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你敢!」清婉的婢女芍藥立即站出來怒道。

清婉也覺得太荒謬了。

什麼資格啊,敢打她。

清婉想往周如清身後擋,面容已帶了三分委屈。

呵,打都還沒打呢。

宋昭昭冷笑,清婉指使婢女去東暖閣門口耀武揚威是壓倒原主的最後一根稻草,白蓮花,巧了,她喜歡當蛇蠍美人。

惜春還是出手不夠快,只能自己上了。

在清婉要沒入周如清身後的那一刻,宋昭昭眼疾手快拉她出來,狠狠甩了一巴掌再鬆開。

啊!清婉瞬間嬌聲痛呼。

周如清傻眼了,他也沒想到這美人這麼彪悍啊,剛想開口就對上宋昭昭那雙宛有星辰大海,往上挑的嫵媚桃花眼,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了。

嗯,美人美到他覺得她做什麼都是對的。

下一刻。

啪!

乾脆利落的巴掌聲響徹整個牡丹閣。

所有婢女都驚呆了。

不可一世的世子爺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挨了宋昭昭一巴掌。

瘋了吧。

眾人目光聚焦下,宋昭昭坦然自若的轉了轉手腕,神色淡淡。

男人,一樣要打。

清婉不可思議瞪圓了眼,隨後在芍藥的攙扶下走到被打懵的周如清身邊,呼吸急促道:「世子爺,她太囂張了!得讓人將她抓起來!」

周如清心中也惱火,他第一次挨耳光,火辣辣疼的同時,深感男人的尊嚴在地上踐踏。

他一定要收拾這個女人!

「你誰啊?」周如清再次看向宋昭昭時,這女人的美囂張的太肆意了,滿腔怒火突然就熄了。

她長得這麼美,她有什麼錯,做任何事都值得被原諒。

賤人!清婉將周如清的反應盡收眼底,內心的嫉妒迅速縈繞心頭。

既然他不忍心教訓,那就她來。

清婉給芍藥使眼色,她這婢女長得五大三粗,扇一巴掌下去宋昭昭臉會毀的吧,想想她就興奮。

後者立即會意,正欲上前。

還沒等她發作。

啪!

啪!

啪!

「瞎了你的狗眼,還敢在世子妃面前造次,打你三巴掌都算仁慈!」

惜春喝道,學着宋昭昭轉了轉手腕,目光如炬的盯着芍藥。

之前宋昭昭性子太過軟弱,不爭不搶,她本就是風風火火的性子,被壓制的非常憋屈。

現在主子覺醒了,改變了,她別提有多暢快了。

世子妃?

此時此刻,牡丹閣死一般的寂靜。

除了惜春,所有人一臉錯愕,不可置信的看向宋昭昭。

令人血液沸騰的妖嬈身段,漂亮到能搶走所有人心緒的神顏,妖艷又鋒利。

這等風華絕代,傾國傾城之姿的大美人是那個備受眾人嘲諷的世子妃宋昭昭?

到底是誰在傳她長得丑啊!

世子妃攜惜春掌摑張姨娘一事,讓整個周王府都沸騰了。

姜嬤嬤匆匆趕往祠堂,在要進祠堂的那刻放緩了腳步,輕輕走到在敲木魚誦經的周老太太身邊,俯身在她耳畔說了幾句。

周老太太手一頓,凝神過後緩緩道:「讓她們鬧騰,放消息出去,不管誰生出長孫,都立為嫡子。」

姜嬤嬤驚訝無比,不過她未提出異議,點頭道是,弓着身子退出祠堂找幾個管事將周老太太的意思傳了出去。

辦完事後,姜嬤嬤嘆口氣,但願自家主子的願望能成。

周老太太今年六十有二,在古代算是高壽,普通百姓都格外在意子嗣,莫要說這權貴家庭。

因周如清無子嗣一事,以往喜歡出席各種宴會的周老太太閉門不出,唯恐出去聽到好姐妹說自家孫兒如何如何,也怕他人問她周如清何時生子。

煩啊煩。

得子嗣就是周老太太的執念,心病!

從管家嘴裏得到一手消息的婢女們紛紛去稟告自己主子,接下來一段時間,周王府的美妾們渾身解數,使出畢生所學去勾周如清。

就連端的一副清冷孤傲的清婉也使出了美人計。

唯獨宋昭昭毫無動靜。

「世子妃呢,最近在作甚。「

周如清最近被美人圍繞,以往他會覺得很樂得自在,但現在不知為何,總覺得索然無味。就連清婉都提不起他的興趣來,或許是因為他知道她們都帶有目的接近他。

那日宋昭昭囂張露面後又悄無聲息,這舉動撓的周如清心裏癢,琢磨着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一想,腦子裡充斥着的全是宋昭昭那張絕艷的臉龐。

打小在他身旁伺候的二虎馬上回道:「世子妃從牡丹閣回去後,幾天都沒出門。」

周如清有些出神,宋昭昭怎麼又恢復到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狀態啊,她就對自己一點心思都沒?

想到這裡,周如清看向二虎問道:「小爺長得如何。」

「世子爺風流倜儻,乃大奉第一美男子。」

二虎說的是實話,周如清整天尋花作樂,除了家世好,那張臉也非常有資本。

深邃微上挑的眼眸與他渾身不羈的氣派倒是匹配,五官俊美到有些妖冶,身長九尺,寬肩窄腰,只要見着他的女子都忍不住停留目光。

周如清聞言更蹙眉了,那宋昭昭怎麼不來找他?

東暖閣。

惜春一直在宋昭昭耳邊絮絮叨叨:「世子妃,世子爺的十三房美妾都鉚足勁爭寵,勢必要最先生子,您怎麼就一點都不着急啊!只有您生的兒子才是嫡子,她們的哪裡配!」

她盯着宋昭昭這張艷到讓女人都心顫的臉,十分的恨鐵不成鋼!

她要是有這張臉,恨不得恃靚行兇,將周王府的這些狐狸精們全都踩在腳底下!

周王府種了許多花,宋昭昭喜花,此時正在插花,如今東暖閣到處花團錦簇,漂亮的令人賞心悅目。

聽出惜春的焦灼,宋昭昭莞爾:「爭?男人多的是,誰要爭讓給她好嘍。不就是生子,跟誰生不是生,只要是從我肚皮生出來的就行。」

她穿過現代當大女主,想的非常開,人嘛,何必讓他人變成自己的執着。

「世子妃您這…..」惜春愕然的望着宋昭昭,嘴唇抖動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她緊張的吞咽口水。

這膽子也太……..

「大膽,你竟想紅杏出牆!」

一道不可置信的怒聲從門外傳來。

宋昭昭不來找他,周如清糾結幾秒馬上動身,他找!萬萬沒想到剛到門口就聽到這麼一番駭人聽聞的話,一想到屬於他這麼妖媚的美人會跟別人。

該死的佔有慾布滿他的心緒,好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