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我來吧。」他把借過周慧正在洗的馬鈴薯。

周慧像是沒有發現他過來一樣,怕他發現自己哭了,連忙摸了把眼淚,「我……我就是洗洋蔥辣着眼睛了。」

應沂看了眼,水池裡都沒有洋蔥,周慧又犯迷糊了,想着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心裏有點柔軟,他低聲道:「對不起。」

周慧像是忍不住了一樣,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雙手就環抱住應沂。

應沂一下子僵硬在那裡,不敢做反應。

「我不怪你,其實那晚我是高興的,我第一次能感覺靠你這麼近,你的身邊有虞曖,她什麼都比我好,比我優秀,比我漂亮,我連多看你一眼都不敢。」

周慧的眼淚像是把委屈都傾瀉了出來,「我真的太自卑了,這麼普通的我怎麼配的上你,我只想遠遠的能看你一眼就很好,那怕是一輩子以朋友的身份陪着你。」

聽了周慧的話,應沂又心軟了,原來她在虞曖的面前這麼自卑,一向在男生面前開朗大氣的周慧也會有這麼脆弱的時候。

他順了順周慧的背,安撫道:「這件事再給我點時間。」

周慧聽了心想,給你什麼時間?和虞曖離婚嗎?她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她備胎那麼多,應沂都還沒釣到手,就結婚了,這怎麼行。

她抬頭摸了把眼淚,裝作堅強的樣子看了眼應沂,「這都是你的事,我只是看你這幾天都把自己憋在這裡,不出門,怕你身體出問題了。」

應沂心裏有絲感動,曖曖這些天都一條信息也沒給自己發,小慧明明心裏也難受還時時想着他。

看現在應沂這被表象迷了眼的樣子,現在怕是早就忘了,虞曖才是他名義上的老婆,談了六年戀愛的女朋友!

……

晚上等韓昊宇打開房門,發現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還以為虞曖走了,看着門口的鞋還在,才從沙發上看見已經熟睡的小女人。

虞曖整個人蜷縮在沙發上,小小一隻,看着像只乖順的小貓咪,只眉頭緊縮,睡的不太安慰的樣子。

韓昊宇冷着臉還想用手推醒她,但看她之前憔悴的樣子像幾天沒睡覺了一樣。

氣息又慢慢柔和了下來,他慢慢靠過去彎腰,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她抱起來,往客房走。

才走幾步,沒想到虞曖就醒了,懷中的女人,迷糊着眼問道:「小宇,你怎麼出來了?」剛剛還把她關門外呢?

韓昊宇被嚇了一跳,腳下打滑,兩個人直接一起摔在了地上,在落地的瞬間,他快速拉着虞曖,給她當了人形肉墊。

虞曖整個人趴在韓昊宇身上,臉貼他胸膛緊緊的,還能聽的見他心跳聲,虞曖勾起唇角,跳的略微有些快啊。

韓昊宇冷聲喝道:「你還不快起來!」但卻沒有去推她。

「我……」

他眼睛下撇,看着虞曖還趴在自己身上一動不動,問道:「怎麼了?」

虞曖細聲細氣的說:「我好像腰扭了……」

「怎麼回事?」韓昊宇一下子緊張了,想要起來,「我看看。」

身體才離地面幾裏面,就又被虞曖的手勾住脖子往壓下,「別……別動,疼,我緩緩。」

「好,好,我不動,你先緩和一下。」

隨着兩個緊貼着身體的體溫升高,女人髮絲上的幽香順着呼吸進入鼻腔,韓昊宇自己都好像能聽到自己加速的心跳聲了,「咚,咚,咚。」

虞曖趴在韓昊宇的胸前偷笑,她就是故意的,攻略男人最快的一步,當然得從肢體接觸開始,這三個人裏面只有韓昊宇是最不願意讓她靠近的。

「你……你好點沒?」韓昊宇問。

「嗯,好像可以慢慢起來了。」虞曖假裝艱難的撐着身體,慢慢往上支撐。

韓昊宇也扶着她去沙發上坐下,「你要不要緊?」

虞曖捂着腰皺眉,「就是後腰有點疼。」

「你等一下。」

韓昊宇去房間拿了藥酒過來,「我給你擦一點。」

「這還是我媽給你賠的藥房吧?」虞曖看了眼,原主的媽媽是婦科方面的權威專家,因為韓昊宇以前開車經常容易磕碰撞傷,她找虞母專門請醫院熟人配的秘方。

「嗯,很好用,擦一點就好了。」韓昊宇把葯遞給虞曖,「你自己來。」

虞曖:「……」不解風情!

「我夠不到啊,你幫我吧。」

韓昊宇皺起眉,看着虞曖的衣服,有點不知道怎麼下手,她今天穿的是一條白色連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