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4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替嫁世子妃4在線免費閱讀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5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 替嫁世子妃5在線免費閱讀

魏總管聽得心揪成一團。

他覺得上天實在不公平,皇上勵精圖治,嚴於律己,能人善用,在皇上的治理下,邊疆穩定,百姓富足。

有如此英明的君主,實乃臣民們的幸事。

然而這樣好的君王,卻偏偏身中奇毒沒有子嗣,命不久矣。

這偌大的江山,將來也要拱手送給別人。

現在就連看上的姑娘,也不敢寵幸,就怕害了人家姑娘……

當曲欣悅安心在宮裡調理身體時,世子亓官白正帶着一頂小轎,前往曲府。

再次走在去往曲府的路上,亓官白此時的心情,與他之前來迎親的心情天差地別!

之前懷着期待且赤城的心,來迎娶他的世子妃。

可現在卻是來接一個不願意嫁給他,將他玩弄於股掌的妾?

越想心情越複雜!

說心底不怨曲悠然?這是不可能的。

而曲悠然此時正悠閑的在閨房中繡花,心底還想着等明天就去找世子爺。

將曲欣悅算計她, 然後替嫁的事告訴世子爺。

卻不想,丫鬟柳葉突然慌慌張張跑進來。

「小姐,小姐,不好了!世子爺又來了,帶着一頂小轎,要抬您過府做妾呢!」

曲悠然手中的繡花針瞬間失了準頭,狠狠扎進指腹上。

然而她哪裡還顧得被扎的事,腦袋嗡嗡作響,世子爺要抬她去做妾?

難道是替嫁的事敗露了?可世子爺對她的千依百順,愛慘了她,就算事情敗落,也不可能忍心讓她做妾啊!

「到底怎麼回事?」曲悠然面容扭曲厲聲怒斥丫鬟柳葉。

柳葉想到前廳亂糟糟的場景,還沒想好該怎麼說,身後已經傳來曲老爺暴跳如雷,夫人哭哭啼啼的聲音。

「啪——」

一進門曲老爺迅速衝到曲悠然面前,狠狠甩了曲悠然一巴掌。

「替嫁!虧你想得出來!皇上口諭,讓世子爺以貴妾之禮接你去王府。」

曲悠然捂着臉,吃驚的倒退兩步。

本以為替嫁提前暴露,世子爺生氣,她只需要哄哄,怎麼也不會落到妾的地步。

卻不想,將她貶為妾的竟然是出自皇上之口?

皇上一言九鼎,金口玉言……

曲悠然突然身子一軟,癱在地上,面無人色。

她想不明白,計劃好好的,怎麼就出事了?

「曲欣悅那個賤人呢?」曲悠然臉含恨意的大聲問。

她心底恨毒了曲欣悅,如果不是曲欣悅,她也不會淪落到做妾的地步。

「嗚嗚嗚,我可憐的兒啊,那殺千刀的賤人被皇上帶回宮了呀。」曲夫人傷心欲絕的抱着曲悠然嚎。

她後悔極了,早知道當初也一碗葯將曲欣悅和那狐媚子娘一塊送走得了。

免得現在小賤貨長大了,反來禍害她女兒……

曲悠然聽到曲欣悅被皇上帶進宮的消息,一口氣上不來,當場氣得暈死過去。

最終,即使曲悠然再不願意,曲府也不敢公然違背皇令,擠出滿臉笑容將還暈着的曲悠然,親自送上果郡王福的小轎。

從果郡王府的下人採買後門,抬進了府。

曲欣悅聽完妙珠眉飛色舞的講完果郡王府納妾的過程,還有點意猶未盡。

心情也舒暢極了。

不過她了解曲悠然。

以曲悠然的聰明和亓官白的戀愛腦,曲悠然早晚會重新將亓官白哄好。

如果她任由事情發展,沒準亓官白依舊能走上前一世當上帝王的路。

這個結果曲欣悅是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曲欣悅暗暗警醒自己,一定不要鬆懈,只有仇人死了,才不會翻身。

突然,她想到一個差點被她忽略的一個問題。

妙珠作為深宮中的宮女,怎麼會有這麼靈通的消息?

竟然連宮外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除非……她是皇帝的人!

而這些事是皇帝受益妙珠告訴她的?

看來皇帝也不像之前表現出來的那樣冷漠嘛。

想明白了因果,曲欣悅臉上露出笑意,對抱住皇帝大腿,又有了些信心。

之後她跟妙珠聊天時,有意無意提到想出宮回家了,她這樣住在宮裡不合適。

妙珠聽了後沉默片刻,下午妙珠消失了一個半時辰。

太和殿內,亓官拓看向跪在大殿內的妙珠,皺起眉,問:「她說想出宮?」

「是。」妙珠回答,頓了一下後,妙珠咬咬唇,繼續道:「可是曲姑娘回去會不會危險?」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妙珠還是十分喜歡曲欣悅。

想到曲悠然現在成了妾,曲夫人一定會將錯處怪到曲欣悅身上。

以前曲欣悅在曲府過得就非常不好,現在再回去,豈不是會丟了小命?

魏總管使勁給妙珠使眼色,小丫頭平時挺機靈的,今天話怎麼這麼多?

曲姑娘的事皇上自有定奪,用她來這裡多嘴?

亓官拓也看了妙珠一眼,意外曲欣悅短短几天,就讓妙珠向著她說話了。

「你覺得怎樣安排曲姑娘好?」亓官拓問。

他覺得既然妙珠向著曲欣悅,想到的辦法肯定有利於曲欣悅的吧?

當時帶人進宮只是一時心動,過後也覺得事有不妥。

但是事已至此,再想也無益,還不如想個穩妥的方法,安排好曲欣悅。

妙珠沒想到皇上會詢問她的想法,頓時眼睛一亮,大聲回答。

「回皇上,要不皇上給曲姑娘指一門好親事吧?這樣曲姑娘有地方可以去,就不用回曲家被拿捏了。」

越說妙珠越覺得辦法絕妙!

她侃侃而談:「曲姑娘的親事是皇上指的話,那麼皇上就是曲姑娘的靠山,沒人敢輕待曲姑娘呢。」

亓官拓嘴角的笑意逐漸消失。

看得魏總管額頭冒出一層細細密密的冷汗。

艾瑪啊,妙珠真是個小祖宗。

人長得可可愛愛的,偏長了張嘴。

他覺得妙珠能活到現在,都是大家看在妙珠是他遠房親戚的份上。

「可以。」亓官拓突然開口。

魏總管心頭一震,驚訝的看向皇上。

等妙珠退下後,亓官拓問魏總管。

「魏公公,你覺得京都哪家青年才俊合適曲姑娘?」

魏總管剛下去的冷汗又突突往外冒。

這話怎麼回答?

萬一皇上以後反悔了呢?畢竟像曲欣悅這樣的絕色,百年都難得一見。

如果有一天皇上反悔了,知道今天是他慫恿着將曲欣悅指出去的,豈不是時刻提醒皇上。

他在曾戳過皇上心窩子?

「皇上覺得呢?」魏總管小心翼翼的問。像這種送命題還是讓皇上自己回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