持兩秒便很快褪去。

不染應是還不能接受和男人親,

不過這也沒關係,

自己來這裡前不還嫌漂亮中年和司馬榮是變態嗎?

等他有感覺就好了!

不親就不親,但應該還可以用其他方法撩撥他一下吧?

得讓他也有感覺,這樣玩起來大家都舒適些。

琢磨一下,歷生唇朝他細膩如脂的背輕輕吻去,有些笨拙的手也緩緩在他身上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