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原來是這樣

第六章 維金大長老的計劃一

 &nbsp我的高冷女總裁 陸塵 李清瑤;  第五章原來是這樣
    在絕望和憤怒中爆發的維維安,渾身紅芒環繞,力量、速度、肌肉強度又增強數倍。身體恢復能力成幾何式增強,身上十多處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癒合。
    維維安氣勢不斷攀升,終於在三十秒後達到頂峰,境界直達大劍師顛峰,維維安的二次狂化終於完成了。此時的維維安彷彿一頭髮狂的凶獸一般。
    維維安瞪着血紅的雙眼,目光如閃電般直射黑衣人,在維維安的眼中,彷彿世界萬物都全部消失了,現在維維安的眼裡只有黑衣人。猩紅的雙眼瞪得黑衣人脊背發寒,直往上竄涼氣。
    此時的維維安由於二次強化的關係,已經基本喪失了理智,心中只剩下殺戮,現在維維安心裏想得就是抓住黑衣人,然後把他撕成碎片。用黑衣人的鮮血來平息自己心中的憤怒和無邊的殺意。
    維維安動了,如一頭髮狂的凶獸一般撲向了黑衣人,狂暴力量充斥着維維安的全身。手中長劍的劍芒暴長到一米,只比黑衣人短一點。在力量和速度上甚至和黑衣人不相上下。此時的維維安由於二次強化導致喪失了理智,但也清除了恐懼、煩躁、擔憂等負面情緒,使得武技能超水平發揮。一時間居然和黑衣人拼了個勢均力敵。
    在力量和速度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的維維安,在短短的二十幾秒里,就與黑衣人對拼了幾十招。維維安一招比一招兇狠,力量一招比一招大。此時黑衣人,是越打越心驚。維維安二次強化後暫時突破到大劍師顛峰境界和實力,雖然還比不上自己,但也差的不是很多。再加上維維安此時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基本上招式都是以傷換傷。
    因為受傷對於維維安來說是有利的。即可以得到力量和速度加成又可以迅速的恢復。但自己可不行,如果哪下不小心受了傷,戰鬥力可是會下降的,此消彼長,說不定自己還真有可能輸。
    就在黑衣人這片刻思索分心的時候,維維安終於抓住了這個機會,一擊破開了黑衣人的護身鬥氣,並在他的左小臂上留下了一道一指長的傷口。雖然傷口不是很深,但還是流下了鮮血。
    黑衣人一皺眉頭,自己居然受傷了。雖然自己也在中劍的同時也傷到了維維安,但維維安的傷口迅速的就治癒了,反到力量和速度好像又有所提高。
    「自己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看來得速戰速決了,要不然維維安的二次狂化還沒結束自己就玩完了」。想罷,黑衣人的氣勢徒然一升,居然也狂化了。黑衣人實力瞬間大漲,再一次形成壓倒性優勢。
    黑衣人狂化後一劍就把全力一擊的維維安震退十幾米,而且由於巨大的力道差一點就把維維安手中的長劍震落在地。這回輪到黑衣人進攻了,但黑衣人這回也是學聰明了,不在往維維安的身上製造傷口,因為不是致命傷反倒會對維維安有利。黑衣人只是攻擊維維安手中的長劍,因為只要把維維安的長劍打落在地,維維安就只能束手就擒。
    這回維維安可遭殃了,無法用以傷換傷來提升實力。又加之長劍上傳來的力道越來越大。有好幾次都差點沒有握住長劍。這樣下去,不出一分鐘,維維安是必敗無疑。
    在再一次被震退十幾米的時候。維維安居然奇蹟般的恢復了一絲理智。沒有再一次的衝上去,而是向自己的胸前划了兩劍,對自己造成了兩道長十幾公分的傷口。傷口迅速癒合,維維的力量和速度有了一點點提高,但還是和黑衣人還是有着巨大的差距。此時維維安恢復的一點理智又消失了,可能是對自己實力提升不太滿意。維維安居然雙手握劍,準備刺向自己的心臟。打算靠遭受致命重傷瞬間強行提升實力。
    由於事出突然,就連黑衣人想要阻止都來不及了。就在維維安雙手握劍向自己的左側胸膛刺下的時候。兩聲「住手」傳到了維維安的耳中。
    一聲是黑衣人叫的,而別一個聲音居然是自己的媽媽的聲音。維維安聽到媽媽的聲音,手中的劍瞬間停了下來,但長劍還是刺破了皮膚,好在停的及時,長劍只是刺破了皮膚,沒有刺進心臟。但鮮血還是流了出來。
    「不要。維維安,媽媽在這,媽媽沒事。求你了,不要再傷害自己了,我的好孩子,媽媽求你了」。一個女人瘋狂的喊叫道,沖向了維維安。
    「媽媽」。維維安看着沖向自己的女人,眼中的血紅消散了。「媽媽不要過來,這危險」。說完維維安兩眼一黑,暈倒在了地上。
