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世子妃,今日世子爺又去了張姨娘房裡!」

雕刻精緻的梨花木床架美輪美奐,處處透着奢靡。

悉悉索索一陣聲響,宋昭昭從榻上走下來。

剛絮絮叨叨念着的婢女惜春馬上噤聲,盯着宋昭昭有些發獃,她感覺今日的主子有點不一樣。

「管他,備水,我要沐浴。」宋昭昭吩咐道。

東暖閣一陣忙碌。

濃郁紅的花瓣漂浮在水面上,宋昭昭舒服的喟嘆聲,開始捋她現在的處境。

宋昭昭是快穿局的頂級員工,到她手裡的任務完成率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這次接的任務跟以往都大不相同,她綁定的生子系統是快穿局最難搞的。

生孩子打翻身仗,許多任務者都不願意接。

宋昭昭向來不怕事,有活就干。

想着,她調動了劇情板。

大奉朝代。

人人都說相府千金,一個軟弱無才,上不得檯面,一個才情橫溢,絕世無雙。

一個醜陋不堪,一個美若天仙。

原主宋昭昭與她同名同姓,相府大小姐,本該千寵萬嬌,但她有個胞妹宋盈盈。

宋昭昭生得絕色嫵媚,宋盈盈雖不及她絕色,但勝在眉眼精緻,五官秀美。若說宋昭昭是人間富貴花,宋盈盈則是水中青蓮,深受眾人憐愛。

在大奉這個以為拂柳之風,樸素為美的朝代,宋昭昭飽滿的酥胸,纖細的腰肢和大長腿更具備攻擊性的美,女人忌憚嘲諷,男人面上為恥。

宋昭昭也因為容貌被禁在家中,生怕她沾花惹草,而宋盈盈則被相夫人帶在身邊出席各種宴會,大放異彩。

大家都說宋盈盈生得美,宋昭昭自覺不得雙親喜愛,越發自卑,性子也膽小謹慎。

兩人前段時間皆出嫁,所嫁之人也是兩個極端。

宋盈盈嫁給了新晉狀元郎,剛擔任大理寺寺卿,清雋才子程鳴。

宋昭昭則嫁給了京城有名的紈絝子弟,整日除了吃喝玩樂逛青樓就沒正事的,周王府世子爺周如清。

宋昭昭看到這裡已經明白了。

她跟周如清就是襯托宋盈盈程鳴這男女主設定的對照組。

我命由我不由天,系統在手有助力。

宿主魅力值如今80%,身材完美度80%,五官精緻度90%,是否精化。

宋昭昭直接點擊是。

隨着精化按鈕摁下,宋昭昭本就精緻絕倫的臉龐越發完美,骨相皮相達到頂級程度。不用上妝,眉便濃如墨,毫無雜亂,膚白如雪,唇色如櫻桃。

腿更長了,腰更細了,凸顯得酥胸更加豐滿,渾身都散發著如玉的光芒。

生子系統為宿主服務,生一崽可觸發獎勵。

簡單來說,多生崽可以獲得各種各樣的獎勵。

根據已知的消息來看,周如清似乎很難得子嗣,他有十三個美妾,清純的妖嬈的清冷的各種類型都有,在宋昭昭這個正宮嫁進來之前就有八個,後面又抬進了五個。

加上她十四個,沒有一人懷孕。

周王府世代單傳,一代比一代落寞,到周如清這裡更是凸顯頹敗之態。

周老太太着急得不行,整天吃齋念佛,巴不得日日守在祠堂,只為給周如清求得一子。

宋昭昭摸了摸下巴。

她得見見周如清。

說來也好笑,原主嫁進周王府,壓根沒見過周如清。

洞房花燭夜他讓宋昭昭獨守空房,讓她成為一個笑話,連續幾日更是未踏東暖閣半步,心灰意冷的原主一時想不開,狠狠心吃了顆丹頂鶴都沒人發現。

原主斷氣那刻,宋昭昭就穿了過來。

放心吧,我會過好屬於宋昭昭的人生。

……….

此時,牡丹閣。

此處是張姨娘的住所,她乃揚州花魁,擅舞,永遠挺拔的姿態頗有幾分仙氣,周如清不愛讀書,倒是愛極了這種不食人間煙火,一看就非常睿智聰明又淡然的女子。

張姨娘的名字也好聽,名為清婉。

「世子爺不去世子妃那兒,跑來我這作甚。」身着淡綠色襦裙,倚靠在窗前,神態淡然的清婉瞥了眼沒個正形,躺在貴妃椅上周如清,淡淡道。

周如清撇撇嘴:「她長得丑,如何配得上我!要不是老祖宗看中門第,在我心目中,世子妃的位置應當給你才是。」

聽到門第,清婉神色更加淡漠了,倚在窗前的手微攥了攥。

門第!

她平生最討厭這兩個字!

周如清沒注意到她的細微變化,走上前去將她摟到懷中哄道:「你放心,她得到的是正妻位置,而你得到是會是我的全部寵愛。」

清婉不看他。

那高而精巧的鼻樑,精緻的眉眼勾勒出的側顏,着實好看。

周如清很喜歡她這模樣,低頭就想親。

清婉閉眼,微揚起脖子,她壓根沒有表面上表現的那麼淡然。

她喜歡榮華富貴的生活,她想要懷上孩子,最好第一胎就是兒子,母憑子貴!

正當兩人嘴唇快要碰到一塊兒時。

砰!

門被踹開。

兩人嚇得皆是猛抬頭,紛紛朝門口望去。

最先入眼的是波光瀲灧的大紅色紗羅裙,清婉眼睛微眯,這是西域供奉的布匹,全京城不過三十匹,能穿起這布的只能是——目光往上挪移。

在看到來人臉龐的那一刻,清婉呼吸一窒,下意識去看周如清。

周如清眼底充斥着滿滿的驚艷,甚至呼吸都放慢了,唯恐惹的美人面不快。

太美了,從頭到腳,無一處不完美。

這是能驚艷眾生的美貌。

他府上何時來了個這種絕色。

周如清行動比心理活動更快,他此時已經到了宋昭昭面前,一副願前仆後繼的殷勤模樣:「這位妹妹好生面熟,我們是不是見過?」

在宋昭昭身邊候着的惜春聽到這話微瞪大雙眸,剛想說話,看到宋昭昭抬手又急忙閉上了嘴。

周如清也注意到惜春,他狐疑的看向她,嘶,這婢女好像是……是…..!

周如清瞳孔一縮,又自覺搖頭,不可能,不可能,宋昭昭醜陋不堪,怎麼可能是眼前的絕色美人兒呢。

就當他想詢問惜春時,清婉擠進來,一副被冒犯的姿態面向宋昭昭:「這位姑娘姓甚名誰?如此貿然闖入我牡丹閣,不合適吧。」

有意思。

妾跟正宮叫板。

宋昭昭唇角一揚,輕輕將惜春帶到自己面前迎對清婉:「惜春,掌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