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憤怒的維維安狂化

第五章 原來是這樣

    第四章憤怒的維維安狂化
    武者的對決,也不是所有招式都施放鬥氣攻擊,很多時候只是用武技和招術攻擊。但每個人身上的護身鬥氣是必須凝聚的,因為對決時如果沒有護身鬥氣和自殺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所有武者如果用劍對敵的話,多數都會把鬥氣附在自己的劍上,使劍產生劍芒,來增加攻擊力和攻擊距離。所以大多數武者對戰都是以劍芒來攻擊對手。
    施放遠距離鬥氣是需要一定的凝聚時間的,但隨着級別的提高,凝聚遠程鬥氣的時間會越來越來短。到了聖騎士的境界,幾乎可以瞬發遠程鬥氣。
    但即使是聖騎士一級的武者也不會每招都施放遠程鬥氣攻擊對手。雖然遠程鬥氣的威力巨大,但消耗也是無比巨大的。像聖騎士一級的頂級武者的鬥氣也不是無限的。所以大陸上流傳着一句至理名言「最有效的攻擊,不一定是威力最大的攻擊」。
    此時維維安手上的寶劍的劍芒有半米左右長,而黑衣人寶劍上的劍芒卻足有維維安的劍芒的一倍,足有一米開外。
    維維安的攻擊好似急風暴雨般。速度越來越快,但好似維維安的攻擊對黑衣人無效一般,黑衣人只是防守,並沒有反擊,甚至雙腳都沒有動過。
    在維維安攻擊了大約四十招的時候,黑衣人的聲音再次傳來:「垃圾就是垃圾,站着不動你都傷不了我,就你這點實力還想救你的母親,你下輩子吧!像你這樣的垃圾我現在連陪你玩的心情都沒有了,你去死吧!死亡十字斬。黑衣人話音剛落,一記十字架形的遠程鬥氣射向了維維安。
    「死亡十字斬」其實是由一橫一豎兩道遠程鬥氣組合而成,首先一道橫斬施放,緊接着豎斬再施放,看似簡單,其實施放特別難。因為第一道橫斬由於是首先施放,施放的力度和速度必須控制的無比精妙。如果力度過大導致速度過快,在第二記豎斬施放後無法與橫斬融全,威力將會大打折扣。力度過小,速度過慢,第二記豎斬施放後超過第一記橫斬使橫斬和豎斬未充分融合,威力也會大大下降。
    由於施放遠程鬥氣都有一個凝聚時間,所以只有劍聖級別或劍聖以上級別的武者憑藉極短的凝聚時間把第二記豎斬施放,再加上力度的入微掌握。才能使橫斬和豎斬融合而產生11大於2的爆炸威力。換句話說凡是能施放這種組合鬥氣的人最少也是達到了大劍師頂峰。
    「死亡十字斬」好似死神的鐮刀一樣掃向了維維安。維維安在黑衣人說話的時候就感覺有些不對,巨大的危機感襲向自己。維維安急忙閃身後退,就在維維安退後十米之後。死亡十字斬也射向了維維安。
    在這生死瞬間,維維安潛能爆發,瞬間進入狂化狀態。狂化之後的維維安身體機能得到極大提升,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肌肉的強度都成倍的增長,就連境界也暫時突破了劍師巔峰。
    狂化後的維維安並沒有像精英獸人和狂戰士一族一樣喪失理智,打算用身體去硬抗「死亡十字斬」而是向「死亡十字斬」波及不到的地方射去,在這短短的一瞬間,維維安還把自己的護身鬥氣開到最大值,並且給自己瞬發了一記初級輔助魔法疾行術。狂化與疾行術雙重加持的速度使維維安的速度達到了自己所能達到的顛峰,幾乎是平時的3倍,但即使是這樣也只是險而又險的躲過了「死亡十字斬」的正面攻擊。但維維安還是被「死亡十字斬」的餘波衝擊到,雖然只是餘波但還是擊散了維維安的護身鬥氣,對維維安的身體造成了一點小的創傷。維維安終於用最小的代價抗過了這一次的致命打擊。
    黑衣人看着這一切,眼睛裏閃過了一道異樣的光芒。黑衣人盯着維維安冰冷的說道:「你的表現讓我有一點意外,巨大的實力落差居然沒有讓你喪失鬥志,反而讓你激發了潛能狂化了,狂化後你還能保持清醒,做出了最合理的判斷躲過了我的殺着。你真是讓我有點刮目相看啊!但是你的好運也到此為止了,接下來我要讓你在絕望和痛苦中死去。
    黑衣人說完像一道閃電一樣射向了維維安兩人再一次近身戰在一起,只不過進攻方變成了黑衣人。跟維維安的近戰招數不同,黑衣人的招數純粹是為殺人而創的,招招致命,不光速度極快,而且每招的力量都大的驚人。
    狂化狀態下的維維安,力量增加了兩倍,速度在有疾行術的加持下提高了大約3倍,但還是無法抵禦黑衣人的進攻,短短的20幾招就讓維維安的身上多出了三道傷口。狂化狀態,痛感被弱化,傷口的增加並沒有讓維維安的實力減弱,反而讓維維安越來越興奮,隨着傷口的增加,維維安的力量和速度慢慢的提高。
