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3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替嫁世子妃3在線免費閱讀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4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替嫁世子妃4在線免費閱讀

有血性的人忍不住破口大罵。

「那什麼曲悠然真惡毒,自己不想嫁卻強逼着妹妹替嫁,不願意還往死里打,還是不是人啊?」

「天可憐見的喲,剛才這個姑娘的小手臂上那麼多新舊傷痕,不知道挨了多少打啊!」

「哎,下這麼重的手,光手臂上就這麼多傷,也不知道身上別處還有多少傷呢,可憐見的……」

「曲悠然這第一美人的水分有點大啊,哈哈哈」

「噗,到底誰給她封的第一美人?而且她是草包腦袋嗎?找這麼美的姑娘替嫁,這是怕別人戳不穿她?」

……

沒有人懷疑曲欣悅說的是假話,畢竟手臂上的傷做不得假。

一瞬間,在眾人心裏,曲悠然與品性敗壞,心腸狠毒,蠢笨無知划上等號。

「賜婚懿旨是太后下的,現在替嫁的話,是欺騙太后不吧?」突然有個弱弱的聲音問。

空氣再次安靜。

曲欣悅假裝惶恐和不知所措,柔弱的身子晃了晃,突然往後一倒,非常乾脆的暈過去。

倒下的方向,她剛才看過了,正是皇帝亓官拓所站的方向。

雖然亓官拓身穿最普通的布衣,頭戴着笠帽,並將前帽檐壓得低低的,遮住了面容。

但是那通體氣質,站在百姓中,簡直鶴立雞群!

在曲欣悅倒下去的瞬間,亓官白和亓官拓都伸出了手。

可亓官拓身邊有大內侍衛,將亓官白伸出的手擋了一下。

曲欣悅穩穩被亓官拓接住,摟入懷中。

軟玉溫香入懷,淡淡的花香從曲欣悅身上傳來,縈繞在亓官拓鼻尖。

這是他從未嗅過的淡雅香氣,很好聞,讓人身心舒暢。

近看懷中的美人,手中觸感出奇的美好。

美人體態婀娜,嬌如春花,麗若朝霞,風致楚楚,秀麗無倫,明艷不可方物。

這麼多年,亓官拓的心如止水,無波無瀾,特別在女事上。

如果以前不是因為傳承血脈的任務在,他甚至不願意碰女人。

今天卻有女子在他心湖上攪出一絲漣漪。

這令他很意外,也願意為這份異樣感,護一護曲欣悅。

亓官拓喉結無聲上下滑動,失態只是一瞬,很快恢復常態,將笠帽稍微抬起,銳利的眸直射亓官白。

亓官白看到曲欣悅落入別的男人懷裡時,微微心生不滿,這樣的美人,誰不想佔有?

就算不能取為妻,納進府中做妾也不錯啊。

可當他看清摟着曲欣悅的男人是誰時,腦子裡頓時一陣空白。

皇,皇上!

亓官白震驚得忘了跪下行禮。

「白世子去曲府接你的貴妾吧,只有曲悠然進了果郡王府,才不算有違太后的懿旨。」

被亓官拓摟着的曲欣悅聞言,微微勾了勾唇。

皇上一句話,就讓曲悠然從世子妃變成了貴妾,不知道曲悠然知道後,會不會當場氣死?

果郡王和果郡王妃聽到動靜出來,聽到亓官拓的吩咐,臉瞬間黑了。

今天發生的事,不用到明天,果郡王府就會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笑話了吧?

小小五品官員的女兒,竟然瞧不上王府?還搞出替嫁這一出!

