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驚變

第四章 憤怒的維維安狂化

    第三章驚變
    由於維維安害怕自己遲到被老師罵,所以維維安以最快的速度的來到文斯老師授課房間的門外,剛要敲門而入。一絲淡淡的血腥味傳到了維維安的鼻中,維維安皺了皺眉頭,立刻警覺起來。「文斯老師的房間里怎麼會有血腥味呢?難道文斯老師出了什麼意外」?想到這維維安的心中升起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維維安拔出了自己的配劍。小心的輕輕地推開了門。當維維安看清屋內的一切,小維維安震驚了。文斯老師趴在地上,身子周圍一大灘的血跡,血液還沒有凝固,顯然兇手作案不久。維維安飛身跳進屋內,快速的掃視了屋裡一遍沒有發現人後。維維安趕緊來到了文斯老師的身邊,維維安扶起倒在地上的文斯老師,此時的文斯老師已經是進氣多出氣少了,看樣子文斯老師隨時都有可能死掉。
    「老師、老師您怎麼樣了,是誰幹的?告訴我是誰幹的」?維維安激動的問道。
    聽到維維安的聲音,文斯老師費力的睜開了眼睛,看到是自己的學生維維安。於是含糊不清的說了幾個字:「黑衣人……清夫人」。說完這幾個字文斯就再也不動了,死在了維維安的懷中。
    「老師、老師您醒醒啊!您醒醒啊」!維維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受控制的落在了文斯老師的身上。突然,維維安猛然抬頭。「媽媽」,文斯老師剛才含糊的提到了媽媽,媽媽有危險。維維安放下文斯老師的屍體,像瘋了一樣沖向自己媽媽的房間。
    在狂奔的過程中,維維安又在地下通廊中看到了幾個躺在血泊中的人,那些躺在血泊的人都是伴隨維維安長大的僕人。雖然他們的身份是僕人,但維維安從來沒把他們當成僕人,維維安早就把他們當成了自己的家人,自己的長輩。
    慈祥的妮柯大嬸,總是為自己做自己喜歡吃的飯菜。管家馬爾斯爺爺對自己最好,從來不讓自己受一點委屈。但此時他們全都成為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維維安的眼淚再一次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但是維維安來不及停下查看是不是有人還活着,因為他要馬上找到媽媽,保護媽媽。
    維維安繼續加速向媽媽的房間衝去,在路過武技老師馬克房間的時候,維維安居然從半開的門縫裡看到馬克老師也倒在血泊中,手中還拿着他那從不離身的大劍,屋內非常的亂一定是馬克老師在死之前和兇手激烈的打鬥過,維維安也沒有進到馬克老師的房間,而是繼續的向母親的房間衝去。
    「馬克老師也遇害了,馬克老師可是有着大劍師中級的實力啊!實力也算是非常的強悍了,到底是什麼人乾的?能把大劍師中級的馬克老師都給擊殺了」。維維安此刻更加擔心只有魔法師境界的媽媽了。
    終於維維安來到了媽媽的房間門口,維維安直接一劍劈開了木門。還好沒有血醒味,但媽媽也不在屋裡。在屋內靠床的椅子上居然坐着一個黑衣人,黑衣人臉上帶着金色的面具。這個黑衣人身高一米九十以上,身材壯碩。黑衣人看到持劍進入的維維安,就站起身來與維維安對視在一起。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我媽媽在哪?告訴我」。維維安沖黑衣人吼到。
    「在我們的世界,只有強者才可以發號施令,我不認為你是一位可以發號施令的的強者」。黑衣人陰森森的說道。
    「像你這樣的弱者,在我們的世界只能像牲口一樣活着,任由強者宰割」。黑衣人像看螻蟻一樣盯着維維安。
    「想要知道你媽媽在哪?打贏我。打贏我我就告訴你你媽媽的下落」。黑衣人一字一頓的說道。
    維維安聽到黑衣的人話,就要動手。這時黑衣把手一伸說道:「等等,這個屋子太小,根本就無法打鬥。我們去這地下宮殿的演武場」。說完黑衣也不管維維安同不同意直接就向屋外走去
    黑衣人悠然的從維維安身邊經過出了門,慢慢的走向了地下宮殿的巨大演武場。在經過維維安身邊時,黑衣人甚至連防禦鬥氣都沒有開啟。顯然沒有把維維安放在眼裡。
