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蜜婚霸愛:重生嬌妻有點甜 第六章:瘋狂打臉_淺官小說
◈ 第五章:反目成仇

第六章:瘋狂打臉

吳菲菲原本看好戲的臉拉了一下,用胳膊撞了一下董存卓:「你什麼意思!」

「原來葉秋喜歡的是董公子啊,怪不得結婚了這麼多年還不安生,檀先生要和你離婚看來也是忍無可忍了?」

平日里和董存卓吳菲菲交好的幾個人開始不懷好意的妄議起來。

外界只知道檀允修和白葉秋關係不好,白家雖然家大業大,但和檀家比起來還算是小門小戶,實屬高攀,所以這幾年來,外界便理所當然的認為,是白葉秋在檀家備受冷落。

白葉秋冷笑,將手包放在置物台上,坐了下來,她一邊悠悠的倒茶,好脾氣的莞爾:「誰還沒有個少不更事的時候,比如說菲菲你,難不成因為你高中和你前男友在小樹林情難自禁,董公子就不要你了嗎?」

白葉秋抬眸,目光如炬,盯着董存卓反問:「你說是不是,董公子?」

吳菲菲和董存卓的臉色像吞了一顆蒼蠅一般的難看。

「你胡說!」吳菲菲指着白葉秋喊道。

「我有沒有胡說,大家一查便知,當年這事可是上了校紀網了,只不過被某些人抹掉了。不過,網上的東西是清理不幹凈的。」

「你是聽誰的,白葉秋,我非得撕爛她的嘴不可!」吳菲菲咆哮。

「從臨城高中出來的,又不是只有你吳菲菲一個人。」白葉秋端起一杯茶來,慵懶的眸光落在身邊柳如煙上。

在場的和吳菲菲同一所高中出來的,除了柳如煙還有誰!

柳如煙這個人,向來是以出賣別人的**來交朋友的。

吳菲菲的秘密,自然也是因為當初柳如煙需要利用白葉秋才對白葉秋說的。

「還有,家裡擺着一個好好的檀允修不要,你以為我會惦記你那口死馬腐肉?別說現在的檀太太不會,以前的白家大小姐,也不會做那般不要臉的事!」

白葉秋將手中的茶杯狠狠往桌上一放,啪的一聲,水花四濺。

「賤女人!」吳菲菲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隨之離開座位,衝到柳如煙的身旁,啪的一聲,狠狠的賞了她一個耳光。

董存卓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儼然沒有拉開吳菲菲的意思。

白葉秋幽幽的睨了一眼董存卓,唇角勾起一抹冷硬的笑意。

打了柳如煙一巴掌後,吳菲菲急步走到白葉秋跟前,扯住她的胳膊,罵道:「你也是個賤女人!快說那些都是假的!」

「吳小姐,我勸你冷靜一點。你這樣,把我們整個寧河大學的臉都丟光了。」白葉秋不緊不慢,雖然是被威脅着的那一個,但那淡然超脫的氣質,可是獨一無二的。

「我看你是欠修理!」吳菲菲被氣的目眥欲裂,揚起手掌來,掌風擦着白葉秋的臉頰呼嘯而過。

白葉秋抬眸,自己已經被檀允修攬入懷中,而吳菲菲,因為檀允修猛地一推,已經跌落在地。

「我倒是要看看,誰有這個膽子敢修理我檀允修的老婆?!」低沉的男音,擲地有聲的一句話,檀允修的薄怒讓全場寂然。

「你沒事吧?」檀允修垂眸,望向白葉秋的那雙眸子,柔波蕩漾,隱藏不住的關心與愛意。

柳如煙看到檀允修的推門出現,眸底閃過一絲驚喜,可是看到他對白葉秋那麼關心的動作和神情,神情中又閃過落寞和嫉恨。

誰能想到,本市首屈一指的商業巨鱷能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並且,傳聞檀氏老總對白葉秋不聞不問,冷落她獨守空房三年,現在一看,儼然並非如此。

周遭的幾個女同學小聲的議論:「沒想到檀允修比電視上還要帥。」

「對啊,還疼媳婦,真不知道,白葉秋怎麼這麼好命。」

柳如煙對檀允修的到來自然無比詫異,起身,心虛的扯起一抹笑說道:「允修,你怎麼來了?」

檀允修的目光淡淡的落在柳如煙的身上,那銳利的鷹眸散發出探究和不信任的目光,讓人避無可避,雖然只稍稍停留了短短時間,但足夠柳如煙心虛的低頭。

檀允修旋即移開了目光。

「檀總,您好,我是董國政的兒子董存卓,那個,這些都是誤會,誤會。」

董存卓對着檀允修笑的一臉狗腿,他們董家的生意若是能和檀氏合作,那必定會更上一個台階,到時候一直看不起自己的董國政怕是也會對自己刮目相看。

「這是你的人?」檀允修摟着白葉秋,黑眸看向吳菲菲,話卻是同董存卓說的。

「不,大家都是朋友,朋友,今晚確實是吳菲菲過分了。」董存卓立即倒戈相向。

吳菲菲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剛剛對自己還一口一個寶貝的叫着,轉眼就和自己撇清干係!

吳菲菲朝着董存卓啐了一口:「董存卓,你他媽忘了剛才在床上的時候你怎麼說的了,老娘算是看走了眼,認識了你這麼個提上褲子不認人的雜碎!」

「你他媽閉嘴!」董存卓瞪着眼睛,狠狠的甩了吳菲菲一個巴掌,將吳菲菲打得口吐鮮血。

轉眼,他臉上陪着笑看着檀允修道:「檀總,還有檀太太,對不住。」

檀允修淡淡挑眉,悠悠道:「你們之間的醜事,我們沒興趣聽。只是,這麼對我檀允修的人,一句道歉就完了?」

兩個人都翻了盤,狗咬狗,白葉秋卻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

「老公……」白葉秋的手指在檀允修的手心裏划了兩下,撓的檀允修的心都酥了。

檀允修垂眸,反手握住她不老實的小手。

他挑眉,心有餘悸,畢竟剛才如果不是他及時出現的話,白葉秋的臉會挨上重重的一巴掌,那個討厭的女人分明是下了重手的。

「嗯?想要什麼?」檀允修問道,很顯然,他不想對剛剛他們欺負自己老婆的事情善罷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