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談判破裂與交戰

第九章 激烈的較量

    第八章談判破裂與交戰
    本來傑講了半天,已經有點口乾舌噪了,想先喝一點水在講,但是看到自己的兒子已經沉浸在了故事當中。傑也不好去喝水了,於是又接着講到。
    很快雙方就找到了決戰的機會,而地點就是之前提到的迪烏爾帝國的納西城外。
    當兩軍前鋒相距只有500米的時候,兩軍同時停止了前進。在聖戰同盟的隊列中間分出一條寬十米的通道,教皇弗雷得力克和一位一身白衣看上去大約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從隊列中走出。
    令人驚奇的是,這個白衣年輕人居然雙腳沒有着地,而是在離地面一掌高的高度飄着。而在他們的身後,三大帝國和兩大王國的君主也緊跟着一路走來。
    教皇弗雷得力克帶領着眾人來到了同盟軍的陣前,停下了腳步。對着獸人王國整齊的隊列慢聲說到:「拜倫陛下可否來陣前一敘。雖然弗雷得力克說的緩慢,看似無力,但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片刻之後獸人王國的隊伍中間也閃出了一條通道,獸王拜倫和一個一身黑衣的年輕人走在前面,身後緊緊跟隨着四大軍團的軍團長。拜倫帶領着眾人來到了陣前,先是對教皇弗雷得力克一行點了一下頭。然後說到:「教皇大人隨意而施的傳音術,居然控制得這麼微妙,看來已成功步入聖魔導之列,真是可喜可賀啊!
    還沒等弗雷得力克出聲。拜倫身邊的年輕人先說話了,他對着白衣人說到:「溫克你變成了人形也還是這麼愛炫耀。你飄在空中是在顯示實力嗎?這麼多年你還是沒變啊!即使你當上了族長也無法改變你的本性。」
    白衣人聽到黑衣青年的話後,也不生氣,微笑道:「我可憐的弟弟,看來你混得不怎麼樣啊!居然淪落到和未開化的獸人混在一起,真是為我們巨龍一族丟臉。連我這個哥哥都感到了羞恥。
    黑衣青年彷彿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哈哈大笑,說道:「自稱是我哥哥的,像仇人一樣追殺我到天涯海角,而你所說的未開化的獸人卻待我如家人如兄弟一般,真是諷刺啊!哈.哈.哈」。
    教皇弗雷得力克輕咳兩聲。打斷了兄弟二人的「敘舊」,波瀾不驚的說到:「拜倫陛下,請允許我先介紹一下我身邊的這幾位。
    弗雷得力克首先用右手做了一個貴族式的介紹禮,輕拂向白衣青年介紹到:「這位是現任的巨龍一族族長黃金聖龍溫克大人。好像溫克大人和您的朋友有一些誤會。」
    介紹完溫克,弗雷得力克又依次介紹了五大國的君主。在弗雷得力克介紹完眾人後,拜倫也開始向弗雷得力克一方介紹起本方人員。拜倫用手輕拍了一下黑衣年輕人的肩膀說到:「這位是我的好兄弟暗黑巨龍帕克,帕克是我們獸人王國最好的朋友,最尊貴的客人。」
    聽到拜倫的介紹,聯盟方的眾人一陣輕呼,雖然眾人通過剛才白衣青年和黑衣青年的對話也猜到黑衣年輕人是一頭巨龍,但萬萬沒有想到帕克居然是比黃金巨龍還要特殊的像征毀滅的暗黑巨龍,暗黑巨龍是天生的毀滅者。即使在巨龍一族也是禁忌的存在。眾人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大呼好險,還好有黃金聖龍來助戰,要不然就憑帕克一人就有可能改變戰局。
    拜倫在介紹完帕克後又依次介紹了身後的四位軍團長。
    在拜倫介紹完己方人員後。弗雷得力克接聲說到:「好了各位我們開始進入正題吧!由於我在近兩年的時間裏一直在閉關尋求突破魔導師之境而進入聖魔導的行列。所以大陸這兩年以來發生的事未能及時掌控。從而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我希望獸人王國能罷兵,並歸還所有佔領的各國領土。並賠償這次戰爭對各國帶來的損失。我保證獸人王國同意上述條件,人類世界將不會對此次戰爭進行追究,並且事後決不採取報復行動。為了不讓生靈再遭塗炭,我代表整個人類誠意的請求您。」說著弗雷得力克向著拜倫鞠了一躬。
    弗雷得力克對面的拜倫此時像看白痴一樣看着弗雷得力克,冷笑到:「這就是你的誠意,我怎麼看像小丑在舞台上表演呢!為什麼像你們這樣的失敗者還要像勝利者一樣要求我們做這做那」?
