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激烈的較量

第十章 歷史的終結

    第九章激烈的較量
    雙方的高端戰力交戰的同時,正規軍隊也在準備這最後的決戰。獸人王國的軍隊根據自己所在的序列,整齊地走向祭司高台,由於種種原因,獸人王國僅有4位大祭司。此次決戰已經全部來到了前線。
    此刻4座祭司高台上的大祭司,正不停的向下方走過的軍隊施展嗜血術.狂暴術.荊棘術。由於軍隊的數量太多,不停施放光環的4位大祭司也是快到了極限,但他們知道獸人的軍隊沒有抵禦魔法攻擊的有效手段,只能依靠各種增益光環來彌補。多讓軍隊得到光環就能減少傷亡。
    人類軍隊方面也布出了衝鋒隊形,天空中居然還出現了三位龍騎士,雖然巨龍只是比較低級的綠龍。但這也讓任何對手感到膽寒。
    拜倫看着升到空中的龍騎士,眼中閃出了一絲不屑。此時的拜倫已經騎在了巨大的戰獸之上,拜倫的戰獸居然是一隻八階巔峰魔獸大地之熊。
    拜倫站在四肢着地還有5米高的大地之熊的背上,手握獸王之劍。用幾十里都可以聽到的超級傳音術向獸人軍隊進行最後的宣言。傳音術的入微控制竟然超過了弗雷得力克。
    遠處的弗雷得力克眉頭緊皺。自言自語道:「看來傳言是真的,拜倫已經步入聖魔導之列,而且鬥氣也已經達到劍神的境界。還好我還有最後的底牌。」想到這弗雷得力克的臉上又露出了智珠在握的笑容。
    「獸人王國的勇士們,你們是大陸上最勇猛的戰士,我們獸人一族是愛好和平的種族,但可恥的人類總是把戰爭強加給我們,把獸人王國當成錢庫和奴隸園,在你們中間很多人的兄弟姐妹和妻子兒女都被抓走變成了奴隸,他們吃着發霉的食物,幹着繁重的工作,住着簡陋的破房子,如果生病了就會像垃圾一樣被扔掉,哪怕只是花點小錢就可以治好的病,哪一天那些無恥的人類心情不好也會拿我們的同胞出氣,打罵.虐待.殺戮,他們從來沒有把我們當過人看待。我們已經忍了幾百年,為什麼我們獸人要承受這一切?勇士們你們甘心嗎?
    「不甘心」。幾十萬的軍隊同時怒吼着,大地彷彿都在顫動。
    「你們甘不甘心」。拜倫再次大聲問道。
    這回的回答的聲音更加巨大「不甘心」。
    「我聽不到」。拜倫喊道。
    獸人軍隊再次山呼海嘯的回答道:「不甘心」。
    「好,我們曾經失去的一切,我們自己拿回來,王國的勇士你們準備好了嗎?準備好復仇了嗎?準備好為王國犧牲了嗎?
    「準備好了」。獸人軍隊整齊的回答。
    「衝鋒」拜倫站在大地之熊上率先向人類軍隊發起了衝鋒,在他身後是加持了各種光環的獸人大軍。
    聯盟軍隊的指揮官也下達了衝鋒的命令,在漫天的箭雨下,雙方前鋒軍隊遭遇了。
    此刻戰場上的每個人都在搏命,殺、殺、殺成為了戰場的主旋律,沒有人想着能活着離開,現在腦袋裡想的就是在自己倒下之前殺死更多的敵人。
    天空中的龍騎士成為了殺戮機器,巨龍的範圍魔法、龍息和騎士的鬥氣攻擊,成為了密集隊形衝鋒的獸人軍隊的惡夢,龍騎士與巨龍的每次攻擊都會造成成片的傷亡。
    就在龍騎士瘋狂殺戮的同時,地面上的獸人方也出現了殺戮機器,拜倫的戰獸大地之熊穿覆岩石皮膚,各種土系範圍魔法也向聯軍隊列中傾泄。
    在空中的龍騎士發現了大地之熊,更發現了它身上的拜倫。立刻三位龍騎士和他們的巨龍同時撲向了拜倫。
    距離拜倫只有30米的距離,龍騎士相信只需要一次集火就可以消滅這位獸王。
    沖在最前面的龍騎士,瞬間感覺到了危險,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視線急速旋轉,而且居然還看到了一頭巨龍上站着一個無頭的騎士。「為什麼那名龍騎士的衣着裝備和自己一模一樣呢?」想到這那名龍騎士失去了意識。
    隨後跟上的兩名龍騎士,像兩隻受驚的小魔獸一樣,迅速停住了巨龍,然後打算快速飛走,離開這恐怖的區域。但一切都晚了。
    又是兩道包含着強烈魔法效果的半月形鬥氣射向了他們,鬥氣擊碎了世龍的護身魔法罩和龍騎士的護身鬥氣。兩名龍騎士也看到了自己的無頭身體,然後就再也沒有然後了。
    由於龍騎士被拜倫全滅,獸人方士氣大振,獸人軍隊開始佔據上峰。聯盟軍隊開始出現潰敗的跡象。就在這關鍵時刻,天空中出現了四條巨大的飛毯,飛毯上站着幾百人的魔法師方陣,每條飛毯都罩着巨大的魔法防護罩,每條飛毯上至少有10名大魔法師級別的強者加持着護罩。
