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滾

第四章 聚會

房門被人緩緩的推開一條縫兒,柳如煙躡手躡腳伸了頭去看。

剛剛她聽說檀允修已經把離婚協議書給白葉秋送過來了,她了解白葉秋那個脾氣,估計現在兩個人已經一拍兩散了吧。

柳如煙暗中得意着,只是隱約的看到病房上兩個交疊的身影,還還沒看清什麼東西,就被迎面甩過來的枕頭砸的七暈八素。

檀允修扯了床單,將身下的小女人裹好,隨手拿起床上的枕頭朝門口的方向甩過去,伴隨着一聲低沉的怒吼:「滾!」

柳如煙被嚇的什麼也沒看清就急急的退了出去。

他把她從血泊里抱出來,看着她在自己懷裡,胳膊了無生氣垂下去。

那一刻,檀允修第一次那麼強烈的意識到,這是要失去她了啊!

檀允修承認,他害怕了。

……

白葉秋睡的昏昏沉沉,睜開眼睛時,檀允修已經離開了。

門外響起敲門聲,柳如煙探進一顆頭來,「葉秋,你現在怎麼樣?」

柳如煙笑嘻嘻的,語氣輕鬆,讓人感覺她對白葉秋受這麼重的傷這件事,並不在意。

「真是托你的福,差點就死了。」白葉秋冷冷的說道。

「葉秋,你這是什麼意思呀!當時不是你說的要假裝自殺,逼迫檀允修離婚么,怎麼現在反倒怪起我來了。」

白葉秋沒說話,淡淡的瞥了柳如煙一眼,扭頭看向飄窗。

在心底冷哼,柳如煙分明是想要自己的命!

柳如煙此時卻不經意的看到了白葉秋領子下觸目驚心的吻痕,又加之想到自己開門被砸出去的時候匆匆的一瞥。

柳如煙並非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怎麼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葉秋,你……你和檀允修剛剛在一起了?」柳如煙捂着嘴巴,不可置信的指着白葉秋的脖子。

白葉秋柳眉一挑,唇角輕勾,說道:「那又如何?」

「你怎麼可以這樣!」柳如煙氣急敗壞的說道。

「我們結婚三年,沒有婚姻生活才不正常吧,眼下不就是我們夫妻感情的一點進展。還是,如煙你並不希望我和檀允修之間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怎麼可能。」意識到自己失態的柳如煙乾笑了一下,反駁道:「我只是奇怪,你明明還一直看檀允修不順眼,死活要和他離婚的,怎麼突然就變了想法?」

白葉秋睨着柳如煙冷笑:「像檀允修這樣一個男人,不知道多少女人上趕着爬上他的床,你說是不是?」

一句話,成功的讓柳如煙變了臉色,手不自禁撫上自己的領口,她為什麼覺得白葉秋的話對自己有些暗諷的意思,難不成,這個蠢丫頭看出些什麼?

柳如煙尋了個借口匆匆跑出去,她真怕再和白葉秋聊下去,自己那點心思可就藏不住了。

拉開門,面前正站着一臉肅殺的檀允修。

他手裡拎的滿滿當當的,柳如煙粗略看過去,有雲記的燒麥,城南的小籠包,還有精雕細琢的桂花糕……

檀允修總歸不會喜歡這些小女生的東西,不難看出,這些都是為白葉秋買的。

一個動輒億萬的商業大鱷,竟然如此紆尊降貴親自排隊去買這些東西!

想到這裡,柳如煙嫉妒之火在心中熊熊的燃燒着。

柳如煙垂在身側的手捏緊了拳頭,臉上揚起一抹自以為是無懈可擊的笑容:「檀哥哥,秋秋就是那樣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烈性子,你別放在心上。」

一句話,巧妙的提醒了檀允修,白葉秋不愛他的事實。

檀允修劍眉微挑,神情輕蔑:「呵,我不記得我爸爸還有一個流落在外姓柳的女兒。」

柳如煙瞪大了眼睛,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等了一年多,等檀允修同她說上一句話,卻沒想到,他竟然這樣的羞辱自己!

「我……」柳如煙的手剛要抓上檀允修的袖子,檀允修一個利落的側身,躲開了。

「老公,你給我買了什麼好吃的?」病房門後探出一個小腦袋,白葉秋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檀允修。

檀允修被白葉秋突如其來的熱情弄得有些不適,劍眉微蹙,唇角卻牽扯起一抹似有似無的寵溺的笑意來。

「今天晚上咱們同學聚會,你可記得來哦。柳如煙撞了白葉秋肩膀一下,那眼色曖昧不明,趴在白葉秋的肩膀小聲提醒:「董存卓也會來哦。」

檀允修的神色不明,面色一貫的清冷,薄唇緊抿。

他倒是聽說過這個董存卓,董家二少爺,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並非不知道,這個董存卓可是白葉秋暗戀了三年的對象。

還不等白葉秋做出什麼反應,人已經被檀允修拎着脖領子半拎半拽的扔進房了,看似粗魯,實則溫柔。

檀允修對她們兩個人的態度,當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看着在自己面前關上的病房門,柳如煙恨恨的跺了跺腳,咬牙切齒的說:「白葉秋,檀允修只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