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零七重啟:她致力於打造初代網紅張楊周娜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從虛掩的辦公室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外面好像有人來了。

這嘈雜的腳步聲,讓端莊矜持的周娜更加慌張,面紅耳赤,軟語哀求之下,想要把張楊使勁推開。

「別鬧!」

門外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張楊又佔了周娜幾下便宜,和她撕扯了一會兒,才放開了這讓自己愛不釋手的柔軟身子,坐到了她對面的椅子上。

支着下巴。

看着她的漂亮臉蛋。

抽動着鼻子嗅着她身上的香氣。

愜意的伸了個懶腰。

年少不知姐姐好,錯把少女當成寶。

可是忽然間。

張楊好像發現了什麼,便挽起了她的劉海,看着她額頭上化妝品也遮掩不住的淤青。

臉一沉。

張楊輕聲道:「他又打你了?」

周娜不敢抬頭看他,只是趕忙撥開了張楊的手,否認道:「沒有的事兒,別問了……好了,你的股票賬戶開好了,萬二的傭金。」

「哦。」

張楊只好無奈的答應了一聲。

他是真是搞不懂這種高學歷的漂亮女人,才結婚才不到半年,就被她那個斯文敗類的老公家暴了好幾回。

她忍無可忍,想要協議離婚 ,可是她老公死活不同意。

後來。

所有人都勸她去法院起訴離婚。

可她自己又不願意,怕在公司里丟臉。

兩口子顯然已經沒什麼感情了,也沒孩子的拖累,也分居了,可就是離不了。

於是兩個人就在外面各玩各的。

那個男人也是個奇葩,明明是同床異夢,貌合神離,卻又死拽着周娜不肯放手。

所以兩個人就這麼沒完沒了的拖着。

隨着周娜整了整劉海,又遮住了額頭上的淤青,將賬戶寫在了紙條上遞了過來。

她故意岔開了話題:「你還會炒股?」

看着她眼睛裏的閃躲。

還有糾結。

張楊笑了笑,輕描淡寫道:「懂一點。」

周娜秀美的眉頭便皺了起來,委婉的勸了幾句:「小心點呀,股市可是很兇險的地方,你玩不轉的……我都後悔幫你開戶了。」

張楊笑了笑,柔聲道:「知道了,放心,我心裏有數。」

「走了。」

依依不捨的走出了周娜的辦公室。

張楊並沒有走遠,而是站在大門外,隔着一扇玻璃窗,看着證券交易大廳里那個文質彬彬,戴着金邊眼鏡的男人。

他是周娜的老公。

叫吳明波。

三十來歲。

海歸。

臨海證券的一位副總。

看上去一表人才。

是那個啥……斯坦否大學畢業的高材生。

這是一個看上去光鮮亮麗,斯文儒雅,卻內心陰暗變態的人渣,張楊曾經聽周娜說起過他折磨女人的那些手段。

那種令人髮指的惡劣手段,曾經讓張楊一度懷疑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惡魔的存在。

而隨着張楊目光變得幽幽,想刀一個人的目光是藏不住的。

轉過身。

張楊選擇了快步離開。

自從那一次酒後失言,在自己懷裡哭的稀里嘩啦之後,她從來不願意提家裡的事情,也不讓自己管。

張楊也不想管。

也管不了。

快步離開了臨海證券,張楊便一頭鑽進了肯德基,狼吞虎咽的吃下了不知道是早飯還是午飯的一餐。

想了想。

張楊果斷的掏出了拿出一張百元大鈔,走到了書報亭旁邊,將所有的財經雜誌還有報紙都買了一份。

看着財經雜誌上,那一位位耳熟能詳的大佬,年輕時神采飛揚的臉,張楊清澈的目光便亮了起來。

一邊翻看着雜誌一邊快步離開。

不遠處。

一個正在清掃垃圾的環衛工大爺,低着頭,輕輕的嘆了口氣:「哎……年紀輕輕的……又瘋了一個。」

一覺睡到自然醒。

傍晚。

張楊一骨碌爬了起來,匆匆忙忙的洗了個澡,換了內衣,站在浴室里對着鏡子整了個飄逸的髮型,又做了幾個拳擊動作。

感受着精力重新變得充沛。

張楊幽幽的嘆了口氣。

「年輕真好!」

雖然日夜顛倒,可這具十八歲的身體沒有絲毫不適,那過剩的荷爾蒙得到了某種發泄。

也讓張楊暫時冷靜了下來。

「爽!」

坐到了破爛沙發上,把小狗子喊了過來,用它柔軟的毛髮擦了擦手,再給自己點上了一根煙。

有點餓了。

張楊打開冰箱隨便找了點材料,下廚房給自己和狗子做了一鍋炸醬麵,便鑽回了自己的房間。

關上門。

躺在床上拿起自己的諾基亞手機,然後打通了電話銀行,查詢了一下自己的銀行卡。

「您的餘額……六萬零八百二十五塊三毛二分。」

這筆錢……

可不是周娜給的。

這是張楊的奶奶省吃儉用了一輩子,打零工,撿瓶子,為張楊攢下的遺產,是留給大孫子娶老婆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