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魔尊,我寵!第2章 我要洗澡在線免費閱讀

我的魔尊,我寵!第3章 戒指在線免費閱讀

一刻鐘後

歷生手裡多了根刑仗,

低沉拖在地上的刑仗,

歷生臉上,身上濺滿的血漬,被隆隆的雷聲掩蓋,

被如瀑的暴雨沖刷在身後形成一條帶血的足跡。

擊殺老乞丐的六個兇手,昨天對自己下手的十個府中暗衛,誣陷自己的美妾都完美喪命。

現在,該去會會正主了!

司馬榮既然沒宿在美妾卧房,那該是在書房!

刑仗拖在身後,一道閃電將歷生慘白的笑臉照的愈發詭異。

隨後而來的巨大雷聲,傳出歷生魔怔般的低語,

「嘿嘿,下這麼大的雨,打這麼大的雷,你是想幫我掃清障礙,還是怕我屠了這丞相府?」

平平無奇的兩棍將守在門口的兩個侍衛爆頭,一腳將書房反鎖的門踹開,

歷生進入燈火通明,卻空無一人的書房,目光落在書架旁的一個空花瓶上。

他早察覺到這是一個密室機關,可也從沒想過要去動。

畢竟,在司馬榮醜惡的嘴臉露出來前,他真尊他為義父。

可現在,

呵呵!

手毫不猶豫將花瓶扭動,巨大的書櫃便朝着旁邊挪開,書櫃後一個兩人寬的門洞顯露出來。

拖着刑仗穿過門洞,走下台階,越過擋在門口的屏風,密室內漣漪的風光便盡收眼底。

這是一個十分奢華的巨大房間,

與簡樸素雅的丞相府天差地別。

房中隨處擺放着金石玉器,奇珍異寶,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房中還有一個泛着白色霧氣的浴池。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豪華大床上那兩道人影。

那是兩個男人,

一個頭髮花白,臃腫肥胖,正是司馬榮。

一個面容俊俏,看似已中年,卻還美如冠玉,只是歷生從未見過。

兩人正劇烈運動着,連歷生出現在屏風旁都未察覺。

看着運動的二人,歷生唇角勾的越高,口中喃喃,

「金屋藏男寵,莫非男人更好玩?」

聽到他的聲音,笑得正歡的司馬榮猛地抬起頭來,

看見一身黑衣,披頭散髮的歷生又頓時僵在原地,嘴唇不住哆嗦。

跪在他身前的漂亮中年顯然還沒發現來人,扭動着臀部嬌嗔道:

「相公,快來嘛!」

收到提醒,

司馬榮終是回過神來,一把將漂亮中年推開,又忙扯來床單將自己裹住,才急忙開口,

「歷生,你是人是鬼?」

見他這反應,漂亮中年也忙抬起頭來,看見人鬼難辨的歷生後,驚得大叫一聲,也忙扯過床單裹住自己的**。

「呵」

歷生淡淡笑着,無視二人的慌亂,拖着刑仗慢慢走向二人,

「繼續啊!還挺好看!」

清澈的眸子,慵懶的笑容,彷彿一個天真無邪的好奇寶寶。

「來人,快來人!」

愣神一秒,司馬榮還是選擇立馬呼救,人也隨之從床上彈下來,向著後面靠去。

不管歷生是人是鬼,都不是善茬,是來找他索命的。

他這反應,歷生顯然很不滿意,臉色變得陰沉,也彷彿終於想起來自己來此的目的。

拖着刑杖的腳步加快幾分,朝着他邁去。

「梆」

沉重的悶響狠狠砸在司馬榮身上,痛的他一陣齜牙咧嘴。

「歷生,乖兒子,昨天的事都是誤會,我已經查清楚……」

「哼」

歷生冷笑一聲,刑仗直接朝着他嘴上甩去。

這張臭嘴還是不要再說話的好,聽着實在噁心。

「啊!」

司馬榮不顧形象的發出一聲慘嚎!

一杖之下,他一口牙頓時被打飛,臉上鮮血四濺。

「梆梆梆」

接二連三的兇狠棍雨不斷落下,司馬榮在越來越微弱的慘嚎聲中,結實的頭顱腦漿四濺。

這樣豬狗不如、蛇蠍心腸的畜生,多呼吸一口都是污染空氣。

嗯,不能讓他污染空氣!

一連砸了幾十下,刑仗都被砸斷,縮在角落的司馬榮已是血肉模糊,

自己臉上、身上也是血漬斑斑,歷生才終於停下手來。

頭都沒回,被打斷的半根刑仗便朝着出口甩去。

「嘭」

正哆嗦着悄咪逃走的漂亮中年,眼看就要跨上最後一步台階,身體忽然被砸的倒飛而出。

見歷生朝自己走來,漂亮中年忙哆嗦着跪好,一邊拉扯自己有些散開的床單,一邊拚命求饒,

「歷都尉,歷少爺,求你別殺我,這老不死的陷害你和你父親之事,真不關我的事,我勸過他,可他不聽我的……」

「哦!」

歷生輕哦一聲,眼睛卻上下打量起這漂亮中年。

心中暗自思忖,這人該怎麼死才完美?

見歷生似有所動容,漂亮中年,忙朝他爬近兩步,一臉諂媚,

「歷少爺,我也是受這老不死的脅迫,被關在這裡。只要你不殺我,我會告訴你司馬榮的秘密!」

他雖常年藏在這地下金屋,可他才是司馬榮不折不扣的寵妃和知己,司馬榮的事幾乎沒有瞞着他的。

歷生父子的事他早知道,勸自然是假的,司馬榮陷害歷生父親的事他倒沒參與,

不過司馬榮此次陷害歷生的主意就是他幫着出的。

反正司馬榮已死無對證,只要能說服歷生放過自己,就是拿司馬榮去點天燈他也樂意。

歷生有影子,肯定不是鬼。

就是不知道他怎麼會死而復生,司馬榮明明親自檢查過他已經死透,怎麼會忽然活過來?

但眼下的歷生即便是人也不是他能招惹的,

歷生是誰啊?

雖然他在丞相府一直唯唯諾諾,對司馬榮唯命是從,

可他在戰場上是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讓敵寇聞風喪膽的歷戰神啊!

司馬榮要不是忌憚他會查當年之事,可捨不得把他弄死。

除了要將骨骼清奇的歷生培養成自己的得力心腹,司馬榮還有個天大的秘密,也不知道這秘密能不能救自己一命。

「阿嚏!」

漂亮中年正一臉期待等着歷生回應,

卻不料歷生吸了吸鼻隨後打出一個巨大噴嚏,洋洋洒洒,混合著污水腥臭的鼻涕噴子徑直落在他臉上。

鼻涕落在臉上,他一陣反胃,卻不敢抬手去擦,

仍強裝着鎮定,一臉諂媚的看向歷生。

看見他這乖巧模樣,歷生俯身抓起他身上的乾淨床單,往自己滿是血漬的臉上擦了擦,淡淡笑道:

「我要洗澡!」

嗯,殺人的事可以先放放,現在他想先洗個熱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