雖然曲悠然還沒進果郡王府,但在果郡王妃心底,已經將曲悠然恨上了。

打算等世子將曲悠然抬進府後,必須讓曲悠然天天到她的院子里立規矩。

不滿曲悠然的果郡王妃對身邊嬤嬤下令。

「去,抬一頂小轎去接人,再把府中這些紅綢撤了,又不是娶世子妃,還掛着合什麼規矩!」

亓官白看到下人們開始忙碌的拆紅綢和紅燈籠,張了張嘴,最後什麼也沒說。

他看了眼被亓官拓抱在懷中離開的曲欣悅,狠狠壓下心底的悸動,眼神暗沉。

早有消息傳亓官拓絕嗣又身中劇毒,今年亓官拓二十六歲,至今宮中依舊無所出。

如果絕嗣又命不久矣這事是真的,那麼皇上必將會在宗室內挑選親緣血脈繼承皇位。

他若是真的當上皇帝,曲欣悅也不是不能收到榻上……

皇帝帶曲欣悅回宮後,馬上召太醫來給曲欣悅看診。

太醫把完脈,皺着眉搖頭嘆息。

「皇上,這位姑娘常年遭受到虐待,身體虧空得厲害,才會暈過去的,等姑娘醒過來,需好好調養幾年才行,不然於壽命有損啊。」

亓官拓聞言,看向曲欣悅的眼神,多了份憐惜。

裝暈的曲欣悅默默在心底狠狠誇了誇太醫,這眼藥上得不錯!

她掐着時間緩緩睜開眼。

做戲做全套,當她看到陌生的環境後,頓時嚇白了臉,抖着嗓音戒備的問。

「你們是誰?這是哪裡?」

旁邊大總管魏公公擔心曲欣悅亂說話惹惱皇上,趕緊出聲提醒。

「大膽,此乃當今聖上,還不速速請安?」

曲欣悅聞言驚訝的看向亓官拓。

相貌俊美,一身華貴的玄衣,頭戴金冠,腰系玉帶,顯其尊貴雍容之態,一雙黑眸銳利深邃。

看向她時稍帶溫和。

曲欣悅驚訝的瞪大眼。

皇上比她想像中的要俊美多了。

雖然早已下定決心,要抱上皇帝大腿,給皇帝生孩子。

然後藉著皇帝的手報復仇人,所以皇帝不管長得好不好看都無所謂。

現在卻是意外之喜。

畢竟對着一個醜八怪還要演深情,難度有點高。

曲欣悅壓下心底亂七八糟的念頭,急忙下床準備行禮,卻被皇帝伸手攔下。

「你身體虛,先好好養着,不必急着行禮,一會朕讓魏總管安排兩個宮女照顧你。」

皇帝說完,估計真的有事忙,便轉身離開了。

魏總管很快安排兩個宮女過來,一個叫做妙荷,一個叫做妙珠。

妙荷性子沉穩,做事妥帖。

妙珠性格跳脫,還是個話癆,見曲欣悅沒有架子好相處,更是剎不住話癆的本性。

很快,曲欣悅就從妙珠這裡知道不少事。

她所在的宮殿叫翠微宮,比較偏的宮殿。

離皇帝辦公的太和殿和就寢的甘泉宮十分遠,如果步行,恐怕要走上一個時辰才能到。

翠微宮基本上是招待偶然留在宮中官員家眷的地方,不屬於後宮範圍。

曲欣悅聽到這裡,頓時傻眼。

如果她此時還不知道皇上用意,那就是腦子被驢踢了!

皇帝根本沒有收了她的想法……

本以為她服下藥丸變得美若天仙,一定能一舉拿下皇帝。

哪裡知道,皇帝根本不按套路來……

太和殿中,魏總管做為皇帝的心腹,也十分不解。

他打小伺候皇上,與皇上相伴二十三年了,對皇上的心思雖然猜不到八九分,也敢說能猜個五六分。

皇帝明明有點喜歡曲欣悅,不然也不會在果郡王府外替曲欣出氣。

讓曲悠然直接降為妾,抬入果郡王府。

而且,如果皇上不喜歡曲欣悅,也不會將曲欣悅帶進宮。

但皇帝現在偏偏將曲欣悅安排在翠微宮。

亓官拓見魏總管一會皺眉,一會搖頭,糾結個不停又不敢問,想了想,他合上手中的奏摺,問。

「想知道朕是怎麼想的?」

他提起這個話題,也是想清楚告訴魏總管他的想法,免得魏總管會錯意,做些不合適的安排。

魏總管忙低頭告罪:「奴才不敢。」但一雙耳朵還是忍不住好奇的豎起來。

亓官拓抬眼撇了一眼魏總管,淡淡道。

「朕確實欣賞曲家庶女,但是朕這身子,將來必定給不了她孩子,何必再耽誤一個好姑娘。」

亓官拓抬頭看向深深宮廷,眼神中透着不甘和認命的落寞:「要是哪一天朕不在了,沒有子嗣的宮妃必要陪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