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老公,別走

第三章 滾

白葉秋手腕傳來鑽心的疼痛,鼻間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緩緩睜開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白,手腕被繃帶纏得厚厚的,她這是……在醫院?

站在床前的男人身影蕭瑟肅殺,那張如天神一般的俊顏,面色凝重。

「檀允修……」白葉秋鼻頭一酸,淚唰的一下就落了下來。

檀允修何曾見過白葉秋對自己這般柔軟、依賴的神情。

結婚三年,她對他橫眉冷對,燒他房子、毀他合約,甚至為了離婚,這次竟割腕自殺!

檀允修好看的劍眉微蹙,插在褲袋的手握緊了些。

壓下心頭湧上的那抹不忍,他將已經簽好字的離婚協議放在床頭櫃。

「為了離婚,你竟然割腕自殺?白葉秋,這次,如你所願,我放你自由。」

離婚?割腕自殺?

等等,白葉秋抹了一把臉,又撩起身上寬大的病號服看了看,肌膚細膩光滑、瑩潤亮白。

難道自己這是重生了,並且穿越到五年前?

眼看着那抹肅殺的背影已經走到了病房門口,白葉秋深知,如果現在不能把檀允修留下來,檀允修會立即遠走國外,那麼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會重蹈覆轍!

檀允修的後背被一團柔軟撞了一下,白葉秋光着腳丫,雙臂緊緊的摟住檀允修。

「檀允修,我不要離婚,我不要你走!」白葉秋緊緊的貼着檀允修的後背,半分霸道,半分可憐的柔軟。

檀允修斂眸,看到纏在自己身上的那雙柔嫩的小手,右手纏着厚厚的繃帶,左手還貼着輸點滴時的醫用膠帶,神色晦暗不明。

都同意離婚了,又在耍什麼計謀?

轉身,在白葉秋詫異的一陣驚呼中,檀允修將人打橫抱起,不由分說扔在床上。

劍眉微蹙,檀允修擰眉,俯身,將人牢牢的壓在身下。

額頭上隱約出現的青筋暴起,彰顯着他現在的不悅。

他單手掐起白葉秋的下巴,薄唇一張一合,說道:「以自殺威脅我離婚,白葉秋,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真的差點死了。你告訴我,這樣很好玩嗎,嗯?」

最後一個字,拉長了尾音,性感卻也警告意味十足。

上一世,白葉秋被柳如煙挑唆,以死威脅檀允修離婚,所以才有了割腕自殺這一幕。

柳如煙本來答應會裝作意外發現白葉秋自殺,然後通知檀允修的,可沒想到她卻溜了。幸好檀允修回家拿文件,覺得浴室的水嘩啦嘩啦一直流不對勁,衝進浴室的時候,白葉秋躺在浴缸里,鮮血混着水已漫了滿地。

白葉秋怎麼會感覺不到他的怒火中燒。

上一世,因為這件事,他真的頭也不回的走了,想必,是真的傷了他的心了。

「我錯了,老公……」白葉秋眨巴着大眼睛,一聲軟糯的老公,檀允修那雙波瀾不驚的眸底掠過五味雜陳的情緒。

檀允修覺得這時候白葉秋若是回一句「死了就死了,總比嫁給你強」這種話,倒是比較正常。

結婚三年,她費盡心機的往自己床上塞女人,甚至給自己下藥,何曾把自己當作她的老公!

「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嗎?」

「我以前想要和你離婚,是我腦子進水了。從今天起,我要和你好好過日子。」白葉秋摟着檀允修的脖子鄭重其事的說道。

「呵,過日子?」檀允修扯唇淡笑,半分狐疑,半分諷刺。

起身,他欲離開。

「別走。」白葉秋急了,聲音帶着些哭腔。

唇,就這麼倉促的印在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薄唇上。

他現在不相信沒關係,畢竟上一世,她黑點實在太多,想要檀允修相信自己,還得慢慢來。

淺嘗輒止的吻結束,白葉秋剛要離開,檀允修的大掌扣着白葉秋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

天雷勾地火般的炙熱和狂烈,讓白葉秋的嗚咽淹沒在喉間,檀允修的手撩起寬大的病服下擺探了進去,揉捏着白葉秋胸前的渾圓,手指在她的身上激起一道又一道的電流……

男人用行動無聲的回應着白葉秋剛剛說的話。

「別……這裡是醫院……」白葉秋酡紅着臉頰提醒道。

她的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經被檀允修脫下扔在一旁,無處安放的兩條小嫩腿只能虛虛的夾着檀允修的腰。

這個姿勢,當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