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皇上聞言也不強求魏總管能回答上來,他取出一張白紙,自己在上面寫名字。

魏總管偷窺一眼,發現寫的都是京都一些青年才俊的名字。

有侯府嫡次子的,有太師家小孫子的,有尚書家嫡子的,也有郡國公府小公子的……

魏總管默默咽了口唾沫,皇上還真的將京都未婚的青年才俊都考慮進去了啊。

這到底是有多喜歡曲姑娘?

「辦個宮宴吧。」亓官拓低沉的聲音響起。

京都官員們收到皇上要舉辦宮宴的消息,都愣了一下。

這不年不節的,以皇上不鋪張浪費節儉的性子,怎麼會突然想辦宮宴了?

而且有些大人還被要求帶自家兒子或者孫子來。

想不通其中關竅的大人們,偷偷找上魏總管探聽消息。

魏總管早已得到皇上示意, 悄悄將皇上要給曲欣悅挑夫婿的事提點了一下。

得到確切消息的大人們匆匆歸家,將消息和自家合適娶親的小輩說了。

部分大人還是願意讓自家小輩娶曲欣悅的。

雖然曲欣悅出身不高,但曲欣悅能被皇上另眼相待,只要皇上還在位,多少能謀到些便利。

個別公子抱着無所謂的態度,反正女人而已,娶回來如果不喜歡就丟在後院嘛。

而去過亓官白娶親宴上的公子,聽到曲欣悅的名字後,紛紛想起當時受到曲欣悅絕美容貌的衝擊感。

心頓時火熱起來!

如此美人,真能娶到手,那可是十分有面子的事!

碩郡王府此時也在議論這個話題。

碩郡王妃一邊讓曲悠然跪在地上給她捏腿,一邊問亓官白。

「皇上讓未婚配的公子進宮赴宴的事,要給曲欣悅指婚的事,你知道吧?」

亓官白抬眼看了一下正安靜給母妃捏腿的曲悠然,點了點頭。

這事在京都已經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特別是皇上沒有子嗣,想要被皇上認可的宗族子弟,更是鉚足了勁迎合皇上的喜好。

沒準被皇上定為下一個繼位人呢?

只是……這兩天曲悠然對他溫柔小意,也解釋了當初的事。

曲悠然說,曲欣悅在曲府受到虐待,全是曲夫人一人所為,她作為女兒不好說母親的不是,只能替母親承擔些污名。

承認是她虐待的曲欣悅。

而替嫁是想補償曲欣悅,才艱難的將心愛的人讓給曲欣悅,希望曲欣悅脫離苦海。

亓官白覺得他沒喜歡錯人,曲悠然實在太善良了。

這兩天兩人的感情也蜜裡調油,世子妃的位置,他還是願意讓曲悠然坐的。

如此善良的曲悠然,他怎麼能辜負?他不是那種膚淺的人。

碩郡王妃看到兒子久久不說話,一雙眼睛都盯在曲悠然身上了。

頓時一陣氣悶!

她也是在後宅中廝殺過來的,女人什麼樣的心思她能不明白?

只是他這個蠢兒子,沒兩天又被曲悠然這個賤人拿捏得死死的。

不過曲悠然未免也太自視甚高了。

男人對女人也只貪圖個新鮮而已。

等白兒厭倦了曲悠然,她有的是手段對付這個狐狸精,現在不動手,不過是不想讓母子感情生出隔閡罷了。

不過現在該敲打還是要敲打的。

碩郡王妃看向亓官白,警告道:「你還未娶世子妃,宴會肯定要去的。」

亓官白心底雖然不願意,但是也知道想要那個位置,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聽話。

至於別的途徑?

就別想了,皇上文韜武略,鮮明睿智,整個饒國治理得繁榮富強。

沒人能在皇上不願意的情況下,取得那個位置!

而皇上也對絕嗣和中毒命不久矣的事,保密得十分嚴苛。

若不是他是皇族宗室的子弟,進入了入選觀察的名單中,也不知道這個秘辛。

想到皇位,亓官白認真點了點頭:「好,兒子聽母妃的,參加這次的宮宴。」

正在給碩郡王妃按腿的曲悠然神色一暗,低垂的頭,沒敢讓別人看到她扭曲的神情。

曲欣悅,又是曲欣悅!

原本聽到皇上雖然將曲欣悅帶進宮,卻不願意碰曲欣悅正興奮着呢。

哪裡知道皇上竟然要為了曲欣悅,舉辦個宴會,京城的世家公子都任由曲欣悅選?

而她現在只能做個上不得檯面的妾!

這個世界上的事怎麼這麼不公平?

她恨死曲欣悅了!

……

宴會的時間定在三天後。

有意向的公子們梳洗打扮,個個風流倜儻。

身穿月牙白竹綉滾邊新袍服的亓官白,襯得亓官白玉樹臨風。

這身修身的衣裳是碩郡王妃請了上好的裁縫,替亓官白趕製出來的。

為的就是膈應曲悠然。

曲悠然知道亓官白要進宮參加相親宴,還打扮得如此俊秀,終於忍不住鬧了起來。

兩人剛和好沒幾天,亓官白捨不得心愛的人難過,乾脆讓曲悠然裝扮成貼身侍女,也帶進了宮。

曲悠然第一次進宮,看到處處富麗堂皇,眼底露出渴望。

不過她也不敢隨意走動,緊緊跟在亓官白身邊,安靜的扮演着丫鬟的角色。

宴席設在御花園,當賓客們都到齊後,久不見曲欣悅現身,紛紛好奇的向侍女們打聽着。

突然,一陣嘈雜聲傳來。

隱隱聽到有人說曲姑娘來的話。

眾人的視線看過去。

只見視線里,曲欣悅一襲牡丹綺雲錦裙,雲鬢別緻更點綴紅翡珠釵,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着精緻手鏈,如意束腰將腰肢的纖細展現無遺。

熱鬧的人聲,瞬間落針可聞。

在亓官白娶親宴上見過曲欣悅的人,當時已經覺得曲欣悅驚為天人了。

可此時再看,依舊忍不住被驚艷住。

好像曲欣悅一出現,周圍的花草都黯然失色了,他們眼裡只剩下眼前臉上帶着羞意,微微低垂着頭的女子。

沒見過曲欣悅的公子聽說這就是曲欣悅後,呼吸都忍不住重了幾分。

之前還有些不願意的公子們,此時恨不得現場除了自己,其他公子都原地消失。

人群中的亓官白和曲悠然也獃滯住了。

亓官白眼露溢彩,目光灼熱的看着曲欣悅,他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覺得自己才疏學淺。

盛裝打扮過後的曲欣悅讓他無法用準確的詞彙,去形容曲欣悅的美,似乎語言已經貧瘠!

甚至有點不高興別的男人,看曲欣悅的眼神。

假如那天婚宴繼續下去,曲欣悅此時已經是他的女人了啊。

曲悠然看到曲欣悅時,驚得手中的帕子掉在地上都不知道。

她只能木木的想:曲欣悅怎麼會變得這麼漂亮?

如果不是從曲欣悅容貌上依稀找到過去的影子,她都差點以為這不是曲欣悅了!

突然,曲悠然心底生出了危機感,下意識去看身側的亓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