    巨大的屈辱感包圍着維維安。無比憤怒的維維安如同一頭憤怒的雄獅向演武場衝去,維維安跑了幾步就超過了黑衣人,但是維維安並沒有攻擊黑衣人。因為維維安身為一名武者也是有自己的傲氣的,維維安是不會偷襲一個連護身鬥氣都沒有開啟的人的。不到二十秒鐘維維安就衝到了演武場。
    地下宮殿的演武場非常之巨大。演武場長約五十米,寬也有四十多米。高度也達到驚人的十米。演武場內沒有任何支撐。只是在演武場的四壁、屋頂上刻着各類符文。
    硬化符文、防禦符文、隔聲符文等近十種各色符文。符文的數量更是達到了驚人的二百個。由於數量眾多的魔法符文加持。使得演武場可以承受劍聖級別的強者的鬥氣攻擊而不倒塌。
    據說這個演武場是當年拜倫國王反攻人類王國的時候,在拉斯澤王國和迪烏帝國抓到了八位附魔師。這八位附魔師,花費了一年的時間才把四壁、屋頂全部的鐫刻上了魔法符文。演武場內由九個光明系魔核製作的長明燈依次被維維安開啟,把整個演武場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此時黑衣人也是悠然的走到了演武場。他來到了演武場的正中間。雙目泛着幽光,看着憤怒的維維安,黑衣人看維維安的目光就像看死人一樣。
    當維維安來到離黑衣人不到十米的時候,黑衣人開口說話了:「在你面前有兩條路,第一條路,戰勝我,告訴你真像。第二條路,戰敗、死亡」。黑衣人的聲音彷彿是從地獄中傳來。
    「想要知道你母親的下落,證明給我看,你有那個資格」。黑衣人又冷冷的接著說道。
    黑衣人的話音剛落,維維安就如離弦之箭一樣射向了黑衣人。一記橫斬夾雜着劍師巔峰的鬥氣斬向黑衣人,之所以維維安能這麼快的就施放了遠程鬥氣,是因為維維安在剛才黑衣人說道的時候就開始蓄力,維維安本想這突然的一擊一定會把黑衣人打個措手不及。但結果卻讓維維安失望了。
    黑衣人輕蔑的哼了一聲。甚至手中的劍都沒動。只是把護身鬥氣開啟,就抵擋住了維維安的橫斬攻擊。維維安的全力一擊甚至連黑衣人的護身鬥氣都沒有擊破。這證明黑衣人至少是大劍師巔峰或是劍聖級別的強者。
    巨大的實力差距使得維維安都有些心生絕望。這時黑衣人陰森的聲音再次傳來。「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弱,看來你只能和牲口一樣任人宰割了,弱者是不配活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的」。
    黑衣人的話音剛落,隨手一記橫斬斬向維維安,同樣是橫斬,在黑衣人手中寶劍上施放的威力卻幾倍於維維安施放的橫斬。
    巨大的危機感籠罩着維維安。如果被橫斬擊中,自己的護身鬥氣肯定抵擋不住,自己的護身鬥氣瞬間就會被擊破,那時自己即使不死,也會重傷。雖然維維安也想像黑衣人一樣用護身鬥氣硬抗,但是絕對的實力差距告訴他,自己如果那樣做就無異於自殺。
    「我還不能死,我還要救母親」。維維安想到自己的母親還等着自己去救,維維安再次升起了鬥志。維維安力灌雙腿猛的向上發力,維維安立刻騰空而起,然後一個空翻,險險的躲過黑衣人的橫斬前鋒,但還是讓橫斬的尾芒掃到,護身鬥氣立即被擊散。好在只是被鬥氣的尾芒掃到,在擊破維維安的護身鬥氣後也無力對維維安造成更近一步的傷害。但巨大的力道也使維維安從空中落下後,向後連退了十幾步才站穩。
    與死神的擦肩而過,讓維維安清醒的認識到,雙方的實力差距過於巨大,只要一點點的失誤自己就有可能萬劫不復,要想活命只有集中全部精神,全力應對才行,哪怕是一點點小的失誤都會要了自己的命。但為了救母親,便使來的是聖騎士,維維安也會和他拚命到底。
    維維安再一次凝聚了護身鬥氣,手持長劍與黑衣人對峙。黑衣人看了看維維安說道:「本來打算一招就擺平你的,沒想到讓你小子給躲過去了,是不是那種與死神擦肩而過感覺非常的刺激」。
    維維安紅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黑衣人說道:「是不是刺激你一會就能體驗到了,我覺得這種感覺還是自己體驗的好」。
    黑衣人聽到維維安的話,哈哈大笑。戲孽的看着維維安說道:「有意思,像你這樣的弱者,居然還能說出這種大話。我現在懷疑你是不是已經被嚇傻了」。
    維維安還是死死的盯着黑衣人說道:「廢話真多」。維維安說完這四個字,就又沖向了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