    當維維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兩天以後了。維維安剛一醒來,就覺得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手上傳來熟悉的感覺,是媽媽的手。維維安努力的側了一下腦袋,打算看看握住自己手的是不是媽媽。但只是稍微動了動腦袋,全身便巨痛不止,痛得維維安差點又暈了過去。
    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合眼的清夫人,就在為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到兒子的手好像動了一下。清夫人立刻清醒了,看向自己兒子的臉。兒子居然睜開了眼睛,但一臉的痛苦表情。
    「兒子、兒了,你怎麼了,你別嚇媽媽」。此時的清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
    「媽媽、媽媽你握的我的手好痛」。維維安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
    清這才意識到,由於自己過度緊張,此時正緊緊的握着自己兒子的手。清趕忙鬆開了手,正想問下兒子哪不舒服的時候。一個人影衝進了屋內並焦急的問道:「怎麼了、怎麼了清」。
    聽到聲音,維維安再次努力的偏了一下頭,看向了聲音的來源。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了自己一跳,進來的居然是黑衣人,維維安暗叫不好。
    維維安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大喊道:「媽媽小心,是黑衣人,我來保護你」。說完咬牙從床上蹦下了地,擋在了媽媽的身前。狠狠的瞪着黑衣人,咬着牙說道:「我是不會讓你傷害我媽媽的」。然後維維安悲劇了。他毫無懸念的疼暈在了媽媽的身前。
    兩個小時後,維維安再次醒了過來。這回維維安感覺到,連動一下手指都是奢望了,彷彿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好在這回清夫人及時發現了自己兒子的醒來。
    「兒子,你不要動,也不要說話,先聽媽媽講」。看到自己兒子的眼皮眨了眨,清明白那是兒子聽明白了自己的話。讓你自己斷續說下去。
    於是清就向維維安慢慢的講道:「那個黑衣人不是壞人,他是你的父親。你可能不太會相信黑衣人怎麼會是自己的父親。所有疑問都等你傷好點了在和你說。現在我們是安全的,你不用擔心我的安全。現在你要做了就是好好休息,好好養傷。
    維維安聽得一陣頭大。怎麼也無法把父親和黑衣人聯繫在一起。但自己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心中的疑惑也只能等傷好點再問媽媽了。
    又過了幾天,維維安終於能下地了。在維維安恢復的這幾天清也陸陸續續把事情的原委講給了維維安。
    原來黑衣人不光是自己的父親,居然還是獸人王國的國王。而自己竟然是獸人王國的三王子。維維安拿着鏡子照了照自己的臉。看着鏡子中人類的臉孔,維維安也是無語了。
    就自己這副人類的面孔,說自己是獸人王國的三王子,估計也沒人會相信,不光別人不信,就連維維安自己都不太相信。但是維維安知道自己的媽媽是不會騙自己的。
    現在維維安算是知道了,自己為什麼可以在狂化的時候,還繼續保持着清醒。原來自己是獸人的皇族。是獸神莫卡那的直系後裔。
    維維安想到自己小的時候,有一天和媽媽在花園看星星。媽媽說自己是東方天空中那一顆最明亮的星。當時維維安還問媽媽為什麼自己是東方天空的星,維維安還問媽媽自己是不是獸人。然後維維安還扮成獅子的模樣去抓媽媽。
    時間過的真快,一轉眼的工夫,就過去了九年。沒想到當時的一句玩笑話,到今天居然變成了真的,維維安也是搖了搖頭。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自己的偶像聖王拜倫,竟是自己的先祖。想想都令維維安激動,拜倫可是大陸上迄今為止的唯一的一位聖魔鬥士。
    母親在中午的時候來過,對維維安說,說他的父親要在明天見他,維維安也是有些緊張。十五年來,維維安只見過父親兩次,也就是前幾天那兩次。有一次還是兩個人在做生死相搏,維維安對自己的父親,也就是現任的獸王。根本就不了解。
    維維安在想父親會不會很兇,對自己會不會很嚴厲。父親是獸王,一定脾氣會很大。想着想着維維安慢慢的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