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宮宴人很多。

但有的人一出現就成為了焦點。

宋昭昭壓的住極其艷麗的顏色,彰顯得她更加嬌媚。

今日倒是反其道而行之,一襲勝雪的白衣,臉並未上妝,只唇上塗了點淡淡的胭脂,眼眸清澈,波光瀲灧。

她出現的那刻,連風都在助陣,abc黑絲微揚。

紅唇黑直發,又純又欲,宛若仙子般出塵。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好美啊。

尉遲慕三人看的眼睛都不眨,呢喃道:「這是仙女下凡吧,誰能得此女,這輩子值了。」

所以她到底是誰啊。

周如清也被驚艷的久久未能回神,他一直以為清婉是最絕的清冷佳人。

今日見宋昭昭着白衣才知,什麼叫絕對美貌,可妖可仙。

宋盈盈第一個反應過來,藏在袖口的手緊緊攥住,眼底的憎恨非常濃郁。

姐姐你故意的!

明明她才是弱柳扶風之派的代表,為何要學她?

學就算了,還能超越。

宋盈盈臉色蒼白。

宋昭昭將她的神情變化盡收眼底,唇角一勾。

沒錯,她就是故意要跟宋盈盈穿的一樣,好讓她知道什麼才叫做真正的雲泥之別。

周如清也在此時猛然回神,整個宮宴的注意力都在宋昭昭身上,就連最上座的皇帝也不例外。

危機感十足!

周如清馬上跨步出了坐席朝宋昭昭走去。

尉遲慕三人瞪大了眼。

誒誒誒周兄你作甚,美人再美也不是你的啊。

更何況你娶的是相爺之女,在宮宴上公堂去搭訕其他女子,簡直是將相爺的臉面往地上搓啊。

大膽,實在是太大膽了!

「娘子,我陪你去女客席上入座。」周如清眼神眨也不眨看着宋昭昭,堅定的朝他伸出手。

宋昭昭狐疑的看了他眼,搖頭:「男女分座,夫君莫要說笑。」

說完她朝周如清眨了眨眼,轉身入座。

尉遲慕三人傻了。

這美成天仙的大美人是周如清的妻子宋昭昭?

世家夫人們、千金們瞠目結舌,這是宋昭昭?

朝臣們,世家子弟們,我的娘,世間還有這麼美的女子。

主座上的皇帝,可惜嫁人了。

後宮妃嬪們大鬆了一口氣,還好她嫁人了!

驚嘆之餘又奇怪,不是說宋昭昭長得丑,不及宋盈盈嗎?

好事者在宋昭昭和宋盈盈兩人之間來回打探,姐姐美成這樣以往從未露面,遜色於姐姐的妹妹卻有着第一美人的頭銜。

看來姐妹之間有嫌隙啊。

看笑話,好奇的目光想忽視都忽視不了,宋盈盈咬了咬下唇,頃刻間掛上親熱的笑容去挽宋昭昭的手臂:「往年怎麼叫姐姐參加宴會你都不來,果然還是姐夫面子大。」

旁人聽了恍然大悟。

原來是宋昭昭自己不願意出來啊。

跟宋盈盈要好的姐妹賀蘭冷哼:「一參加就學盈盈的穿着打扮,其心可居。」

眾人將她的話跟宋盈盈的話聯合在一起。

刻畫出了一個不喜參宴,但又愛學妹妹,想在宴會上奪取目光的心機形象。

再加上宋昭昭美的令人過目不忘。

沒有女人不忌憚她。

全都跟着賀蘭一起嘲諷宋昭昭。

學人精。

心機婊。

不要臉。

各種難聽的話湧入宋昭昭耳畔,惜春氣的渾身發抖,論比美,誰能比過她家主子,還需要學宋盈盈?

「原來素衣是妹妹的專屬,我還是第一次知曉,這世間穿素衣的女子都是模仿你的?」

宋昭昭冷笑,避開她的手,聲音不高不低,卻足以讓女眷們都聽見。

宋盈盈臉色瞬間血色盡褪,她可不敢這樣稱。

當今聖上寵愛的張貴妃跟她是一個路子,常年烏髮白裙,仙氣飄飄。

論臉,張貴妃更加明艷大氣。

果然,聽到宋昭昭的話,張貴妃目光如炬朝宋盈盈看來。

宋盈盈一個激靈,心中直罵見宋昭昭惡毒至極,面上卻展露柔弱可欺的模樣,抬眸時眼中已含淚:「姐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呵。

一聲冷笑讓女眷們都變了臉色。

張貴妃拍了拍身邊的位置,朝宋昭昭邀請道:「周世子妃到本宮這兒來,免得受氣。」

宋盈盈一群人玩的把戲在她眼裡就是小兒科。

她也實在是厭煩這群女人嘰嘰歪歪。

張貴妃的邀請讓宋昭昭有些意外,她道了聲是,從容的越過她們走到張貴妃身邊入座:「多謝貴妃娘娘解圍。」

「不用,我只是看不慣,女子何苦為難女子。」張貴妃面色淡淡,也無跟宋昭昭攀談之意。

難得見如此通透的女子,宋昭昭目露欣賞。

宋盈盈和賀蘭面色不太好看,張貴妃的話無疑是當眾在她們臉上打了一巴掌,臉面盡失。

向來備受追捧的宋盈盈第一次被人下了這麼大一個面子,直覺非常難堪,渾身緊繃,腦子嗡嗡直響。

對面坐席的程鳴不知對面發生了何事,見宋盈盈狀態不對,投去關切的目光。

「夫人,」芍藥輕輕提醒宋盈盈。

宋盈盈反應過來,朝程鳴看去,委屈湧上心頭,眼眶紅的滴血又故作堅強的笑了笑。

楚楚可憐,惹人憐愛。

心疼死程鳴了,聰明如他,見宋昭昭換了位置大致能猜到點。

下意識看向宋昭昭。

察覺到的宋昭昭也看過來,兩人視線交匯,看到他眼底的不喜,宋昭昭一愣,眸光轉動瞥向宋盈盈。

明白了。

宋昭昭勾起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白蓮花配瞎眼男,絕配。

程鳴見宋昭昭這反應有些怔然,難不成是他誤會了。

心思各異間。

美味佳肴上桌,宋昭昭懶得跟他們周旋。

美味在前不可辜負。

宋昭昭專心致志的吃。

這模樣讓張貴妃想起了宮中養的那隻小豚鼠,吃起東西來也是腮幫子鼓鼓的一動一動,很是可愛。

「娘娘?」旁邊的目光太過濃烈,宋昭昭狐疑的看向她,咀嚼的動作也隨之頓住。

好可愛!張貴妃內心尖叫,面上卻還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樣,她咳嗽聲道無事,移開目光。

宋盈盈一直在注意宋昭昭的一舉一動,見她一個勁的吃,目露鄙夷。

真是上不得檯面。

宮宴進行到世家小姐們表演才藝環節,第一美人稱號的宋盈盈壓軸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