    有了魔法師軍團的加入使戰場形勢立刻出現了逆轉,由於10名大魔法師加持的護罩,弓箭無法射穿,即使是10名獸人力士才能拉動的重弩箭也無法穿透護罩。一時間空中魔法軍團成為了無敵的存在。
    各種魔法從天而降,落入到獸人方陣中,對獸人軍隊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有一座飛毯居然大膽地飛向了離戰場最近的祭司高台,打算把這座祭司高台給摧毀。如果祭司高台被毀、祭司陣亡,對獸人絕對是沉重的打擊。在飛毯飛向祭司高台的路上,有幾道強大的劍氣射向飛毯,至少這幾道劍氣的主人都達到了大劍師或劍聖的級別。但仍然無法阻止飛毯,哪怕是略微放慢一下飛毯的速度都做不到。其實對付飛毯或者飛毯上的法師軍團最好的方法就是同樣用法師軍團對抗,但獸人天生對魔法的感應遲鈍,別說組建法師軍團,就是魔法師也不超過個位數,級別還超不過魔法師級別。
    所以幾百年來獸人王國雖然戰士大陸第一,但沒有魔法師只能始終被人類壓制、欺辱。
    但在今日這一切都將被改寫,因為大陸有史以來第一位聖魔鬥士誕生在獸人王國。那就是阿倫休斯.拜倫。
    拜倫飛向了空中,用快如閃電的速度射向了飛向祭司高台的飛毯,在距離飛毯還有50米的距離時,祭司高台已經進入了飛毯的射程。祭司高台上的獸人祭司甚至看都沒有看一眼飛毯,因為他的眼睛裏只有獸人王國的軍隊。大祭司還在不停地向軍隊加持着各種光環。
    這位獸人祭司是祭司的大長老,是獸人王國祭司的二號人物,地位僅次於大祭司。在飛毯還沒飛向他所在的祭司高台的時候,狂狼軍團的副軍團長就要求祭司大長老先躲辟一下魔法軍團的定點清除,但大長老拒絕了。他的理由是獸王陛下都在兩軍陣前廝殺,他怎麼能離開自己的戰鬥崗位。
    當飛毯飛向大長老所在的祭司高台的時候,狂狼軍團的副軍團長克爾哭了,因為以他劍聖的實力發出的劍氣居然沒有對飛毯破防。他意識到可能將會永遠失去最疼愛自己的叔叔了。
    小克爾你怎麼又哭了?臉上怎麼還有傷?叔叔那慈祥的面孔出現在了自己的眼中。「麥克和他弟弟兩個人打我,人比我多又比我長的大。我打不過他們」。克爾一邊哭一邊向叔叔傾述着。
    大長老拉過哭泣的小克爾,一道治療光環籠罩了小克爾,小克爾臉上和身上的傷痕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了。
    「孩子,我們克爾曼家族的男人是不流眼淚的,即使被打、被殺都不要讓你的眼淚再次掉下。麥克兄弟比你強大,你打不過他們,你應該加倍的努力去鍛煉自己,超越他們。孩子告訴我,你想成為克爾曼家族的驕傲嗎」?
    「我想,叔叔我會加倍努力的,不會讓你失望的」。小克爾堅定的說道。
    「哦,對了,小克爾這是我託人在人類世界給你買的糕點,剛做出來還到一天,趕快吃吧」。大長老慈祥的說道。
    「叔叔對我最好了」。小克爾一臉幸福的接過了糕點。
    看着一臉幸福的小克爾,大長老心中一陣憂傷。在小克爾出生才兩個月的時候,克爾的父母在一次保衛戰中被人類攻破城池後殺害了。是克爾父親的一個老部下拚死背着小克爾殺出重圍,把小克爾送到了大長老的手裡,在把小克爾送到後那名克爾父親的部下也傷重身亡了。
    雖然是自己的侄子,但是大長老卻把小克爾當成自己的兒子來撫養。
    「克爾,你長大了想幹什麼」?
    「我長大了要像叔叔一樣成為祭司」。小克爾回答道。
    「呵呵,祭司可不好當啊!其實你的根骨適合修練鬥氣,而不是當祭司」。大長老心情不錯的說道。
    「是嗎?我原來適合修鍊鬥氣啊!好了,我決定了」。小克爾好像是下定決心。
    「決定什麼」?大長老看着小克爾問道。
    「我長大以後要成為狂狼軍團的軍團長。對了叔叔,我以後不會再掉眼淚了。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把克爾拉回了現實。天空中巨大的飛毯的防護罩已經被拜倫陛下一招擊破。又是一道魔法鬥氣擊殺了飛毯上的法師軍團。任何魔法師的防禦魔法都沒有任何效果。
    此刻,克爾看着天空中神一樣的男人,實然感覺到做為獸人的一員,無比的自豪。
    天空中的拜倫看到地面上發獃的克爾,說道:「我的克爾軍團長,現在擦乾你的眼淚回到自己的戰鬥崗位去。
    「是的。陛下。狂狼軍團衝鋒」。克爾大聲的喊到,然後騎着自己巨大的戰狼沖向了聯軍方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