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王國的希望

第二章 「命運之子」?維維安

    第一章王國的希望
    獸人王國首都拜倫城王宮的一座偏殿。一聲嬰兒的啼哭打破了午夜的寧靜。
    在偏殿外焦急等待的現任獸王阿倫休斯.傑,聽到嬰兒的啼哭聲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高懸的心終於又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中。
    傑平復了一下內心的激動,向偏殿快步地走去。雖然這不是傑的第一個孩子,但這是傑最愛的女人清為他生的。傑一邊向殿內走一邊思考着。「如果是兒子的話,我就封他為太子,如果是女兒也讓她成為世上最幸福最有權勢的公主」。
    但當傑走到離偏殿的內殿還有一半的距離的時候,忽然一陣竊竊私語傳入了傑的耳朵。聲音很小,可能是說話的人很小心故意把聲音放低,再加上距離也很遠,使得聲音若有若無。但傑憑藉著自身劍聖級別的修為還是把這竊竊私語聲一字不落的全部收入耳中。
    「阿克,你知道嗎?傑夫人居然生了一個人類男孩」。中年待女低聲說道。
    「不會吧!是人類?一點獸人的特徵都沒有嗎」?阿克接話到。
    「可不是嗎!徹頭徹尾的人類。我早就說過傑夫人是個不正經的女人。從她五年前突然被還是王子的傑帶回來的那天起就幾乎沒和我們這些下人說過什麼話。我看吶,她心裏一定是有鬼,怕說錯話把自己的秘密暴露」。中年待女又低聲說道。
    「不是吧!不和咱們說話,你就能判斷出傑夫人不正經,你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阿克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我說是就是了,要不生個人類的男孩怎麼解釋?一定是她原先的情人偷偷的溜進宮裡來和她私通生的」。中年待女繼續惡毒的說道。
    「不要胡說了,大王馬上就要到了。要是大王聽到了你這麼說傑夫人,一定會殺了你的。快乾活吧!你就是管不住你那張破嘴,你早晚會死在你那張嘴上」。阿克無奈的搖了搖頭干自己的活去了。
    「你這死鬼,敢咒老娘。看我再看見你不把你的鳥嘴撕爛」。中年婦人見沒人和自己反搭話了,也干自己的活去了。
    快要走到內殿大門的傑。此時心中已經是怒火中燒。卑微下賤的下人居然敢詆毀清。是不是我自從當上國王以來所作所為太仁慈了」。傑停下腳步,向身後離自己20米開外的內庭待衛隊長說道:「去派人把大祭司請來,就說我找他有急事,立即馬上來。再派兩隊衛兵把偏殿給我圍住,除大祭司外任何人不得進出,如果有人違反,不用上報,立即殺掉」。
    「是」待衛隊長行了個軍禮,立即去執行國王的命令了。
    傑的命令被高效率的執行了。一刻鐘後,大祭司來到了偏殿的議事廳。整個偏殿也圍得像鐵桶一般。
    此時的傑正抱着長得一點也不像自己的兒子,心情複雜。清是不會背叛自己的。但兒生的也太極端了吧!我們阿倫休斯家族可是獅人族啊!以人類的審美觀那就是獅首人身啊!雖然臉也不和雄獅一樣,但好歹也是大眼睛,大鼻子啊,獸族的特徵也是很明顯的啊!但兒子是一點獸人的特徵都沒有,活脫就是一個人類嬰兒。要不是兒子的眼睛是阿倫休斯家族特有的藍黑色的。還真讓自己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就是這個時候,待衛隊長在屋外向傑報告,大祭司已經到了,正在偏殿議事廳等候。
    傑有些不舍的把自己的兒子放到了清的身旁,低下頭輕吻了下正躺在床上的清。「我和老師有些事要商量,很快就回來哦」!
