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慘死他鄉

偏遠山村,一間破敗的茅草房內。

一台八十年代的黑白電視機上正播放着畫面。

「歡迎各位朋友收看今天的《八卦我最大》,眾所周知,VL集團作為歐洲金融的龍頭企業,目前轉戰國內,總裁檀允修攜女友回國,風頭無兩,聲勢浩大……」

「砰」的一聲,白葉秋手中捧着的粥碗應聲而落。

「啪」,重重的耳光將白葉秋打翻在地,「臭婊子,又抽什麼風!我們把你買進來是陪我兒子睡覺、做活的!你竟還敢摔碗!」

一個光着膀子四十幾歲的男人,手中拿着皮鞭惡狠狠的說道,皮鞭毫不留情的抽在白葉秋新傷舊痕累積的身子上。

旁邊一個二十幾歲的智障男人哈哈大笑,「打她,打她!」

白葉秋雙手抱膝躺在地上,木然的盯着電視上那個高貴翩然宛如神祗的男人。

「我呸,憑你這個醜女人也敢對那種男人發情?!你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鬼樣子!」男人啐了一口在白葉秋的臉上。

白葉秋那張如一潭死水的眸子動了動,牽動唇角,木然的苦笑了一下。

是啊,檀允修,這樣的我,怎麼還配得上你?

五年前,檀白兩家商業聯姻,將她那段萌芽的暗戀扼殺在搖籃里。

為此,她一心想與他離婚。

任檀允修再怎麼對她掏心掏肺的好,白葉秋依舊是千方百計挑毛病、找事,鬧的他工作和生活,雞犬不寧。

那時,檀允修頭痛的揉眉,無奈又寵溺的對她說:「小白,你就是仗着我愛你,才這麼有恃無恐。」

後來,一場割腕自殺,鬧的滿城風雲。

檀允修終於將她心心念念的離婚協議書放在床頭,三年的雞飛狗跳的婚姻從此划上句號。

接着,檀允修出國,再也沒有回來過。

她自由了,她的親生父親被她氣的住院,江城的人見她無不是避之如蛇蠍。

檀白兩家為此交惡,白氏百年基業毀於一旦,父親重病,含恨而終……

她一個豪門貴族的千金之軀,竟然被賣到這樣一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偏遠山村,被這些人像**、像奴隸一般的對待。

她投井、割腕、上吊自殺過無數次,每每救回來就是被暴打、毀容、扒光身子圈進豬窩。

人生的信念、璀璨全然坍塌!

她二十八年引以為傲的成績、驕傲、自信,被摧殘的分毫不剩!

這時,電視畫面閃現出一個穿着米色風衣的女人,妝容甜美,跟在檀允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