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激烈的較量

第九章 激烈的較量(2)

加持着護罩。
    有了魔法師軍團的加入使戰場形勢立刻出現了逆轉,由於10名大魔法師加持的護罩,弓箭無法射穿,即使是10名獸人力士才能拉動的重弩箭也無法穿透護罩。一時間空中魔法軍團成為了無敵的存在。
    各種魔法從天而降,落入到獸人方陣中,對獸人軍隊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有一座飛毯居然大膽地飛向了離戰場最近的祭司高台,打算把這座祭司高台給摧毀。如果祭司高台被毀、祭司陣亡,對獸人絕對是沉重的打擊。在飛毯飛向祭司高台的路上,有幾道強大的劍氣射向飛毯,至少這幾道劍氣的主人都達到了大劍師或劍聖的級別。但仍然無法阻止飛毯,哪怕是略微放慢一下飛毯的速度都做不到。其實對付飛毯或者飛毯上的法師軍團最好的方法就是同樣用法師軍團對抗,但獸人天生對魔法的感應遲鈍,別說組建法師軍團,就是魔法師也不超過個位數,級別還超不過魔法師級別。
    所以幾百年來獸人王國雖然戰士大陸第一,但沒有魔法師只能始終被人類壓制、欺辱。
    但在今日這一切都將被改寫,因為大陸有史以來第一位聖魔鬥士誕生在獸人王國。那就是阿倫休斯.拜倫。
    拜倫飛向了空中,用快如閃電的速度射向了飛向祭司高台的飛毯,在距離飛毯還有50米的距離時,祭司高台已經進入了飛毯的射程。祭司高台上的獸人祭司甚至看都沒有看一眼飛毯,因為他的眼睛裏只有獸人王國的軍隊。大祭司還在不停地向軍隊加持着各種光環。
    這位獸人祭司是祭司的大長老,是獸人王國祭司的二號人物,地位僅次於大祭司。在飛毯還沒飛向他所在的祭司高台的時候,狂狼軍團的副軍團長就要求祭司大長老先躲辟一下魔法軍團的定點清除,但大長老拒絕了。他的理由是獸王陛下都在兩軍陣前廝殺,他怎麼能離開自己的戰鬥崗位。
    當飛毯飛向大長老所在的祭司高台的時候,狂狼軍團的副軍團長克爾哭了,因為以他劍聖的實力發出的劍氣居然沒有對飛毯破防。他意識到可能將會永遠失去最疼愛自己的叔叔了。
    小克爾你怎麼又哭了?臉上怎麼還有傷?叔叔那慈祥的面孔出現在了自己的眼中。「麥克和他弟弟兩個人打我,人比我多又比我長的大。我打不過他們」。克爾一邊哭一邊向叔叔傾述着。
    大長老拉過哭泣的小克爾,一道治療光環籠罩了小克爾,小克爾臉上和身上的傷痕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孩子,我們克爾曼家族的男人是不流眼淚的,即使被打、被殺都不要讓你的眼淚再次掉下。麥克兄弟比你強大,你打不過他們,你應該加倍的努力去鍛煉自己,超越他們。孩子告訴我,你想成為克爾曼家族的驕傲嗎」?
    「我想,叔叔我會加倍努力的,不會讓你失望的」。小克爾堅定的說道。
    「哦,對了,小克爾這是我託人在人類世界給你買的糕點,剛做出來還到一天,趕快吃吧」。大長老慈祥的說道。
    「叔叔對我最好了」。小克爾一臉幸福的接過了糕點。
    看着一臉幸福的小克爾,大長老心中一陣憂傷。在小克爾出生才兩個月的時候,克爾的父母在一次保衛戰中被人類攻破城池後殺害了。是克爾父親的一個老部下拚死背着小克爾殺出重圍,把小克爾送到了大長老的手裡,在把小克爾送到後那名克爾父親的部下也傷重身亡了。
    雖然是自己的侄子,但是大長老卻把小克爾當成自己的兒子來撫養。
    「克爾,你長大了想幹什麼」?
    「我長大了要像叔叔一樣成為祭司」。小克爾回答道。
    「呵呵,祭司可不好當啊!其實你的根骨適合修練鬥氣,而不是當祭司」。大長老心情不錯的說道。
    「是嗎?我原來適合修鍊鬥氣啊!好了,我決定了」。小克爾好像是下定決心。
    「決定什麼」?大長老看着小克爾問道。
    「我長大以後要成為狂狼軍團的軍團長。對了叔叔,我以後不會再掉眼淚了。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把克爾拉回了現實。天空中巨大的飛毯的防護罩已經被拜倫陛下一招擊破。又是一道魔法鬥氣擊殺了飛毯上的法師軍團。任何魔法師的防禦魔法都沒有任何效果。
    此刻,克爾看着天空中神一樣的男人,實然感覺到做為獸人的一員,無比的自豪。
    天空中的拜倫看到地面上發獃的克爾,說道:「我的克爾軍團長,現在擦乾你的眼淚回到自己的戰鬥崗位去。
    「是的。陛下。狂狼軍團衝鋒」。克爾大聲的喊到,然後騎着自己巨大的戰狼沖向了聯軍方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