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尉遲慕三人還在圍着周如清,三臉震驚。

「她真是宋昭昭?」

「宋昭昭居然長得這麼美,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李傑流下羨慕的淚水。

周如清輕咳聲:「之前你們還譏諷我娶昭昭,忘了?」

三人面色訕訕。

京城人不知昭昭美。

他們嘰嘰喳喳討論間,宋盈盈已經到了台**,挺拔的脊背,修長的脖頸,她含笑行禮,端莊大方。

舞姿靈動,看得出來是真本事。

一舞終了,稱讚聲絡繹不絕,將宋盈盈誇上天。

就連擅長舞技的張貴妃也不得不承認,宋盈盈舞藝確實不錯。

在宋昭昭看來卻稍有欠缺,快穿經驗豐富的她各種技能拉滿,在現代社會中,她三歲就開始學舞,一路殺出重圍成為國家首席,代表國家而舞。

舞蹈造詣頗高。

看到宋昭昭淡淡的神色,宋盈盈輕蔑一笑,直朝她看來:「看樣子,姐姐有些不服氣啊。」

此聲成功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宋昭昭身上。

宋昭昭也直接點頭:「技巧不錯,但不夠流暢,還得練。」

此話一出。

周如清深吸口氣,他已經知道宋昭昭在相府並不受寵,相夫人更是精心培養宋盈盈,而她僅有大小姐之稱,並未得到任何培養資源。

要是宋盈盈挑釁要她也來一舞,若是比不過,定會成為宮宴上的笑話。

怕什麼來什麼。

下一刻,宋盈盈就對她道:「看來姐姐對自己的舞技很自信,前來比比?」

女眷們面面相覷。

宋家女內鬥,有些興奮。

周如清面色轉向冷凝,有些擔憂。

「這不是欺負人嘛,程夫人師從青蓮夫人,周世子妃身為胞姐卻無名師教導,相府的做派還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周如清冷着臉道.

尉遲慕也開腔:「就是。」

聞言,宋相爺滿頭黑線,陰沉着一張臉看向相夫人。

看你乾的好事!

被周如清這樣陰陽怪氣,意有所指的譏諷,相夫人面上血色盡然褪去。

偏偏周盈盈毫無察覺,繼續挑釁道:「怎麼,不敢?」

「敢啊。」

宋昭昭應聲,起身朝台下走去。

「胡鬧!」

相夫人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氣,聽到宋昭昭應聲更是火冒三丈。

宋昭昭什麼水平她再清楚不過了,軟弱無比,整日躲在屋內無病**,長相妖媚無半點才情的草包。

已經讓人知道養廢了,何至於在文武百官面前丟人現眼!

她呵斥道。

「趕緊坐着,不要跟你妹妹爭,出來丟人現眼。」

賀蘭也站出來道:「是啊世子妃,莫要逞能,人啊,貴在要自知,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

眾人聞言都搖了搖頭,都不認為宋昭昭會舞。

「丟人現眼?相夫人恐怕不知我天賦異稟,自學便能成才。」宋昭昭一步一步已經走到台前,盯着相夫人,笑的有些悲涼,「也是,相夫人滿腔心血都聚集在妹妹身上,哪兒會顧及到我呢。」

當眾被她駁面,相夫人氣的渾身發抖,尖銳狡辯:「胡說,分明是你頑劣不堪,愚笨至極,天底下怎麼會有母親不顧及自己的孩子!」

女眷們紛紛附和。

是啊,要不是你自己愚笨,哪兒會不帶着出席呢。

宋昭昭也不狡辯,只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天生我材必有用!

全朝文武百官頭皮一震。

好精妙的詩。

宮宴在座之人,身懷功名者,哪一個不想大施拳腳,流傳青史。

還未有功名的世家子弟,哪一個都有抱負。

就算是尉遲慕這群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聽到這句詩詞。也直擊靈魂。

「天生我材必有用,妙啊,妙啊,簡直就是千古名句啊!」

太子的老師韓太傅讚不絕口,起身作揖。

「周世子妃才華橫溢,佩服。」

此話一出,剛出言諷刺宋昭昭的女眷們臉色瞬變。

尉遲慕也在底下跟周如清小聲嘀咕:「這可是寒門考出來的佼佼者,連中三元,直擊狀元郎。能跟西域第一才子對詩,將對方擊敗到落落花流水,名動列國的韓太傅啊!」

「程鳴在他面前,簡直不夠看!」

周如清坐在台下看台上的宋昭昭身上,視線一刻也挪不開,望向她的眼神越發深沉,此刻的宋昭昭身上有着一股致命的吸引,極其奪目。

而這樣的女子是他的娘子,周如清滿腔難掩的自豪跟激動,又有些不安。

同樣立在台上的宋盈盈臉色非常難堪,她曾做詩獻給韓太傅想拜他為師,卻只得尚可兩字,對拜師一字不提。

而宋昭昭居然得到了韓太傅的最高評價。

憑什麼!

眾人也若有所思,視線在宋昭昭跟宋盈盈兩人身上打轉。

能做出此等千古名句的人會愚笨,會是草包?

滿朝文武回過神來,看向相夫人的眼神都充斥着不贊同。

直接點的,更是朝她投去鄙夷的目光。

就是偏心眼吧。

相夫人如坐針氈,渾身僵硬,如果地上有縫,她一定要鑽進去。

宋昭昭不管眾人如何想,她示意樂師奏樂。

微風輕拂,月光明亮。

輕搖曼舞裙飛揚,風姿卓越舞蹁躚,宋昭昭宛若神明少女,閃閃發光。

所有人屏住呼吸凝望她的舞姿,知覺此時身處仙境,神女傲世而舞,高貴絕俗,一場視覺盛宴。

周如清的目光一直鎖定宋昭昭。

她在發光,而他在追光。

一舞終了,全場鴉雀無聲,久久未能回神。

「好!太美了!」

尉遲慕歡呼出聲。

眾人如夢初醒,掌聲四起,誇讚聲不絕於耳。

宋昭昭一句詩,一支舞徹底證明了自己。

她靜靜的看着宋盈盈,抬手:「承讓。」

誰的舞技更高超,一目了然。

宋盈盈死死攥住衣袖才沒暈過去,只覺得血氣跟難堪一陣陣沿着脊骨往上涌,幾乎要站不住。

若是以往大家會覺得她楚楚動人,惹人憐愛。

挑釁是她先的,大大方方認輸都比現在這般楚楚可憐,一副被宋昭昭欺負的模樣強。

大家又不是瞎子。

第一美人,第一才女,宋盈盈?名不其實!

宋昭昭在宮宴上大放異彩,為自己正名,相夫人跟宋盈盈接下來一段時間都不想出現在宮中面前。

一封封求見的帖子湧入周王府,求見宋昭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