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在皇宮中閑得快要長毛的曲欣悅琢磨着,亓官白和曲悠然多久才會跑來作死呢?

要是他們魚兒不上鉤,他們不來的話,她要想什麼辦法再釣魚一下?

卻不想,念頭剛落,妙珠帶來了消息。

「曲姑娘,白世子與您約在梨園賞花,您赴約嗎?」

曲欣悅頓時來了精神,還以為亓官白還要猶豫幾天呢,沒想到亓官白如此迫不及待。

是擔心來遲了,她看上別的世家公子嗎?

曲欣悅想起妙珠昨天和她說八卦時,提到最近梨園正值花期,皇上也喜歡去那邊下棋的事。

她當即點頭對着妙珠展顏一笑,問。

「白世子誠心邀約,當然要去的。」

……

沿着青石板鋪成的小路拾階而上,遠遠看去,潔白如雪的梨花,在枝頭上花團錦簇,花深似海。

曲欣悅眼角餘光留意起觀景樓,果然看到離梨園幾十米遠的觀景樓上,亓官拓正在與一個白鬍子老頭下棋。

確定了亓官拓真的在上面後,她娉娉婷婷的走到花團最多的梨樹下。

待清風拂過,梨樹的枝葉沙沙作響。

梨樹花浪起伏,晶瑩剔透的花瓣漫天飛舞。

花瓣紛紛揚揚如雨下,曲欣悅呀的一聲,露出驚嘆後,抬起漂亮的天鵝頸,臉上露出燦爛的笑,雙手伸出去接梨花瓣。

正在與太傅下棋的亓官拓,聽到甜軟的女聲後,抬頭看向聲音來處。

入眼是宛若誤入人間的天上仙,在花瓣雨中俏皮的想要去捕捉掉落的花瓣。

曲欣悅本就長得美,當她特意想要展示美的時候,那是極其致命的。

亓官拓捏在中食指的旗子,久久忘記落在棋盤上。

正等皇上落子的太傅看到皇上失神色模樣,頓時好奇的往梨園的方向望去。

看到如生動墨卷中的曲欣悅,輕輕呵笑一聲,引得亓官拓回神。

「這位可是皇上的哪位妃子?」太傅問。

亓官拓搖頭,臉上已然恢復冷淡刻板的神色,回答:「不是妃子,只是暫住翠微宮的可憐人。」

太傅笑了笑,繼續和皇上對弈。

不過下了十幾目他就知道,皇上分神了。

亓官拓確實如太傅所察的那樣,有點心不在焉。

他認出了曲欣悅,好奇曲欣悅為何會來到梨園,並且好像要等什麼人一樣?

「欣悅姑娘!」

亓官白風度翩翩的走向曲欣悅。

即使離得遠,亓官拓還是能感受到,亓官白見到曲欣悅時表現出來的驚艷和迫不及待。

亓官拓遠遠看着停在曲欣悅近前的亓官白,莫名覺得本是一幅上好的水墨畫。

現在平白多了畫蛇添足的一筆,撕裂了美感。

亓官拓皺了皺眉,已不想再繼續看下去,也沒有繼續下棋的興緻。

別過太傅後,在回太和殿的路上,亓官拓問魏總管:「亓官白怎麼進宮了?而且還和曲姑娘在梨園相會?」

魏總管奇怪的看了皇帝一眼,提醒一句。

「皇上,是您特地交代過,這段時間可以讓有意曲姑娘的才俊進宮,與曲姑娘相處一二的。」

頓了頓,又補充道:「皇上放心,他們在相處時,身邊都會帶着人,不會與名聲不利的。」

皇上再次皺眉,他想問的,不是名聲的事。

在梨園附近都是他的人,能丟什麼名聲?

他想問的是,怎麼會是亓官白?

難道曲欣悅真的看上亓官白了嗎?

可亓官白不是個良人啊!

亓官拓覺得他有必要提醒一下曲欣悅。

……

此時曲欣悅正與亓官白相談甚歡。

因為她看到亓官白身後的隨行侍女是曲悠然。

曲悠然這次一反常態,過分熱情。

曲欣悅好奇,按照曲悠然的性子,恨不得當場咬死她,特別是現在曲悠然被貶為妾後。

現在曲悠然反而熱情得很,不整幺蛾子根本不可能!

想到還有一枚解毒丸,曲欣悅的心安定不少,她也想看看曲悠然到底想做什麼?

「妹妹,過去的事情都是姐姐做得不對,以後我們姐妹好好相處,互相扶持可好?」

曲欣悅看曲悠然說流就流的眼淚,情真意切的模樣,有點明白上輩子自己怎麼會輸那麼慘了。

曲悠然真的十分會演,要不是經歷過上一世,深刻體會到曲悠然的狠毒,現在可能都要信了曲悠然的鬼話。

「好啊,過去的就過去了,以後我們姐妹都不提了。」曲欣悅笑着回應,眼中純真無邪。

曲悠然聽到曲欣悅的回答,心中得意,曲欣悅還不是被她耍在手心裏。

「那以後姐姐能經常進宮陪妹妹嗎?」

曲欣悅發現曲悠然在問這句話時,神情有些緊張。

她眼神閃了閃。

「我自然想姐姐進宮來陪妹妹的,不過這事還需問過魏總管才行。」曲欣悅柔柔弱弱回答。

亓官白以為曲悠然這麼積極進宮,為的是幫助他早日得到曲欣悅,看向曲悠然的眼神溫柔如水。

看得曲欣悅一陣噁心。

……

曲欣悅回翠微宮的路上,仍舊在想着曲悠然的反常出神,突然身側的妙荷輕扯一下她的袖子。

「曲姑娘,皇上。」

抬眼,由石磚鋪成的甬道上,身材頎長,容貌俊美,氣場強大的皇上迎面而來。

曲欣悅立在原地,看着皇上漸漸走近,心裏忍不住感嘆,長得可真養眼啊。

「參見皇上。」她乖巧的打招呼,驚喜的問:「皇上怎會在這裡?」

亓官拓眼眸深邃的看曲欣悅:「朕路過。」

曲欣悅眨了眨眼,路過?翠微宮這個方向和太和殿可是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差了一個多時辰的路程。

這是哪門子路過?

看着還沒有馬上離開的皇上,她突然悟了,皇上專程來偶遇她的。

曲欣悅內心火熱起來,難道這幾天釣魚成功了?

冷情皇帝終於改變主意,要納她為妃嬪?

她期待的看着皇帝。

亓官拓斟酌了一下,開口。

「亓官白不合適你,曲姑娘是否想換另一個才情好的世家公子?」

曲欣悅喜悅的心情像一個漲大的泡,噗的一聲破了。

突然感到想要拿下皇上,好像任重而道遠!

可是不拿下皇上,想要對抗有着皇室宗親身份的碩郡王府,這是不可能的。

不過看到皇上現在好像對亓官白有點意見了,不趁機在皇上面前給亓官白上眼藥,豈不是傻子?

曲欣悅微微垂下頭,露出細膩白皙的天鵝頸,怯怯中帶着羞澀的開口。

「可是白世子說真心喜歡小女子,小女子不忍辜負白世子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