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如玉般散發光澤的纖纖玉手極其柔軟,本一腔怒火的周如清視線開始飄浮不定。

昭昭人美,這手也長得極美。

周如清剛想用手掌包住宋昭昭,她在這時將手抽走。

「昭昭。」周如清手一空,心底也跟着空蕩蕩的,哪兒還有心思去管外邊的風言風語。

宋昭昭的拒絕又讓他開始胡思亂想,畢竟有程鳴珠玉在前,他顯得不夠看。

這般想着,周如清又委屈又擔憂道:「我是比不上程鳴,昭昭莫要嫌棄我。」

宋昭昭訝然挑眉,隨即笑了:「自然不會,我只是在想前去宮宴一事,父親才說就傳的這麼快,想必背後定有人推波助瀾,我們自跳腳去爭辯,只會惹人笑話。」

消息誰傳出來的,宋昭昭不用猜就知道是宋盈盈。

今日她們姐妹倆算是撕了臉面。

周如清也猜到了,臉色不虞,悶聲道:「她也就仗着嫁了個好夫婿。」

從見了程鳴開始,他就非常鬱悶。

宋昭昭倒是能理解周如清的心理,學渣在學霸面前總會產生一種難以抑制的自卑感。

認清自己也挺好。

一路安靜回府,進府門的那刻,周如清腳步頓住,在相府大放厥詞要將美妾們都趕出府中的場面就在剛剛。

真的要趕出去嗎,個個都是他的寶啊!

回府了惜春倒是興奮,在宋昭昭旁邊一直偷瞄周如清,她已經迫不及待想把這群狐狸精趕出府去!

她的殷切目光,周如清想忽視都忽視不了,他艱澀開口:「昭昭,遣散一事還得緩緩,她們都是一群弱女子………」

話還沒說完,一群鶯鶯燕燕攜同前來。

「夫君你回來了!」

「夫君~」

「夫君~」

各種嬌滴滴,如黃鶯般動聽的呼喊聲,一聲比一聲嗲。

周昭昭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尋聲望去,好傢夥,不愧是各地花魁啊,美的各有千秋。

難得能見到這麼多美人,她很是欣賞。

美妾們見到周昭昭的那一刻紛紛警鈴大作。

花魁出身的她們向來誰都不服誰,都認為自個兒最美,除了清婉,今日見到宋昭昭的人都不禁頭皮一緊。

絕品尤物,美到令女人都心顫。

世子妃居然這麼美。

她們眼中的敵意轉變成嫉妒。

以往這些美人兒為自己爭風吃醋,周如清樂在其中,但今日,他下意識去看宋昭昭,見她目光清明,面帶微笑欣賞,心中莫名一堵。

他猜不透宋昭昭到底在想什麼。

這種捉摸不透的感覺令他有些無力又抓狂。

清婉身邊的芍藥跟惜春一見面,那叫一個火花四射,仇人相見都恨不得將對方摁在地上打。

見周如清非但沒將這些美妾趕出去,惜春有些着急,一邊瞪眼芍藥,一邊在宋昭昭耳邊咬耳朵:「世子妃,您說句話啊。」

宋昭昭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莫急,當下要緊的事想想怎麼應對五天後的宮宴。」

惜春馬上清醒過來。

是啊!她是陪嫁過來的婢女,帶回王府的兩個習禮嬤嬤以往都是跟着二小姐的,哪兒會真心實意教自家主子。

這麼想着,惜春顧不上這群鶯鶯燕燕了,着急道:「世子妃咱們趕緊回東暖閣商議一番。」

宋昭昭頷首,回了東暖閣。

美妾們懵了。

周如清也懵了。

宋昭昭就這麼走了?美妾們高興的同時又鬆了口氣,周如清心中卻不是滋味,望着美妾的眼神也有些飄忽。

習禮嬤嬤果然是宋盈盈的人,她們壓根就沒用心教宋昭昭,見她禮儀出錯非但不指正,反而對視眼偷偷發笑。

果然是草包美人,還想跟二小姐比,雲泥之別!

兩人教完就說累了。

宋昭昭也大方的讓她們回去,習禮嬤嬤感覺她很好糊弄,出府時故作姿態:「大小姐,來府教學是需要賞錢的,俗話說好賴也是老師。」

宋昭昭笑着抬手:「惜春,賞。」

「是。」

惜春心不甘情不願給她們一人包了一兩銀子,心裏罵道撐不起你老潑皮。

「多謝大小姐。」習禮嬤嬤掂了掂手中的銀兩,心滿意足的出了周王府。

「她們壓根就沒教您,還好意思要銀兩!」惜春氣的腮幫子鼓起,咬牙切齒。

宋昭昭覺得這樣的惜春很是可愛,伸手捏了捏笑道:「且讓她們得意,等十五過了再看。」

剛從周王府出來的習禮嬤嬤轉身進了程府,此時正跪在地上跟宋盈盈稟告進度:「二小姐,大小姐果真愚笨不堪,宮宴那日,她必出醜!」

宋盈盈滿意點頭,起身笑着走向嬤嬤,將她們攙扶起來,語氣柔和道:「辛苦兩位嬤嬤了,秋香,賞。」

習禮嬤嬤受寵若驚,不費吹灰之力一天之內得到兩份賞錢,能抵一個月工錢,心裏樂開花。

目送她倆離開,宋盈盈收起笑容,走到窗前手指環繞蘭花。

姐姐啊姐姐,沒有任何外出的你出現在宮宴,想必會想這朵美麗而卻易折的蘭花一般,容易夭折吧。

宋盈盈一掰,蘭花中腰折斷。

………

宮宴。

世家千金與朝中妻子為左側,朝臣與世家子弟為右側。

宋盈盈作為狀元郎的妻子,又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稱,備受關注,到處都是討好她,誇讚她的聲音。

宋盈盈飄飄然十分享受,目光卻在尋宋昭昭的身影。

環顧一圈都不見,心中不由冷哼,該不會是不敢來了吧。

對面,京城四大紈絝。

尉遲將軍之子尉遲慕。

李尚書之子李傑。

趙節度使之子趙一和。

三人圍着紈絝之首周如清,尉遲慕勾住他的脖子嘿嘿笑道:「恭喜周兄第一個娶妻,洞房花燭夜如何啊?」

眼底的分明是戲謔。

其他二人哈哈大笑。

李傑打趣道:「周兄好美人,嫂子你親的下去嗎?」

趙一和直接道:「按照你非美人不要的性子,該不會沒洞房吧。」

從尉遲慕問時,周如清就在神遊。

宋昭昭沒有跟他同乘馬車,而是單獨一輛,現在還沒到宮宴。

他有些擔心。

聽到李傑的話想反駁,趙一和的插話讓他頓住了。

確實還沒圓房。

想到宋昭昭那凹凸有致,令人血脈噴泳的身材,周如清喉嚨滾動,莫名口乾舌燥。

「別瞎說,我娘子她……」

話說到一半,周如清察覺身旁三人都朝一個方向看去驚呼,他也順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