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1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替嫁世子妃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第10章

男主絕嗣?快穿好孕美人來開掛第1章 冷情絕嗣短命帝王VS替嫁世子妃在線免費閱讀

太和殿附近別的不多,宮女,太監和御林軍都不少。

果然等她喊幾嗓子後,一隊御林軍快速朝這邊趕來。

剛好今天在這附近當值的御林軍小隊長,認識曲欣悅。

他看到曲欣悅神色慌張,神情狼狽,趕緊上前詢問。

「曲姑娘,請問出什麼事了?」

曲欣悅大口喘氣,扶着膝蓋指着身後,快追上來的猥瑣太監。

「他們在後面追我。要殺我。」

曲悠然和猥瑣太監沒想到會遇到御林軍,做賊心虛像老鼠見了貓轉身就跑。

御林軍小隊長見猥瑣太監形跡可疑,當即一揮手,帶着隊員追了過去。

曲欣悅知道在宮裡,御林軍想要抓到猥瑣太監,不過是時間問題。

看着近在眼前的太和殿,想到一會要做的事,心忍不住砰砰亂跳。

可想到想要復仇,這是最快報復的途徑,曲欣悅再次鼓起勇氣。

並在闖入太和殿前默默服下朝花露丸 。

太和殿門前有侍衛把守,曲欣悅沒想過硬闖。

她衝到大門前,嬌呼一聲:「皇上救……」

「何人擅闖太和殿。」的話還呵斥完,侍衛便見到美若天仙的姑娘,摔在腳下,頓時愣住。

大殿內,正在批閱奏摺的亓官拓聽到動靜,抬頭看了巍總管一眼。

眼底是不含感情的淡漠。

魏總管暗嘆一聲,心底嘀咕莫不是哪個嬪妃見皇上久未進後宮,想着法子來皇上面前刷臉來了?

魏總管搖搖頭,皇上知道不可能有龍嗣且身中劇毒命不久矣後,就再也不入後宮了。

恐怕這次擅闖太和殿的妃子,少不了一頓敲打懲戒。

魏總管默默給門外的人點蠟,卻不想,還未走到大門前,映入眼帘的是無力摔在地上的曲欣悅!

他驚詫的哎呀一聲,再看曲欣悅此時虛軟無力,額頭冷汗淋淋,想到曲欣悅在皇上心底不一樣的分量。

魏總管急跑幾步:「曲姑娘,您怎麼了?」

守門的兩個侍衛看到魏總管如此緊張眼前的姑娘,嚇得連忙解釋。

「魏總管,不關我們的事啊,這個姑娘跑過來就直接摔在這裡了。」

正一臉淡漠批改奏摺的皇上聽到魏總管的話,霍然起身,大步朝大門走去。

當亓官拓看到匍匐在地,眉心痛苦的緊蹙着,額頭冷汗涔涔,已經咬破嘴唇的曲欣悅後,心咯噔一聲!

「曲姑娘!你怎麼了?」他一把扒拉開魏總管,親自上前,不顧曲欣悅衣裳上的灰塵,將曲欣悅攙扶起來。

曲欣悅順勢柔弱無力的朝亓官拓懷中靠去,眼神迷離,可憐兮兮的開口:「求皇上救欣悅……」

嬌弱的聲音,帶着哭腔和無助,聽得亓官拓心底悶悶的難受。

就這麼一遲疑,曲欣悅成功依偎進亓官拓結實的懷中。

等亓官拓再想將曲欣悅從懷中拉開時,卻聽懷中的姑娘小聲抽泣着,單薄的肩膀微微顫抖。

像一隻受了莫大委屈的小獸。

本欲拉曲欣悅的手,頓了頓,最後還是安撫的落在曲欣悅的肩膀上,輕輕的哄拍着。

「曲姑娘,你……是誰欺負你了嗎?你告訴朕,朕給你出氣。」

一旁的侍衛和魏總管第一次看到,冷情的皇上有這麼溫言細語哄人的一面,皆震驚的瞪大眼。

曲欣悅偷偷鬆了一口氣,在她冒險撲進亓官拓懷中,亓官拓沒第一時間將她推開後,她就知道成功了一半。

她抬起頭,濕漉漉的眼角微紅,眼中水光瀲灧,水潤的紅唇微微壓抑着小聲喘息着。

「皇上,欣悅難受。」

她嘟着嘴,茫然無措又信任的目光,純真中帶着魅意,重重擊在亓官拓的心房上。

亓官拓終於覺得不對了!

他擰起劍眉,眼中帶着疑惑,骨節均勻的手覆在曲欣悅的額頭上。

炙熱到不正常的溫度迅速傳來,燙得亓官拓瞳孔一震。

「你生病了。」他果斷轉頭吩咐魏總管:「速請太醫。」

魏總管聽到亓官拓的吩咐,不敢耽擱,親自火急火燎跑向太醫署。

此刻,亓官拓再也顧不得男女大防,彎腰抱起曲欣悅,步履匆匆朝大殿後安置的臨時寢室走去。

這處寢室是他平日里批閱奏摺太晚,不想回甘泉宮就寢,臨時休息的地方。

亓官拓懷中抱着曲欣悅,感覺懷中的姑娘不斷扭動,他本以為曲欣悅因為生病難受。

卻不想,曲欣悅一雙纖細的手開始在他胸前亂摸,手指上的熱度像是在他身上四處點火。

這還不是要命的,要命的是,曲欣悅一邊喊熱,一邊將作亂的小手狂野的扒開他的衣襟,伸了進去……

好像完全失了神志一樣。

亓官拓腳下的步子變得凌亂,呼吸變都沉重,若現在還不明白曲欣悅是中了**,他這個皇帝也白當了。

可一想到在宮裡,他不知道的地方,有人給他護着的小姑娘下**,亓官拓的臉瞬間黑得滴水。

本想走向寢室的腳步轉了個彎,直奔御池。

可當他抱着曲欣悅浸泡在水中後,亓官拓前所未有的後悔。

懷中姑娘身若無骨,軟軟偎在他身上,手下的肌膚細膩白皙,因為藥物的關係透着迷人的粉。

時不時傳來的幽香縈繞在鼻尖,要命得很。

更令人他頭疼的是,曲欣悅抱着他扭來扭去,兩人身上被水浸透得有些透的衣裳,已經凌亂散開。

看着懷中嬌媚艷麗,美若妖精的姑娘,亓官拓的呼吸變得愈發粗重,往日里的鎮定冷清全都化為虛無!

他逃避的閉上眼,不去看眼前的妖女。

曲欣悅鼓起腮幫有些挫敗。

她使盡渾身解數勾引亓官拓,如果是別的男人估計早已撲上來了。

可亓官拓儘管紅了眼,依舊穩穩扶着她的腰,試圖讓池水舒緩她身上的藥性。

曲欣悅有些生氣的踮起腳尖,報復性地踮起腳尖,一口叨住亓官拓凸起的喉結,牙齒使壞細細地磨着。

「嗯~」

閉着眼的亓官拓五感無限放大,敏感得難以抑制喉間的聲音,溢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