    這就是狂化的力量,理論上只要狂化者未受到致命傷害,力量和速度會隨着受傷的次數增加而提高,簡單的說就是,只要不死,傷的越重,實力提高的越多。但後遺症也是巨大的,狂化者狂化是會喪失理智的,只能憑藉本能戰鬥,只有高等級的狂戰士或部分精英獸人可以保持部分理智,可自我解除狂化狀態。低階狂戰士和精英獸人只能靠光系魔法師的驅散術或獸人祭司的清明術可以解除狂化狀態。如果沒有光系魔法師和祭司配合的話,只能等到狂化時間結束才能解除。但越遲解除狂化受到的傷害也越大,如果未受傷一般都會在自行解除後四肢無力,倒地不起,嚴重的昏迷幾天大病一場。要是狂化過程中受了傷,如果治療不及時,也就基本上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狂化就像一把雙刃劍在得到了巨大的力量的同時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
    但凡事都會有例外,獸人皇族作為獸神莫卡那的直系後人,可以無視狂化的一切負面影響。但還是有時間限制的。狂化時間的長短與實力的高低成正比,實力越強大,狂化時間越長。
    維維安和黑衣人又打了十幾招,身上又增加了兩處傷口,相應的力量和速度又有所增加,但黑衣人顯然不想讓維維安一直依靠狂化增加戰鬥力了。
    在又一次對拼中黑衣人崩開了維維安的劍,使得維維安的空門大開。黑衣人順勢一記大力衝撞,把維維安撞飛十餘米,重重的摔倒在地,維維安剛要爬起。後背就被黑衣人一腳踩下。即使狂化狀態下的維維安也無力頂起黑衣人的腳。
    黑衣人哈哈大笑,一邊踩着維維安的後背,一邊說道:「垃圾就是垃圾,再努力也是徒勞,下場還不是一樣,殺了你之後,再去殺了你母親。哈哈,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彷彿聽到了腳下的維維安說了什麼,黑衣一腳把維維安給翻了過來,問道:「你說什麼,老子沒聽到」。
    維維安盯着黑衣人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說你……去……死」!維維安話音剛落,維維安的左手爆發出了巨大的白色光芒,二階魔法閃光術瞬間施放,黑衣人顯然大意了。立刻雙目被閃,瞬間暫時失明。維維安就勢一腳踹向黑衣人的襠部,由於是蓄力一擊,雖然受到了黑衣護身真氣的阻擋但還是對黑衣人的重要部位造成了傷害,維維安一腳把黑衣人踹了兩米來遠。
    只見黑衣人手捂襠部倒在地上,發出了一聲聲的悶哼。
    維維安一個翻身站起,拾起剛才掉在一邊的劍,一個箭步來到了黑衣人身邊,一劍抵在了黑衣人的咽喉。
    「說,我母親在哪,說……快說,我母親在哪」?維維安衝著黑衣人大聲吼道。
    此時黑衣人也從疼痛中緩了過來,看着維維安,回答道:「我要是不說呢」?
    「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殺了你」。維維安厲聲喊道。
    「就你能殺得了我」?黑衣人一陣大笑:「哈、哈、哈就你一個小東西能殺得了我」。
    黑衣人的笑聲剛落一股無可匹敵的鬥氣從身體四周向外激射。黑衣人的鬥氣不光震開了維維安抵在他咽喉處的劍,還把維維安震退了4、5米的距離。
    形勢瞬間逆轉。維維安雙目死死的瞪着黑衣人,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黑衣人早就被殺死無數回了。
    黑衣人也看着雙目冒火的維維安說道:「你居然讓我受了傷。有意思,我決定殺了你之後,就去找你的母親試試我的寶貝還能不能用。然後再把你母親賞給我的手下,讓所有人的上她。最後你的母親如果還沒有死就把他賣到妓院去,好東西要大家分享嗎!哈哈,又能賺一筆錢了。想想都特別爽。哈、哈、哈。
    黑衣人笑完又沖向了維維安。一邊攻擊着維維安,一邊嘴裏還不停的說著髒話。
    此時的維維安已經不知道受了多少處傷,渾身都是血,狂化狀態還沒有解除。因為維維安知道一但狂化解除,自己連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了,很快就會被殺死。如果死了就再也見不到媽媽了,死亡不可怕,但如果自己死了就沒人能救得了媽媽了。
    「我不能死,我要救媽媽,我不能死,我要救媽媽……」。維維安嘴裏叨念着。
    此時維維安每說一句話,氣勢就強上一分,連黑衣人都停止了進攻,站在離維維安十多米的距離外看着維維安。
    維維安繼續叨念着,氣勢越來越盛,眼睛也變成了血紅色,身體向外散發著血紅色的鬥氣。
    黑衣人驚訝的看着維維安,現在就連他也不看不懂維維安發生了什麼。
    終於維維安的氣勢突破了臨界點,瞬間爆發,勁風四射,境界直接達到了大劍師高級。維維安像看死人一樣的看着黑衣人說道:「我要殺了你」。
    黑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維維安不由自主的喃喃道:「居然二次強化了。天才,真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