    弗雷得力克聽到拜倫的言語,臉上一陣青白。但弗雷得力克不愧是光明聖教的教皇,立即就恢復了正常。說到:「拜倫陛下,您覺得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們可以進行談判。雙方各派代表在談判桌上解決」。
    拜倫大手一揮說道:「不用那麼麻煩,我們獸人可沒有談判專家。讓我們退兵可以,但必須滿足我們三個條件」。
    「願聞其詳」弗雷得力克說道。
    「第一,此次戰爭的罪魁禍首迪烏爾帝國、拉斯澤王國賠償獸人王國各10座靠近獸人王國的城池,城池由獸人王國選擇。第二,釋放並歸還所有人類社會的獸人奴隸。第三,各國與獸人王國簽定條約,各國承諾永不入侵獸人王國。同意上述條件我方可以撤出除賠償城池外的所有人類領土,並釋放各國戰俘」。
    弗雷得力克立即同四大國的君主討論了這三個條件,弗雷得力克一方效率驚人,很快就討論出了結果。
    「拜倫陛下,我方討論的結果是,你方歸還所有人類領土,迪烏爾,拉斯澤兩國歸還此次入侵獸人王國所獲得的奴隸,兩國與獸人王國簽定永不侵犯條約,領土是不會割讓的,這是我們人類的底線。」
    「你們的底線?可笑。如果我方不同意呢!」拜倫冷聲到。
    「那只有開戰了,那就讓勝利者決定一切吧!」弗雷得力克強硬地回答道。
    「看來我們是沒什麼可談的了。你要戰,我便戰,我們獸人王國的勇士是決不會向你們虛偽的人類低頭的。我給你們十分鐘時間離開戰場,十分鐘後我們獸人王國的勇士將會發起衝鋒。希望你們能安全撤離」。
    五大君主一聽十分鐘後開戰,也顧不得什麼身份和君主的威儀了,搶過騎兵的戰馬沒命似的向城內狂奔。弗雷得力克看了看逃竄的五大君主,搖了搖頭說道:「真是一群廢物」。
    弗雷得力克向連隊陣列里的4個人使了個眼色後也退入到軍隊中。
    龍王溫克向帕克喊到:「我親愛的弟弟我們是不是也該了結一下恩怨了,說完立刻展現真身,一頭50米長20米高的金色巨龍飛到了空中。強大的威壓立刻把兩軍的戰馬和戰獸嚇得趴在地上不敢動彈。士兵也好不到哪去,只是強挺着站着,有些士兵已經站立不住倒下了,獸人方的拜倫和四大軍團長卻紋絲未動,聯軍方也有四個人未受影響。
    此刻暗黑巨龍帕克也現出了真身,一頭和黃金巨龍體型不相上下的純黑色巨龍也飛向了天空。飛到距離黃金聖龍身前50米的地方後,口吐人言說道:「我們上別處去打,這不是我們的戰場。」說完向南邊的天空急速飛去,黃金聖龍也緊跟着帕克飛向了南方。
    當兩頭巨龍飛走之後,人類陣營中走出四個人。就是剛才承受巨龍威壓而未受影響的4個人。
    「拜倫國王陛下,我迪烏爾帝國聖騎士亞西慢,盤那西帝國聖騎士卡洛爾,聖賽帝國聖騎士斯洛奇,拉斯澤王國聖騎士澤曼尼向貴國同級別勇士發起挑戰,為維護聖騎士的尊嚴請貴國禁止未達到聖騎士級別的勇士應戰,如貴國未有同級別的勇士,我們只能向獸王陛下挑戰了」。
    拜倫冷眼看了看四人。什麼聖騎士?只不過是教庭的走狗罷了,想四個人車輪戰我嗎?呵呵看來你們的算盤要落空了。
    拜倫哈哈大笑道:「我如果不應戰就會被嘲笑成懦夫是不是?」
    「是的,陛下您是聖騎士級別的武者,武者的榮譽是高於一切的,是高於生命的」亞西慢故意把這兩句話大聲喊了出來。他是怕拜倫不敢應戰故而才大聲喊出的,亞西慢是想讓雙方的軍隊都能聽到,好讓拜倫不得不應戰。到那時四人圍攻拜倫,生擒也是有可能的。
    拜倫大聲喊到,聲音大到可以讓百萬軍隊都可以聽到:「我們獸人什麼時候缺少頂級武者。聖騎士是你們人類教庭的叫法。我們的頂級武者叫劍神。我的四大軍團長就是獸人一族的四大劍神,即然你方已經提出挑戰,我方接受挑戰。至於想挑戰我,你們幾個還不夠資格」。
    本來教皇的計謀是讓人類的頂級武力聖騎士來挑戰獸人王國,既可以打擊獸人的士氣,又有可能重創或生擒拜倫,但萬萬沒有想到獸人國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出了四位劍神。沒有打擊到獸人王國軍隊的士氣,反倒讓獸人軍隊士氣得到了極大提升。
    我獸人王國狂狼軍團軍團長.蒙斯,我暴熊軍團軍團長波爾,我比蒙軍團軍團長賽克,我半獸人軍團統領卡曼尼應戰。四大軍團長說完立即身上鬥氣直衝雲霄,沖向四大聖騎士。
    雖然聖騎士也受到教庭的一定程度的控制,但身為頂級武者也有屬於自己的傲氣,四人立即激發各自鬥氣與四大劍神戰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