    「去吧!我等你」。清一臉幸福的說道。
    偏殿議事廳。「老師清為我生了一位王子,但是,我們的兒子長的一點都不像我們獸人,活脫脫一個人類」。傑像是對自己最親的人一樣向五祭司傾述着。
    「陛下,您是在懷疑清嗎」?大祭司威嚴的聲音傳到了傑的耳中。
    「不、不老師,您是知道的。我怎麼可能懷疑清呢!我們的兒子的眼睛是我們阿倫休斯家族特有的藍黑色。如果即使我和清的孩子的眼睛不是藍黑色,我也不會有半點懷疑清的」。傑認真的說道。
    「那陛下在擔心什麼呢」?大祭司問道。
    「我只是擔心,我和清的兒子怎麼才能讓皇室和整個獸人王國認可呢?現在的獸人王國是不可能承認一個長的和人類一模一樣的王子的。即使我是國王也無力改變這一事實」。傑有些無奈的說道。
    「陛下,您先聽我說一段往事。這段往事是有關於陛下您的。有些事情是陛下親身經歷的。也有些事情是陛下您所不知道的。聽我講完,我想陛下您就會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那老師您快講吧!是什麼往事」。傑有些期待的說到。
    「那是在5年前,陛下那時,還是王子,正值氣盛之年,陛下那時的武學修為已經達到了大劍師巔峰的水準。在整個獸人王國日漸沒落的武技氛圍之下,也是不錯的實力了。
    陛下當年非常喜歡四處遊歷。在遊歷完整個獸人王國後,便開始向人類社會遊歷。記得陛下當年使用的易容面具還是老臣送給陛下的。
    當陛下遊歷到迪烏帝國的時候,遇到了正在被人追殺的清夫人。陛下被清夫人的美貌所吸引,出手救了清。在之後的一路同行中,你們兩個人的感情日漸升溫。其實清是盤那西帝國的公主,由於盤那西帝國發生政變,清的父親被迫退位被流放。大多數原皇室成員被殺,清是由一隊忠於老皇帝的親衛軍拚死保護下才得以逃出盤那西帝國。雖然清逃出了盤那西帝國。但對她的追殺卻未停止,清的親衛軍也全部被殺。直到遇到陛下您時。就只剩下清一人。要不是陛下及時出手相救,相信這個世上將會再也沒有清了這個人了。
    在一路的相處中,清也知道了陛下的身份並見到了陛下的真實面容,清並沒有因為陛下是獸人而離開陛下。由於一路上的不停的被追殺、不停的逃亡,幾次都差點失去生命,漸漸的你們兩個人產生的感情,你們相愛了。清同意和陛下一同回獸人王國。經過兩個多月的時間,你們在躲過了無數次的追殺、暗殺後終於回到了獸人王國。
    當您回到王國後,把清的事情告訴您的父親當時的國王陛下時。您的父親勃然大怒,堅持不讓您和清在一起。其實老國王也是有自己的考慮的。一是獸人王國皇室是沒有和人類通婚的先例的。這是皇室為保持血統的純正的必然措施。二是清的身份也是非常特殊,如果讓盤那西帝國的皇帝知道前朝公主躲藏在獸人王國。會為人類國家再次侵略獸人王國提供一個最佳的借口。
    但是陛下您當時也是非常激動,揚言既使放棄王子身份也要和清在一起。
    當時國王陛下也是動了真怒。本來您已經是太子的內定人選了。不出意外的話在老國王駕崩或退位後,您就是獸人王國新的王。老國王在盛怒之下已經考慮更換太子的人選了。
    但為什麼最終沒有更換太子,並且老國王還默認了清的存在。講到這大祭司看了看正聽得入神的傑。
    「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父王會在兩天之後態度來了360度的大轉彎,不但默認了清的存在,還立刻冊封我為太子。但條件是在我當上國王后不能讓清當王后,甚至連妃子的名份也不能給清。我一直好奇是什麼讓父王改變了態度」。傑一臉不解的說道。
