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準則免費閱讀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深夜,看似弱者一方的虞曖望着對面牆面的眼底卻清明,冷靜。

在她第一時間得到原主前世記憶後,剛剛故意勾引墨毅寒的這些舉動,是虞曖在睜眼的那一刻就設計好的,新婚之夜老公和伴娘隔壁偷情,老婆在上司身下承歡。

虞曖勾唇冷笑,這樣才公平,不是嗎?

虞曖看了眼躺在旁邊墨毅寒頭頂的好感值,就睡了一覺居然已經從剛開始的負數變成+20了。

她嘴角諷刺,這就是男人,不過光靠皮肉關係能有20分都算他大度了。

虞曖帶着怒氣叫道:「系統!還不出來?」

萌萌的小奶音又出現了,「主人,對不起,我也不想把你放在這個時間節點的,這是系統自動選定的,不過你真棒,一下子好感值就有20分了。」

它也被嚇到了,沒想到剛來就是這麼刺激的場面。

虞曖不想聽這些,直接問道:「我為什麼沒有任何記憶?」

001暗中吐槽,這得問曾經的你自己啊,主腦系統怕虞曖又在小世界浪的飛起,乾脆把她記憶封起來了。

「主人,001是新上任的系統,不了解您情況,主系統顯示,您只要在反渣世界中累積滿足一億任務積分就可以恢復記憶,並且回到主世界。」

虞曖:「一個小世界任務完成積分多少?」

「……500……吧?」001心虛道:「也可能一千……」

虞曖冷笑,「那我得做到猴年馬月?」

001安撫道:「不會的,主人,你是個非常優秀的任務者,你得相信自己。」

「那你的技能呢?」虞曖雖然沒了記憶,但對任務世界或者系統都有一種熟悉感,這就和失憶的人還會記得餓了要吃飯一樣,是印在骨子裡的常識。

「001是新系統,很多功能還沒齊全……」

得了,虞曖大概已經知道自己的系統大概和廢品差不多了,要不是有個萌萌的小奶音,她都想把它丟回收站去。

感應到虞曖內心想法的001,立馬就不高興了:「主人,你怎麼能這麼想呢?我能做的事情可多了!」

它一項項細數道:「我可以告訴你人物屬性,背景,可以定點追蹤攻略對象位置,還能現場直播呢。」

虞曖:「那你把隔壁原主老公房間床上激烈情況給我直播一遍。」

「啊?這……這不好吧,人類說偷看這種事會長針眼的,剛剛我都自動屏蔽感官了呢。」

虞曖:「我不管,反正我要看!現在就播!」

001:「……現場直播是要攻略值積分兌換的,主人你目前積分不夠。」

她就知道,能指望廢品有啥用,還得她自己氪金,虞曖直接閉眼睡覺。

001有些委屈:「主人~」

「賣萌沒用,睡覺!」

……

等虞曖早上醒了,摸了摸身旁的床單,早就冰冷了,果然是拔什麼無情的男人。

虞曖:「001?」

001:「在呢~主人。」

虞曖:「這個世界的任務是什麼?」

001:「讓原主的父母安度晚年,並且百分百攻略目標對象。」

「主人,咱們在的界面是反渣世界,必須無傷害值下攻略滿分,不能主動傷害攻略對象,不能對任務世界造成損害。」

001還記得主世界關於它主人的傳言,聽說主神被嫖後,呸!被拱後,大發雷霆,那個小世界就被炸了,連帶着跟着主人的王牌系統一起炸沒了,連灰都不剩的那種。

系統是個高危職業,001默默含淚。

攻略男人?虞曖勾唇,這不是輕輕鬆鬆嗎?甚至有點興奮啊!

養魚她在行啊,修羅場什麼的,簡直不要太刺激。

就是這個系統拉了點,當然她也沒多指望這東西,在她面前,都挺廢!

001:「……主人,我是你的綁定系統,你的內心想法,我都能讀取到的。」

「哦。」虞曖輕描淡寫又補了一句:「真廢!」

「……」001傷感,這沒法玩了。

……

虞曖去前台辦了退房手續,回了和應沂住的婚房。

新房就在A大旁邊,這個房子,是婚後兩家出資全款買的,應沂家裡條件不錯,他是原主爸爸的學生,和原主是大學情侶,他清大畢業後就直接被留校任職了,是A大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授課教授。

原主一直是很多女人都羨慕的對象,有着最完美的家庭,老公這麼優秀,還對她百依百順,至少這是在外人看來如此。

誰又能想這些個如此優秀的男人,居然會喜歡一個怎麼看都很普通的女人。

周慧和應沂還有韓昊宇都是一個學校的,原主和應沂高中就在一起,周慧是大學通過打球認識的應沂。

韓昊宇做了職業賽車手,應沂留職A大任教,原主進了國內新晉遊戲公司,做了總裁行政。

說是總裁辦直系行政,但原主性格太軟弱,事情做了不少,卻連個見老闆的機會都沒幾次,頂頭CEO墨毅寒只知道行政處有這麼個員工,都不知道她結婚。

至於墨毅寒是怎麼認識周慧的,那還是原主在公司年會的時候,被周慧求着原主才帶她去的。

周慧這種功利性那麼強的人,早就在去酒會時已經把目標定好了,就這樣,很戲劇性的,一杯酒潑在了大老闆墨毅寒的身上。

可惜沒有什麼霸總小白花見面的經典場景,只有原主被公司記過一次,後面也不知道周慧怎麼偷偷搭上的墨毅寒。

周慧在學校時就是個喜歡和男生稱兄道弟一起玩的,說著是性格開朗,其實就是名副其實的漢子婊。

和她玩的好的男生一抓一把,都可以炸魚塘了,玩的好的女生一個都沒有。

她就連原主這個女性朋友,都是因為應沂經常和原主這個傻白甜約會的時候帶上周慧,見的多了所以才處成了個普通朋友。

周慧的心思都放在養魚上了,他們幾個都畢業了,就她一個人學分沒過,需要重修學分。

因為家庭普通,應沂想幫襯她一把,還幫周慧找了個學習兼職的工作。

周慧也算是個聰明人,知道怎麼用好自己的優點,不過心沒放正,要有這份心思全部放在學習上,早就畢業工作賺錢了。

……

等應沂回家時,就看着虞曖抱着個西瓜在沙發上看着電視悠閑的吃。

他緊繃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了。

「曖曖,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應沂換了鞋,進屋走到虞曖旁邊坐下,「我昨天和朋友喝多了,居然在酒店大廳睡了一晚上。了……」

虞曖回頭看了眼旁邊的男人,身高長相都上層,氣質儒雅,光看外表和原主還是挺般配的。

只是頭頂綠色的好感值,暴露了他是個鋼鐵渣男無疑。

原主為了他掏心掏肺,六年青春都耗在他身上,談了這麼久的戀愛,他好感值居然才50%,連及格線都踩不到。

虞曖一臉關心問道:「啊,老公,那你沒感冒吧?」

他觀察了下虞曖表情,神色正常,沒有生氣的樣子,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