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韓太傅從周王府出來,大肆誇讚宋昭昭是知己,其才能不亞於他。

大奉讀書人奉韓太傅為首。

能跟韓太傅比擬的女子實在是令他們好奇的同時,又有些不甘。

他們寒窗苦讀,自詡也是家鄉最聰明的人,一路披荊斬棘殺出重圍,求學於京城白鹿書院,有機會接受韓太傅的授課,哪一個都有真憑實才。

他們湧入周王府想與宋昭昭討教切磋

宋昭昭好吃好喝供着開茶話會。

交流切磋的地方設在東暖閣的書房裡。

宋昭昭的書房,顛覆了眾人之前所見。

書房寬敞明亮,偌大的書架似嵌在牆內,一米外有張書桌,桌面文房四寶齊全。

無熟悉的檀香味,而是一股清冷好聞的茶香。

更令人驚訝的是,書房的另一邊放着琳琅滿目的糕點,冒着冷氣的綠豆湯,在這三伏天格外誘人。

目光所及之處,無一處不精妙。

隨着交流。

讀書人更是對宋昭昭佩服不已。

雖是女子,但談吐大方,優雅矜貴的氣質令人不由矚目。

才情橫溢,出口成章,一手飄逸又帶着風骨的好字更是令人直呼絕了。

書房不停傳來一陣陣歡聲笑語,又或吟詩作對,又或談論天地。

越交流,越覺得。

世子妃真是一位又美又靈氣十足的女子啊。

今日又是羨慕周如清的一天。

東暖閣的動靜讓全府觀望。

周如清的十三房美妾都捉摸不透宋昭昭的行為。

清婉聽聞更是覺得她裝模作樣,把玩着手中價值連城的玉石輕蔑笑道:「都出嫁了還招惹外男,虧還是相府千金呢,真是不要臉。」

其他美妾都不敢附和。

人家畢竟是正妻,有趕走她們的權利。

清婉見她們不搭腔,嘴角微撇,不過一瞬就恢復常態,她起身:「諸位姐妹不如一同前往東暖閣探探?」

美妾們你看我,我看你。

終究還是好奇打敗躊躇,一群人浩浩蕩蕩去了。

此時的東暖閣。

讀書人中的主心骨王庭起身,對着清婉作揖:「今日聽世子妃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大奉有你這樣的奇女子,幸之。」

宋昭昭有些意外。

在這個絕對父權主義的古代世界,還能有王庭這種尊重女性,認可女性才能的男子,不多見了。

她很有好感。

起身回禮:「大奉有你們這群為國家而讀書的讀書人也是幸之,相信你們定能攜手打造盛世大奉。」

為大奉而讀書!

盛世!

一字一句震耳發聵,直擊心靈。

王庭瞳孔一縮,抬頭看向說出這番豪情壯志的宋昭昭,一股不由控制的豪情壯志在內心衝撞,他蠕動嘴唇,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不止他是這個反應,其他讀書人也聽得滿腔熱血,面色激動。

他們是為大奉而讀書啊!打造盛世,多麼美好的願景啊。

能實現嗎?

他們不知道。

望着這群面色稚嫩,只待大鵬展翅的年輕人們,宋昭昭唇角浮現淡淡的笑容:「你們當然可以。」

一個女子都有這樣的格局。

王庭再次作揖,這次他帶了尊敬:「定不負世子妃今日信任。」

「我們會的,多謝世子妃的信任!」

讀書人們眼眶濕潤,鄭重又感激的朝宋昭起身喊道。

很多年過後,這群稚嫩的臉龐出現在宮中金鑾殿,因民生爭的面紅耳赤,兢兢業業為國為民,當真攜手打造了一個大奉盛世。

成為朝中重臣的他們,被後輩請教時。

他們都會眯起眼睛,笑着回憶。

那得感謝一個人。

「那日啊,讀書的終極目標突然就清晰了。不為名利不為權勢,只為國,朝着這個目標出發,堅持本心,這一切反而都得到了。」

清婉等人趕到時,看到的就是各地的天之驕子圍着宋昭昭,滿臉欽佩的模樣。

這副畫面讓她們都為之一震。

都是一群十八九歲的妙齡女子,當花魁的時候也備受男人追捧。

她們將男人玩於股掌之間,唯獨有一種男人碰不得,那就是城中最會讀書的人。

從不來青樓,卻能聽到他們的名字。

那個少女不懷春,曾幾何時,她們也想像話本子的女子一樣,得考取功名的讀書人芳心。

終究是惘然,只能將年少時的悸動埋藏心底。

意氣風發的少年郎,青年才俊們朝氣蓬勃,明月皎皎,令人徒生自卑。

他們察覺到有人來了,全都看過去。

乍然見到十幾個貌美如花的女子,有些恍眼。

「世子妃,我等就不打擾了。」王庭再次行禮作揖,其餘人跟着齊齊作揖,在宋昭昭的含笑下,他們匆匆離開周王府。

經過清婉一眾人時,目光不偏不倚,行的端端正正。

好半晌,這些美妾們才回過神來,看向宋昭昭的神色有些呆怔。

她們年少時愛慕過的少年郎在她面前竟然如此尊重,心底的滋味極為複雜。

見她們都不動,宋昭昭輕輕一笑問道「各位妹妹來東暖閣所為何事?」

美妾們此刻在她面前顯得有些自卑,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放在了提議來東暖閣的清婉身上。

清婉也堵了一肚子的不甘,眼底的憤恨跟嫉妒噴涌而出,見她們一個個都怯了,心中不由怒罵一群廢物。

她定了定神:「聽聞姐姐見了許多貴客,我等好奇,前來看看。」

「哦,貴客走了,我乏了,諸位妹妹退下吧。」

宋昭昭知道她們來的目的,懶得周旋,說完就進了東暖閣。

砰!

惜春將門用力一關。

宋昭昭望着她,打趣道:「這麼大氣。」

惜春在窗外見美妾們都被她的大力關門聲嚇的一抖,樂的不可開支,聽到宋昭昭的打趣也不臉紅:「讓她們平常得意。」

現在她們在宋昭昭手中再也討不得好,她可太開心了!

門外,清婉火冒三丈。

一個婢女都敢給她臉色看,果真是有怎樣的主子就有怎樣的狗!

其他美妾心中也不是滋味,這就是正妻的威風么。

宋昭昭,我定要你好看!

清婉那張好看的臉,閃過一絲扭曲。

當晚,大夫匆匆入府。

不到一柱時間,消息傳開,清婉有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