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接下來張楊押上了自己全部的六萬塊身家,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開始認真研究走勢,分析技術。

一旦找到了合適的目標,便會毫不猶豫的買入。

等待。

「又漲停了……哈哈!」

憑藉著超越時代的技術,天生的盤感,豐富的經驗以及很爛的記憶力,張楊很快找到了幾隻印象里著名的庄股。

然後便使出了祖傳的龍頭打板戰法,看着那直奔漲停的股價,張楊覺得自己好像開了掛,很快便殺紅了眼。

收盤後。

張楊看着賬戶里憑空多出來的幾千塊錢,一度以為活在夢裡。

狠狠的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

疼。

真疼。

不是夢。

心中狂喜。

張楊想了想,先去樓下小賣部,買回來一大堆素食食品還有幾箱礦泉水,然後把房門一關!

開啟了一場掘金之旅。

癌股?

「啐!」

什麼癌股。

憋瞎說。

這分明是我的寶貝!

看着那一個個熟悉的股票名字,茅台,格力,中國船舶……

記憶漸漸變得清晰。

回來了。

都回來了。

接下來,張楊拋開了雜念,開始分析走勢,尋找機會,一門心思的在股市裡拼殺着。

餓了就吃點泡麵火腿腸,渴了就灌可樂,灌紅牛,實在困的受不了就定上鬧鐘,小睡片刻再起來戰!

日日夜夜。

這種瘋狂的狀態也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吃了一個天地板,才讓張楊忽然清醒了過來。

終於……

失手了!

驚醒的張楊,睜大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房間。

好嘛!

他的房間已經變成了垃圾堆,到處都是吃完的零食袋子,可樂,紅牛的瓶子,還有十幾個泡麵用的碗。

一條華子都抽完了,地上仍滿了煙頭。

張楊嚇了一跳。

多年來養成的自律習慣,讓讓強迫自己離開了電腦桌,去沖了個澡,又給自己放了一首舒緩的隱約,才漸漸平復了下來。

炒股最忌心浮氣躁。

最怕上頭。

哪怕你的技術再好,哪怕你是先知先覺,可是在變幻莫測的股市中,一旦上了頭,失去了理智。

最終。

你還是會摔的粉身碎骨,因為股票的本質就是反人性,越是急着賺大錢的人,就越是會虧的損手爛腳。

這麼有哲理的話,別問張楊是怎麼知道的。

都是血淚。

不提了。

恢復了理智,美美的睡了一覺,養足了精神的張楊,再一次買入了一隻非常看好的股票,可是……

卻十分意外的又失手了。

看着那忽然下墜的曲線。

這一刻。

張楊知道自己的心亂了,不能再做下去了,便果斷的選擇了停手,清倉,止損……

而懂得敬畏,永遠是一個小散在股市裡生存的第一法則,在連續不順的時候管住自己的手,是第二法則。

不再交易。

站起身。

張楊對着鏡子里的自己笑了笑:「你可以的。」

一個普通人回到07年,能不能靠着炒股成為億萬富翁,根據張楊多年在股市裡摸爬滾打的經驗來看。

難,太難了。

這和你的資金量有關。

當你作為一個小散,賬戶里只有幾萬塊,幾十萬本金的時候。

你可以靠着豐富的經驗,對趨勢的判斷以及天賦異稟的盤感,或許可以迅速將資金量滾大。

因為**根本懶得理你。

可是隨着資金量的增加,到了幾百萬,上千萬,幾千萬甚至上億的時候,你自己就成了**。

你的一舉一動,每一個操作,立刻便會立刻成為其他**,還有機構獵殺的目標。

甚到那時炒的已經不是股票。

是博弈。

在那種激烈的大資金博弈中,比的是誰資金量更大,誰手裡 的**多,誰的消息來源更快。

而這一切,根本就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殘酷叢林法則,真到了個時候,技術並沒有什麼卵用。

你需要的一個背景強大,並且資金量雄厚的大靠山。

而這些。

都是張楊用生命為代價,換來的深刻領悟。

「多麼痛的領悟……」

「不急,慢慢來。」

張楊決定穩紮穩打,步步為營,年輕就是他現在最大的資本,他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

這一世。

張楊不想再摔的粉身碎骨。

接下來。

張楊開始盤點戰果,短短的五天時間,看着自己賬戶上的餘額從六萬,變成了九萬一千八百多。

他只用了短短五天時間,便賺到了已經去世的奶奶,辛辛苦苦半輩子攢下的存款。

愜意里。

張楊甚至覺得有些嘲諷。

果斷關上了筆記本電腦,又洗了個澡,把亂七八糟的家裡收拾了一下,床單,被套都換下來洗了一遍。

推開窗戶,看着對面大富豪,旺角夜總會門前停的那些豪車,張楊甚至覺得沒那麼討厭了。

低頭看了看手錶。

現在是星期五。

下午四點。

是他約好和周娜見面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