    「當時陛下您和老國王爭吵之後便找到了老臣,來想辦法。當時老臣剛突破聖祭司境界。(聖祭司是與聖騎士、聖魔導同一級別。祭司的終極境界)。
    由於晉陞聖祭司時受到了外界的一些干擾,出現了一點小意外。雖然晉級成功但身體受損嚴重,使得壽命大幅下降。但在晉級成功的那一刻我得到了我們獸人信奉的主神莫卡那的一些啟示。
    莫卡那神給我的啟示一共有四句話。一、命運之子再次降臨。二、人類與獸人完美結合。三、魔法與鬥氣再次歸一。四、獸人復興希望。
    根據啟示的內容很容易讀懂其中的意思。但命運之子會在什麼時候降臨並且命運之子究竟是誰就不得而知了。
    但莫卡那神既然在當時下達了啟示一定不是巧合。而是有什麼條件觸發了他。我想我晉陞聖祭司是觸發的一個條件,而清的到來就有可能是觸發的另一個條件。雖然我不太確定但也應該有極大的可能。
    您找過我之後,我立刻到了皇宮找到了國王陛下。本來你的那件事情是誰也不敢向國王陛下求情的。即使是您的母后也被您父王罵了一頓後,再也不敢向國王求情了。
    但我當時晉陞了聖祭司,是500年來的頭一個。並且我還是祭司大長老和祭司參政院的議長。老國王還是給我了個面子,見了我。但我的頭銜再多也打動不了您的父親。
    我當時把莫卡那神啟示說給了您的父親。雖然國王很重視,但有太多的不確定,還是無法打動國王。
    但我隨後向國王做出了一個承諾,國王陛下聽到我的承諾後,經過長達一個小時的思考後,國王陛下終於同意了我的請求。
    「老師,是什麼樣的承諾讓父王改變了主意呢」?傑不解的問道。
    我當時和國王陛下說:「如果國王陛下同意您和清在一起,並把您立為太子。我將立刻解散祭司參政院,並保證今後祭司將不得參與王國的政治,使獸人王國的權力重新集中在國王一個人的手中」。
    「原來當年解散祭司參政院是因為我。老師,為了我您居然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傑感動的說道。
    「陛下您是在你們這一代的王子中最有才能的。又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雖然不能教您武技,但治國的一些理念和一些軍事理論我是傾囊相授。為的就是陛下將來登基之後能把獸人王國治理得繁榮富強。使獸人王國重現500年前的榮光。還有就是莫卡那神的啟示中提到的命運之子很有可能與陛下有莫大的關係。雖然還不能確定但只要有一線希望,哪怕是非常渺茫的希望我也不能放過」。大祭司的臉上浮現出了堅毅的表情。
    「那老師您為了我放棄了手中的權利,是不是代價太大了」?傑看着大祭司問道。
    「哈哈,權利確實是好東西。它可以決定一個人的生死,也可以給人帶來無數的財富、榮譽。但過多的參與這些世俗的事情,對修鍊是非常不利的。天份高的人可能會使修為停滯不前。天份不高的人卻有可能使修為不進反退。我如果不是因為過多的參與了王國的政治,晉級聖祭司的時間大約會提前5-10年。雖然我還是晉陞成功,但由於強我的高冷女總裁 陸塵 李清瑤行晉階導致我壽命及身體受損。晉階成功之後我就時常反思,祭司是我神莫卡那忠實的僕人,是獸人王國堅實的後盾。祭司就應該專註於術的研究,而不是熱衷於政治和權利。
    像500年前聖王拜倫陛下的時代。王是一切的主宰,政治、軍事的權利都集中在王一人身上。才出現當年獸人王國橫掃大陸。當所有權利重新回歸國王的手中。只要再出現英明的君主,我們獸人王國將再次復興。這也是我畢生的追求」。說道這時大祭司的臉上浮現了無限嚮往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