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亓官拓眼神深邃的看着曲欣悅,眉心出現豎紋,眼底滿是不贊同和不滿之色。

不贊同的是曲欣悅的想法,不滿的對象是亓官白。

心底還有點嫉妒。

嫉妒亓官白如此虛情假意的人,也能得到曲欣悅這樣純凈的女子全身心的愛。

而他身為天子,卻生命短暫,就算在所剩無多的生命里,也要為國為民鞠躬盡瘁。

將來,殫精竭慮治理出來的海清河晏,大好河山,還要親手拱讓給別人。

就算這麼多年來,唯一能讓他心起漣漪,生出好感的女人,也要勸其投向別的男人懷抱……

他垂眸,遮掩住洶湧的不甘,故作平靜的開口。

「朕知道了。」

說罷,大步離開,好像真的是偶遇後,隨口說兩句話而已。

只有快步跟在皇上身後的魏總管內心不斷嘆氣。

『哎,皇上想關心曲姑娘,又不讓曲姑娘知道,這圖啥?』

『皇上表面看着好像表現出不關心曲姑娘的事,但從皇上極少失了風度的過往幾個事例中得出結論……』

『』

『皇上肯定插手曲姑娘和白世子的事!』

曲欣悅目送皇上離開,眼底浮現出淺淡笑意。

皇上的腳步不再從容,心,好像亂了呢。

只不過皇上現在對她的好感還不多。

接下來的幾天,亓官白和曲悠然幾乎天天進宮。

而每次曲欣悅和亓官白聊天時,站在一旁的曲悠然都會用一種憤恨嫉妒的目光緊緊盯着曲欣悅。

不過每當曲欣悅轉頭看向她時,曲悠然馬上回以最溫柔的笑。

川劇變臉都沒她快。

曲欣悅故作不知,等着看曲悠然到底要做什麼?

當她看到曲悠然左手不斷去摸右衣袖的袖袋時,頓時眯了眯眼。

如果猜的不錯的話,曲悠然袖袋中的,恐怕是什麼了不得的害人東西吧?

既然曲悠然都準備好了,她不給曲悠然個機會,曲悠然怎麼發揮呢?

「呀——」

曲欣悅手中的茶水杯驟然打翻,茶水瞬間**衣裙。

她五官微皺:「不好意思,不適失陪一下,我去去就回來。」

「曲姑娘,你沒事吧?」亓官白關切的問。

曲欣悅趕緊搖頭,在曲悠然驚喜的神情中,由妙珠的攙扶離開。

離開百米後,曲欣悅確定亓官白和曲悠然看不到她們後,曲欣悅停下腳步,推了推妙珠。

她蹙眉憂愁的開口:「妙珠,你回去幫我帶身衣裳過來吧,我想回去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我總覺得他們好像不懷好意。」

妙珠聞言,臉上露出驚訝之色,她以為曲姑娘真的對白世子和曲悠然毫無戒備了呢!

這兩天見曲姑娘總和他們處在一起,她和妙荷都挺擔心的。

不說白世子真不真心,就曲悠然時不時盯着曲姑娘的眼神,都格外陰森瘮人 。

她還和妙珠商量着,該怎麼提醒曲姑娘呢。

妙珠巴不得曲欣悅早點認清,白世子和曲悠然的偽善面目。

……

「曲姑娘小心點。」妙珠小聲囑咐。

曲欣悅無聲的點點頭,剛才妙珠帶她回來用的是輕功吧?

無聲又隱蔽的折返。

她環顧四周,如果不是妙珠帶她來,她都不知道涼亭下的這座假山是中空構造,奇妙之處在於……

竟然可以從狹窄的縫隙中,看到亭子里的亓官白和曲悠然和聽到他們的對話。

妙珠確定只要曲欣悅不出去,絕不會有人發現後,這才離開去給曲欣悅取衣裳。

涼亭內。

亓官白吩咐: ”你把帶來的**下了,等會勸曲欣悅喝下,再去支走曲欣悅身邊的丫鬟,助本世子成事。 ”。

曲欣悅聞言一怔,**?

她還以為曲悠然要給她下毒,沒想到是**。

曲欣悅一陣噁心,徒然,她靈光一閃,有個大膽的想法!

皇上對她一直克制有禮,她也不好直接上去扒皇上衣裳,跟皇上說咱們生孩子吧。

可是如果中了**呢?

