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惜春渾身一顫,完了,這下完了。

別說爭寵了,自家主子恐怕得被休了。

相比較惜春的慌亂,宋昭昭坦然自若迎上周如清如炬的眼神,又掩下眼睫,又嬌又弱輕聲道:「這是你第一次來東暖閣。」

聽到這句話,周如清一怔。

京城都傳相府大小姐奇醜無比,性格古怪,要不然相夫人怎麼不帶她出門。

得知他要娶妻,對象還是宋昭昭時,他那一圈好友紛紛笑的直不起腰,譏諷他風流一世,到頭來娶了個醜女。

這門親事本就是周老太太以性命壓制,他心中不喜,故意要給宋昭昭難堪,望她知難而退,主動提出和離。

現瞧見宋昭昭這又嬌又弱的模樣,周如清心頭軟下來。

如此美人被冷待,心灰意冷說出這些意氣話着實正常。

所以,還是他過分了。

他真該死啊。

不用宋昭昭解釋,周如清已經替她找好了理由。

「是為夫的不是,明日我便同你回門。」周如清走到宋昭昭身邊,望着她的眼神能溫柔出水,想觸碰她,手到一半又縮了回去。

他怕嚇着她。

將他這些舉動盡收眼底的宋昭昭笑了笑,看來這世子爺也並非傳聞中的好色。

她點點頭:「聽你的。」

美人比花嬌,又溫溫柔柔和自己說話,那那都落在了周如清的心頭上。

惜春看得是佩服不已,着實好奇宋昭昭到底是怎麼做到一句話就讓世子爺反認錯的。

周如清一走,惜春便星星眼看着宋昭昭,一副求知解模樣。

宋昭昭撥動花瓣,聞言解惑:「與人過招不要被牽着鼻子走,第一時間找到對方差錯質問他。」

遇到質問,誒,別急着辯解,得反質問他。

周如清就是個極度顏控,通常顏控者對待美人都會心軟,宋昭昭準備溫水煮青蛙,投其所好再讓其為她所好。

很快就到了回門。

為了表示對宋昭昭的重視,周如清準備了三大馬車的禮品,攜她浩浩蕩蕩的回相府。

碰巧,今日宋盈盈也攜新婿回府。

她比宋昭昭要先到,相夫人摟着宋盈盈噓寒問暖,悄悄問狀元郎女婿在新婚夜表現如何。

宋盈盈嬌羞不已,嬌嗔投入相夫人懷中:「娘!」

見她這模樣,相夫人就放心了。

母女倆其樂融融,完全忘了一同出嫁的宋昭昭。

「夫人,大小姐回門了。」趙嬤嬤進正廳稟告。

此聲成功讓剛還笑吟吟的母女兩人頓住。

相夫人生得端莊大方,一看就是賢淑良德的主母,偏偏生了個姿容妖媚的女兒,相夫人以宋昭昭為恥。

「娘,我姐姐回來了。」宋盈盈從相夫人懷裡起來,清純的臉龐流露一絲擔憂,「聽聞姐姐新婚夜獨守空房,想必心中定是苦悶不已。。」

相夫人面色不改,冷哼聲:「長成那狐媚子樣,夫君不喜也實屬正常。」

隨着這句話落下。

宋昭昭同周如清踏進門檻。

相夫人說的話,兩人都聽見了。

周如清側目去看宋昭昭,見她神情淡淡,心中便有了數,城中傳言在此刻也有了真相。

宋昭昭心底其實還是難受的,這是原主內心最深處的痛。

她不明白,為何同樣是女兒,母親這麼不待見她,甚至到了厭惡的程度。

下一刻,腰肢被人摟上。

宋昭昭訝然看向周如清,只聽他道:「我青睞昭昭已久,奈何她不喜我。」

說罷他嘆息聲。

「還望岳母大人替小婿多說幾句好話。」

兩人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尤其是宋昭昭,幾日不見,竟然更加嬌媚。

相夫人面色微沉。

宋盈盈神色微凝,目光落在宋昭昭那鼓鼓的胸前,盈盈一握的蠻腰,她知道此足以令男人瘋狂。

周如清花名在外,今個兒宋盈盈才仔細看清他的相貌,越看越驚心,這矜貴的氣質,鬼斧神工般雕刻的臉龐,妖孽!

難不成男人面上嫌棄宋昭昭這妖嬈之女,實則都愛極了。

這個認知讓宋盈盈有些難受。

打小宋昭昭容貌就在她之上,八歲時便有着絕對出挑的美貌,她雖不如宋昭昭出眾,但憑藉才能和符合當下審美的容貌,成功讓所有人只知她宋盈盈,不知她宋昭昭!

這輩子,她一定要讓宋昭昭追不上。

世子爺又如何,大奉第一美男又如何,既無功名又有十三房小妾。哪兒像自家程鳴,位極人臣不說,性情更是極好,家中無一房小妾。

這般想着,宋盈盈優越感十足,神色緩和,重新掛上了笑容,起身朝宋昭昭走去,親熱的拉住她的手:「姐姐可別擺姿態了,聽聞姐夫十三房小妾個個貌美如花,姐夫你可得花點心思在我姐姐身上。」

宋盈盈。

宋昭昭默念這三個字,任憑她牽着自己的手入座,如同往常一樣默不作聲。

從小宋盈盈便打壓她,給她洗腦世人都好淡顏,長成她這樣的只有做妾的命,而宋盈盈則將她自己說成是天仙。

加上相府上下都更偏愛宋盈盈,宋昭昭對她所言無一不信。

周如清的成長環境與宋昭昭不同,他打小混世魔王,性情來了隱姓埋名遊走江湖,雖讀書沒心思,但行萬里路卻讓他增長了許多見識,也閱歷了許多人性。

入相府所看所聽,他不僅知道了宋昭昭做姑娘時在相府的處境,更是將宋盈盈的心思一覽無遺。

明面上是要他花心思,實則每個字眼都在提醒宋昭昭的處境不好過。

心底不由冷哼,還京城第一美人,第一才女呢。

他看就是京城第一心機婊!

再看宋昭昭沉默不語,任憑宋盈盈說教打壓的模樣就心疼不已,莫名的又氣又怒,正想說道又猛然反應過來。

宋盈盈為何出嫁了還這麼高高在上,還不是有個好夫君。

程鳴是狀元郎,他沒有任何功名。

程鳴打小發奮圖強用功讀書,他打小逛青樓吃花酒。

程鳴備受京城人誇讚,他被京城人譏諷。

他們壓根就沒可比性。

周如清的憤怒瞬間轉變為羞惱,面上訕訕的抿嘴,說到底,根源是出在他這兒啊。

「既然嫁人了,就得體貼你郎君,男人有幾房小妾再正常不過,你莫要給臉色。」相夫人見宋昭昭安安靜靜坐着一言不發,心中不喜,礙於周如清在,她提點道。

宋昭昭還是不言,突然抬眸,嬌嬌怯怯的看了周如清眼。

周如清心頭一顫,酥**麻,他的女人除了他,誰都不能欺負。

熱血沿着脊梁骨衝上頭腦,他快語道:「不用,回去我就把十三房小妾給休了,趕出府去。」

話音剛落,整個正廳寂靜到一根銀針�陸塵��下都能聽見。

十幾道目光颼颼全盯在周如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