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曲欣悅安靜的等待着,上一世三天後她會被曲悠然迷暈,扮成新娘子塞進花轎內。

而上一世她後來聽說,婚禮當天皇上也來了,只是皇上微服私訪,裝作路上觀看了婚禮。

其實這時候皇上已經在考慮過繼的事,也在悄悄觀察挑選宗室里幾個候選人。

而世子爺亓官白也在皇上的考察人選中。

三天時間轉眼即逝,曲欣悅果然等到了曲悠然。

迎親的樂曲響起時,曲悠然猶如上一世一樣,帶着心腹丫鬟和嬤嬤端着一碗葯衝進她的屋子。

正當曲悠然讓心腹要按住她灌藥時,曲欣悅突然站起身,平靜的開口。

「是想讓我上花轎嗎?不用灌藥,我自己去。」

話一說完,曲欣悅看到曲悠然驚訝的瞪大眼睛。

曲欣悅勾勾唇,輕聲解釋:「我又不傻,能當世子妃,總比留在府上做個見不得人的粗使丫鬟好吧?」

曲悠然聽後心底有些不舒服,就算是她不要的,也不想便宜了曲欣悅這個賤人。

她決定明天就悄悄找世子,告訴世子替嫁都是曲欣悅算計的。

曲欣悅一定會被世子爺厭棄,並要承受世子的怒火!

曲欣悅看到曲悠然扭曲的臉龐,以及狠厲的眉眼,緩緩勾起唇。

一切才剛剛開始,這一世她不再願做那個任人宰割的人了……

她十分配合的穿上紅色嫁衣,蓋上紅綢蓋頭。

五官在紅綢蓋頭下顯朦朧,妝容加持下,大家都以為披着蓋頭的是京都第一美人曲悠然。

京都愛湊熱鬧的百姓,早早收到今天是京都第一美人曲悠然出嫁的消息。

而且這門親事還是世子爺親自去跟太后求來的,婚禮也辦得格外盛大。

百姓們絡繹不絕,比肩接踵,擠在迎親道路兩旁觀望難得的婚禮盛況。

馬車從街頭排到街尾,路上鋪撒着數不盡的花瓣,路旁的樹上皆系著迎風飛揚的紅綢帶。

十分喜慶!

嗩吶聲,鞭炮聲,銅鑼聲……從曲府到碩郡王府的路上,聲聲入耳。

穿着嫁衣,坐在花轎中的曲欣悅聽着花轎外熱鬧的動靜,滿意的勾起唇。

她拿出泛着白光的錦袋,從中依次取出藥丸吞服。

先吞服下一枚五官微調丸。

等取出小銅鏡時,鏡子里的她五官比例變得全臉無死角的完美。

好像怎麼看,都長在人類的審美點上。

再服用一枚完美塑形丸,片刻後,衣裳下,原本不太高聳的胸慢慢鼓起。

腰身也在慢慢收緊變細,她用手掌掐了掐,恐怕這就是不盈一握吧?

袖子下的手臂線條優美,後肩胛骨也變成迷人的蝴蝶骨,腰後生出誘人的腰窩。

脖子線條拉長,生成天鵝頸,手腳的骨相也逐漸完美……

風鬟霧鬢丸 一顆,片刻後青絲如瀑,如黑色的綢緞光滑柔順。

最後服用香體丸一枚 ,她的身上會隱隱散發出,像臘梅花一樣,沁人心脾的清新淡雅自然香。

而且這種香氣,會隨着她的情緒而逐漸濃郁或清淡。

這是一場美到極致的蛻變!

最後,曲欣悅看了眼手臂上新新舊舊的淤青和鞭傷,暫時按下馬上服用美膚丸的想法。

如果服用美膚丸的話,這些傷痕就會被抹去,肌膚變得白玉無瑕,猶如凝脂。

曲欣悅的眼底閃過冷意。

這些傷害,其中有一部分可是曲悠然親自動手鞭撻的,世人不都說曲悠然天下第一良善,連只螞蟻都捨不得踩死嗎?

