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8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 替嫁世子妃8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7章 冷情絕嗣短命短命帝王vs 替嫁世子妃7在線免費閱讀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8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 替嫁世子妃8在線免費閱讀

果郡王府。

果郡王妃特地坐在前廳里等亓官白從宮裡回來。

看到亓官白有些恍惚的神色,以及曲悠然黑沉的臉色,果郡王妃心情頓時好上不少。

她留意到亓官白進宮前,腰間還掛着一塊漢白玉五蝠玉佩,現在卻不見了。

果郡王妃記得兒子很喜歡這枚暖玉的,自從得了後戴了好幾年都不離身。

「白兒,你的玉佩呢?」她好奇的問。

曲悠然聞言快要將手中的帕子攪爛了,眼底更是委屈的含着淚。

亓官白沒有注意到曲悠然的表情,還沉浸在他贈與曲欣悅玉佩時,曲欣悅含羞接下玉佩的勾人神色。

此時再聽自家娘親問起玉佩,他臉上露出得意:「母妃,玉佩兒子贈給曲悠然了。」

頓了頓,亓官白強調道:「曲悠然接下玉佩了。 」

果郡王妃聞言臉上露出大喜的笑容,全然不顧曲悠然陰沉得能滴水的臉色,撫掌笑道。

「白兒做得不錯,最近你進宮勤快一點,早點將曲欣悅娶回來。」

亓官白連連點頭,能迎娶喜歡的女人,還在皇上那裡刷了好感,簡直是一箭雙鵰!

曲悠然看着其樂融融商議着如何將曲欣悅娶回來的母子倆,恨不得上去咬死他們。

不過氣着氣着,理智反倒回來一點。

她覺得事情有點奇怪?

按照她對果郡王妃的了解,果郡王妃眼高於頂,就算對一品官家嫡女都挑三揀四的不滿意。

覺得那些庸脂俗粉根本配不上亓官白。

對她更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甚至常常嘲笑她是五品小官家庭出身,上不得檯面的玩意 。

但現在果郡王妃對曲欣悅的態度就很迷惑?

曲欣悅跟她可是一個府里出來的吧?而且曲欣悅還不如她呢!

她再上不得檯面,也是正經的嫡女,而曲欣悅可是從低賤歌女肚子里爬出來的庶女。

但現在果郡王妃卻着了魔一樣,希望亓官白能將曲欣悅娶回家。

這就很不合理!

曲悠然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儘快弄清楚這裏面的原因。

她有種預感,這個秘密對她很重要!

當天晚上,曲悠然一改回來時的陰沉臉色,親自端着補湯送往亓官白的書房。

「白哥哥,悠然錯了,今天不該給你臉色看,可是悠然心底愛白哥哥呀,一想到要和別人的女人分享白哥哥,悠然的心就好痛。」

曲悠然的眼淚決堤,臉色慘白,深情的望着亓官白,好像亓官白就是她的全世界一樣。

以前曲悠然被譽為京都第一美人,一直拿捏着高冷的人設。

平日里也多是亓官白哄着她。

此時曲悠然乍然服軟,給亓官白一種非常不一樣的體驗和滿足感。

今天曲悠然在宮裡就耷拉着臉色,亓官白不是沒有看到,心底也有些不高興,決定先晾着曲悠然兩天再說。

但是現在聽到曲悠然的曲意迎合,溫柔小意,便想起他與曲悠然過去的情誼 ,心慢慢變軟。

曲悠然趁機依靠進亓官白懷中,主動獻上熱吻。

亓官白也被勾出了興緻,一把將曲悠然按在書桌上不管不顧要了起來。

「白哥哥,你為什麼想娶曲欣悅啊?」曲悠然一邊承受着亓官白一邊喘着氣問。

亓官白一邊運動一邊幻想着身下的人是曲欣悅,特別是想到曲欣悅那一身白得發光的細膩肌膚,妖嬈的身姿以及絕美長相。

想到等他繼承皇位,並擁有曲欣悅這樣極品的美人,頓時熱血沸騰。

興奮上頭的他迫不及待想要和人分享。

正好曲悠然問起這事,並且曲悠然這輩子只能依靠他。

只有他越好,曲悠然才能更好。

所以,一直藏在皇宗族裡的秘密,亓官白脫口而出。

他亢奮地捏着曲悠然的下巴,喘息着壓低嗓音。

「然兒,皇上很多年前就被人下了一種很霸道的毒,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子嗣,而且短命,皇上最近已經在考慮傳位皇族宗親的事了。」

曲悠然震驚的瞪大眼:……

皇上絕嗣?

突然想到登基這麼多年,後宮中一直沒有龍嗣出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頓時慶幸,還好還好,她沒有進宮做妃子。

再看亓官白臉露出異常興奮,和毫不掩飾的野心。

曲悠然心頭一跳,突然心靈福至 ,想到一個可能……

她哆嗦着嘴,興奮到戰慄的問 :「所以,皇上意屬白哥哥嗎?」

亓官白自我感覺良好,肯定的點了點頭。

「雖然皇室宗親里還有幾個競爭對手,但是那些人的身份都不及本世子尊貴和有能力。」

頓了頓,亓官白補充道。

「不過在皇上還沒公布繼承人前,咱們還要迎合皇上喜好的,比如最近皇上想給曲欣悅尋個夫婿。」

曲悠然還沒從亓官白將來要當皇帝這事上緩過勁來,一聽到亓官白要迎娶曲欣悅。

猶如一桶冰水兜頭澆下 。

她緊張的想,假如將來亓官白當了皇上,而曲欣悅是亓官白明媒正娶的世子妃……

等亓官白登基,曲欣悅……會成皇后?

那她豈不是一直低曲欣悅賤人一頭?

而且昨天沒進宮前,世子還口口聲聲說,只有她才配當他的世子妃。

怎麼不過幾個時辰,世子就想換人了?

曲悠然氣得差點當場吐血。

不行!

絕對不能讓曲欣悅嫁給亓官白!她瘋狂的在心底生出一個惡毒的想法。

如果曲欣悅的身子不幹凈了,亓官白還會娶曲欣悅嗎?

如果曲欣悅在大庭廣眾下,被爆出放浪形骸,人品有問題。

那麼皇帝還會再護着道德敗壞的曲欣悅,並給曲欣悅找個好夫婿嗎?

越想曲悠然越激動,腦海里甚至想像到曲欣悅痛苦的模樣。

想到以後她當上皇后,母儀天下,又開心得掩不住臉上的笑意。

「白哥哥,你想得到曲欣悅的話,然兒幫你吧?」曲悠然溫柔似水的說。

她需要找機會進宮,靠近曲欣悅才能實施計劃,以她現在的身份,沒有亓官白幫忙不行。

亓官白不知曲悠然心中的算計,聽到曲悠然說要幫他得到曲欣悅,當即驚喜的看着曲悠然。

「你不吃醋嗎?」他想起曲悠然說過不想和別人分享他的話,有些疑惑的問。

曲悠然咬咬唇將自己埋進亓官白的懷中,臉上表情猙獰,嘴裏說出的話卻情意綿綿,溫柔似水。

「只要能幫到白哥哥,這點委屈又算得了什麼呢?然兒願意為白哥哥做任何事情的。」

亓官白感動不已,緊緊抱着曲悠然,承諾道:「然兒放心,將來本世子登基,一定許你一個賢妃之位。」

曲悠然聞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賢妃?她只想要皇后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