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世子妃,不好了!」

惜春匆忙進東暖閣,面色慌張。

宋昭昭還在擺弄她養的花,聞言朝她看去,微頷首示意她說。

見自家主子這麼歲月靜好的一面,惜春內心咯噔聲。

不會吧,不會吧。

世子妃不會又恢復到不爭不搶的狀態吧。

原本希望宋昭昭大殺四方的惜春頓了下,悶聲道:「清姨娘有孕了。」

宋昭昭訝然。

按照周如清弱精的身子,可不易讓女人懷孕。

宋昭昭的思考,在惜春看來是默不作聲,她急了。

「世子妃,周老太太為了子嗣延續,放言誰先生下長孫就立誰為嫡子。」

「您才是世子妃,嫡子就應您來生啊!」

「要是清姨娘生了個兒子,嫡子身份就是他的了。」

惜春急的眼睛都紅了。

宋昭昭偏偏覺得她可愛,伸手捏住她的臉頰:「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馬上立刻去找世子爺圓房,萬一清姨娘生個女兒呢!」

惜春馬上神采飛揚道,察覺自己臉還被捏着,宋昭昭一臉笑意的打趣她。

「世子妃!」

惜春嗔她,氣的跺腳。

宋昭昭忍不住笑出聲,鬆開手:「不逗你了,小春春這麼急,咱們就一起去看看這懷了孕的清姨娘。」

消息傳進祠堂。

周老太太敲木魚的手都在發抖,激動的嘴唇顫動,雙眼飽含淚珠,顫聲道。

「我沒聽錯吧?」

姜嬤嬤也喜極而泣,攙住周老太太,神色激動:「您沒聽錯,清姨娘有孕了!」

「好,好,好啊!」

周老太太哭了又笑,對着牌位鄭重又感激的拜了拜:「感謝上蒼,感謝列祖列宗,我周家終於有後了!」

好幾年沒有出過祠堂的周老太太一走出,立即前往牡丹閣。

此時牡丹閣,異常熱鬧。

十二美妾都聚集此地,羨慕的望着清婉。

「清姨娘好命啊,你是第一個懷上孩子的,那可是嫡子啊。」

「打第一眼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個好命的。」

………

坐於主座的清婉捏着酸梅吃,聽到平日里爭風吃醋,各顯手段的姐妹們討好恭維自己。

爽!

別提多暢快了。

美妾們見她吃酸梅眼都不眨,心中猶如砸了塊石頭。

這胎是個兒子啊!

平日里跟清婉最要好的林姨娘林知畫笑道:「等你生下嫡子,世子妃也該退位了。」

「莫胡說。」

清婉嗔道,笑着搖頭,眼神中的精光卻出賣了她的野心。

只要一想到能將宋昭昭踩在腳下,她就感到無比的興奮和動力。

清婉有一下沒一下的摸着肚子。

「主子,老太太來看您了。」

芍藥面帶紅光走進屋。

她帶來的消息驚的所有美妾都站了起來,不可置信的看向門外。

她們沒有一個人見過周老太太。

周如清的爹娘早逝。

周老太太雖不出門,但還是她管事。

她才是掌權人。

這也就是周老太太放出誰生下兒子就立為兒子,她們都卯足勁爭寵,想先懷上的緣故。

孩子都沒生出來,只是剛懷上就讓周老太太踏出祠堂。

要是生下了。

美妾們羨慕的眼都紅了,再次將目光聚焦在清婉身上。

此時此刻,備受矚目的清婉心臟砰砰直跳,似要躍出胸膛。

她激動的往前走幾步,又頓住,神色中閃過絲掙扎。

「怎麼了?」林如畫關切的問。

清婉回頭,看着一張張艷羨自己的臉,扯了扯嘴角:「沒事。」

心思細膩的林知畫卻敏銳察覺到她的不對勁。

但周老太太來看清婉的震撼大過心底的窺探。

林知畫拍了拍她的手:「莫緊張,你現在可是大功臣。」

說話間,周老太太踏出牡丹閣。

看見她的那一刻,美妾們不由心生懼意,跟想像中的一樣。

周老太太年紀上去了,周身的氣派也更加強大,雙鬢白髮也掩不住她抖擻的精氣神,雙目炯炯有神。

美妾們看了眼就慌亂低下頭,也沒了以往的軟骨頭,個個站的筆直,一副接受審視的兒媳模樣。

周老太太精明的眸子掠過她們,精準的落在了清婉身上:「你就是清婉。」

「是,清婉見過祖母。」

清婉行禮。

一雙手將她攙起來。

清婉驚喜抬頭,是周老太太親自扶她。

「身子有孕不必行禮,快坐着。」周老太太滿臉和藹,扶着清婉往正廳走。

清婉有孕就是整個周王府的大功臣,此時周老太太恨不得把她供奉起來。

一行人重新入座。

周老太太環顧四周搖頭:「凳上得鋪上柔軟的毯子,不要磕着碰着了。」

說完她看向姜嬤嬤:「我記得之前西域進貢了波斯毛毯,都拿來牡丹閣吧。」

「以後清姨娘的飲食單獨開小灶,她想吃什麼吃什麼,誕下嫡子,抬為側妃。」

所有人聽麻了。

清婉更是激動的想站起來,對上周老太太含笑的神態,突然又頓住,極其不自然的低頭抿嘴笑,下意識的摸上肚子。

掩住的眼帘閃過焦灼。

美妾們羨慕的都想落淚,又嘆聲低頭看着自己的肚子,萬分惆悵。

姜嬤嬤笑着道是,看向清婉:「清姨娘又任何事都可以來找老奴。」

「是,多謝姜嬤嬤。」清婉忙應聲。

姜嬤嬤代表的就是周老太太的臉面,她可不敢小瞧。

周老太太將所有人的神色都盡收眼底,雖說她不喜歡周如清這群鶯鶯燕燕,但能為周王府開枝散葉,就是件好事。

讓她們看到有身孕後的待遇,心中不甘心之餘就會去爭取。

周老太太心如明鏡,笑了笑:「今個兒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們,都跟花一般漂亮,難怪如清見着你們就想納回來。」

「換成老婆子我,見着也走不動道。」

周老太太突然把話題扯到她們身上,美妾們受寵若驚,見她態度溫和,個個都非常激動。

林知畫起身行禮,姿態優美,倒是有幾分貴千金的模樣。

「能為王府開枝散葉是妾們的福氣,妾身會努力為王爺懷上子嗣的。」

說到後面,林知畫羞紅了臉。

在她的帶領下,其餘人紛紛起身表態。

周老太太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滿意的點點頭。

清婉盯住林知畫,眼底閃過絲恨意。

賤人,這麼快就爭寵了。

感受到昔日好姐妹的審視,林知畫攥住手,沒有抬頭回看。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美妾們活躍開,哄的周老太太笑聲連連。

就在此時,一道報聲傳來。

「世子妃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