她今天就要用這身傷,扒下曲悠然這張偽善的麵皮!

搖晃的轎子緩緩停下,曲欣悅知道,碩郡王府到了。

轎子落地,一桿秤桿挑起轎簾。

「悠然,我們今天成親了。」世子亓官白激動的聲音傳來。

這時喜娘應該要攙扶新嫁娘走出轎子。

坐在轎中的曲欣悅在喜娘催促時,假裝害怕的瑟縮了一下,遲疑着不肯挪動腳步。

轎子外看熱鬧的百姓發出善意的笑聲,紛紛說新嫁娘是不是害羞了?

亓官白聞言臉上的疑惑頓消,露出寵溺的笑容,聲音溫柔得能滴出水。

「然兒,你抓住秤桿,本世子引你下來,別誤了好時辰。」

曲欣悅等了會,等轎子外的百姓開始竊竊私語時,終於聽話的伸出手,抓住了秤桿。

看熱鬧的百姓皆興奮的盯着轎門,打算目睹一下京都第一美人的風采。

可隨着秤桿牽出來的手出現,看熱鬧的百姓紛紛吃驚的瞪大眼。

當新娘抬起手抓住秤桿時,袖子稍微往手肘處下滑,小手臂上青青紫紫的鞭傷,在白皙的皮膚上顯得格外觸目驚心!

就這樣猝不及防撞入大家眼裡。

「嘶——」接二連三的倒抽氣聲響起。

大家都想不明白,怎麼像曲悠然這樣的貴女,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怖的鞭傷?

到底是誰打的?

人群中,一襲布衣,頭戴着遊俠笠帽,隱在人群中皇上,微微皺起眉。

他身邊同樣打扮的貼身侍衛悄聲詢問:「爺,要不要屬下去查查?」

皇上搖搖頭,這是亓官白的事,他不太想插手。

此時,看到曲欣悅手臂上傷痕的亓官白,人都驚呆了,隨即心疼又憤怒的問。

「然兒,到底是誰傷了你?告訴本世子,本世子給你報仇!」

曲欣悅心底冷笑,報仇?

不,她才是真正從地獄裏爬出來報仇的!

曲欣悅假裝腳下一崴,腿軟站不穩,身子踉蹌一下。

蓋頭倏然掉落,露出蓋頭下的真容。

水盈盈的眼睛清澈靈動,因害怕露出怯意,猶如一隻懵懂受驚的小獸。

她美得傾世絕塵,花瓣一樣的唇緊張的抿着,容光驚世,讓天下佳麗黯然失色。

熱鬧的碩郡王府門前瞬間落針可聞!

就連奏樂的人都忘了自己現在該做什麼……

眾人第一次覺得,原來女人可以美到如此地步!

曲欣悅早知服下藥丸後,容貌變得很美,可看到大家的反應才真正直觀的感受到,她此時究竟有多美。

隱在人群中的皇上亓官拓,看到曲欣悅的容貌時,就算閱盡天下美人的他,也忍不住心神一盪。

再看美人濕漉漉的眼,楚楚可憐的模樣,真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亓官白也在直勾勾看着曲欣悅。

心底只剩一個念頭……這姑娘好美!

驀然,他才反應過來,不對,他不認識這個姑娘,這個美得像畫中仙的姑娘不是曲悠然!

「你是誰?」

質問脫口而出後,亓官白頓時後悔了。

雖然新娘不是曲悠然,但是眼前的新娘可是他見過最美新娘了,好像娶她也不是不可以……

周圍嗡嗡的議論着,新娘子呢?去哪了?怎麼換人了?

曲欣悅看向四周,又馬上膽怯的低下頭,不安的絞着手指,帶着哭腔回答。

「我叫曲欣悅,姐姐才是曲悠然,姐姐不想嫁,所以逼我代替她嫁過來,我不願意的話,她會打死我的。」

說罷,含在眼眶中的晶瑩淚水,終於撐不住一滴一滴落下來。

美人落淚,看得周圍的人都跟着揪起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