豈不是能順水推舟?

曲欣悅的心怦怦直跳。

亓官白全然不知曲悠然逐漸猙獰的五官,自顧自說。

「等會本世子假裝離開一會,你哄曲欣悅喝掉加料的水後,本世子再以救美的姿態出現。」

曲悠然咬着後槽牙回答:「好。世子英明,悠然一定讓曲欣悅喝下藥水。」

亓官白交代完就離開了,曲欣悅看到曲悠然朝不遠處搖了搖手中粉色帕子。

沒多會,一個身量微胖,穿着太監衣裳的人出現,臉色猥瑣。

眼神在曲悠然身上遊走時,極其放肆。

曲悠然居高臨下的目光中,帶着警告。

「收起你那噁心的眼神,我能帶你進宮,也能讓你悄無聲息死去。」

猥瑣太監這才收起淫邪的目光,連連頷首:「是是是,夫人說的極是,夫人您說的妹妹呢?」

曲悠然淡淡回答:「我那妹妹長得國色天香,一會白世子來了你敲暈他,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躲在假山中的曲欣悅知道曲悠然全盤計劃後,忍不住感嘆一聲。

曲悠然上輩子怪不得能當上獨寵後宮的皇后,果然膽子夠大,手段夠狠辣!

曲欣悅從假山中走出來,重新邁上涼亭的石階。

曲悠然看到曲欣悅時,愣了一下,再看曲欣悅還沒有換的衣裙。

她第一反應是,曲欣悅是不是聽到了剛才她說的那些話?

不過看到曲欣悅一臉平靜的拾級而上,等看到涼亭中不見白世子的身影后,臉上會露出疑惑的神色後。

曲悠然這才放了心。

「人有三急,世子說一會回來。」她解釋,反問:「妹妹不是去換衣裳了嗎?怎麼……」

曲欣悅低頭看了眼身上還有茶漬的衣裙,柔柔一笑:「半路上突然崴了腳,妙珠說她腳程快,自己跑回去拿了。」

曲悠然邊說邊看猥瑣太監,看到太監一雙色眯眯的眼睛幾乎快粘在曲欣悅身上。

她頓時滿意的勾了勾唇。

而當亓官白也適時快上涼亭時,曲悠然眼底閃過興奮的光芒。

她悄悄給猥瑣太監使了個眼色,提醒猥瑣太監一會動手,同時不忘快速將一撮藥粉放進茶水中。

「妹妹,姐姐看你額頭上都沁出汗來了,渴了吧?趕緊喝點茶水。」

曲欣悅假裝沒看到曲悠然下藥的舉動,配合的接過茶杯,手晃了晃。

在她迫切的目光下,小小的抿了一口,剩下的全都撒在衣袖上。

然後裝作頭暈,手指按在太陽穴上揉了揉。

「怎麼感覺有點暈。」曲欣悅皺着眉嘟囔,然後伏在石桌上,閉眼假裝暈得人事不知。

曲悠然興奮得直吸氣,眼底露出報復的快感。

亓官白迫不及待走到曲欣悅面前,伸手準備撫上美人艷色絕絕的臉。

曲悠然嘴角露出冷笑,後退幾步,對猥瑣太監下了個無聲的命令。

猥瑣太監不再猶豫,大步上前,手中棍棒狠狠砸在亓官白的後頸上。

亓官白後頸一疼,眼前一黑,意識陷入昏迷中。

或許這事實在太刺激,猥瑣太監和曲悠然,看着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亓官白,一時間愣在原地需要緩緩。

正裝暈的曲欣悅知道機會來了!

她驟然蹦起,像一隻兔子快速朝太和殿的方向衝去。

這個時間,勤勞的皇帝會在太和殿批閱奏摺。

而此地離太和殿並不遠。

曲欣悅跑出老遠,曲悠然和猥瑣太監才反應過來,面色鐵青。

「該死,她裝暈!」曲悠然吼着猥瑣太監去追曲欣悅。

如果今天抓不回曲欣悅,這事被曲欣悅說出去了,她就要完了!

猥瑣太監不敢耽擱,撒腿朝曲欣悅追去。

曲欣悅聽到身後追來的動靜,看到近在咫尺的太和殿,勾了勾唇,十分淡定的放聲大喊。

「救命啊,殺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