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書修仙,女主靠邊第6章 危機在線免費閱讀

穿書修仙,女主靠邊第7章 脫困在線免費閱讀

說著李小小無師自通將靈力集中在左小腿上猛地發力,只見從她小腿發射出一串火龍沿着蛇頭蔓延全身。

大蛇連悲鳴都沒發出就已一命嗚呼。

李小小抖了抖左腿,看着裸露在外的小腿上有兩個深入骨髓的牙印,腦中不知怎的居然知道用何種草藥能止血並防止傷口感染。

這些知識她以前從未學過,想來是那李姓書生所涉及的,被籠統地壓縮在『學富五車』里。

在需要的條件下,就會自動啟發。例如她受傷了腦海自動浮現,怎麼處理傷口。

也不知這李家是幹什麼的,居然還知道這些藥理知識。

這草藥四處可見,李小小小手往上一抬,五個指尖冒出蠟燭大小的火苗足夠讓李小小看清四周。

不得不再次感嘆這副身體的視力真的太好了!可能是凝氣二重的原因,也是,就沒聽過修仙誰視力不好的。

環顧四周就看到好幾株,隨手拔了一株,扔到嘴裏咀嚼,那苦澀的味道充斥着整個鼻腔。

李小小整張臉都皺在一起,咀嚼了幾下後撕下乾淨的布條,將其捆綁在傷口之上。

蟒蛇一般是無毒的,就是怕感染髮炎,雖然這身體是凝氣二重可還沒達到百毒不侵的地步。

至於那兩顆陷在肉里的蛇牙早就化成了灰,也省得用刀將其挖出。

看着躺地上焦黑的屍體,李小小手中出現鋼刀試着划了一下,蛇皮很快就被分開裏面的肉質也成焦黑狀態。

看來是沒法吃了。

不禁惋惜起來,剛剛聞着這烤肉味還挺香。

剛準備離開,從身邊的草堆里猛然竄出一條大蟒。

李小小藉著火光看清大蟒的皮膚,很肯定這就是昨天那條。

自己是捅了蛇窩不成?剛滅了一頭又來一隻?

只見那條大蟒圍着已成焦炭的大蛇轉了一圈又一圈,似在呼喚又似哭泣。

最後猛然轉移目標,朝她飛撲而來。

如若是剛來的李小小大概會心慌氣短,甚至會被嚇得屁滾尿流,第一想法就是跑。

可此時的李小小已不是剛穿來的李小小!在得到大蛇的心性技能後,她的心理素質得到質的飛躍。

以往發生危險李小小會腦袋空白,甚至是一團漿糊。現在的李小小大腦會冷靜處理緊急情況。

再加上得到學富五車,大腦的睿智層面頓時上升了好幾個層次。

一個成功人士所要具備的基本條件就是擁有睿智的大腦和強大的心理素質,這兩項李小小已然得到。

框架在成功人士身上的條件也非常適合修仙,可以說此刻的李小小已然脫胎換骨,再也不是那個膽小如鼠的九零後女孩了。

大蟒的速度很快李小小的速度更快,閃躲技能八卦迷蹤步順手拈來,遊刃有餘地躲過大蟒的致命攻擊。

因先前將大蛇給烤焦了,李小小還懊惱了幾秒,現在送上門來的食物哪有放過的道理?

再加上它昨天還嚇到了自己,新仇舊恨一起報了。

李小小將刀柄在手心旋轉橫握,藉助八卦迷蹤步快速滑到大蟒七寸之處反手砍了下去。

力道之大,直接讓蛇首分家。

軟體動物的生命力都非常頑強,即使被砍成數段還是會蠕動甚至逃跑,所以李小小才選擇砍在七寸之處。

只見蛇身彎曲成波浪扭捏了幾分鐘,終於不再動彈。

李小小這才上前把蛇皮給剝了,本以為會剝得慘不忍睹卻不想成果出奇的好。

明明是第一次扒皮,但李小小一上手就順手得很。

李小小不知道的是李翠花雖胸無點墨但她家以打獵為生,耳濡目染之下也有了這般手藝。

要不是和(女主)東里淑一起救了那受傷的老道,她們倆現在應該已嫁人生子了。

那道人被人追殺,身中數刀逃命的途中靈力不濟栽在東里村山頭,正巧被東里淑和李翠花看見。

兩人將老道抬到安全的山洞安置。

「東里淑,這老頭怎麼從天上掉下來?」

「可能是傳說中的神仙也說不定,你在這看着我去找大夫。」

老道並不需要凡人救治,聽到兩人地對話這才睜開眼睛,費勁從儲物袋裡拿出丹藥吞服,這是他最後一枚『速救丸』吞服後得打坐吸收,不然就浪費了。

李翠花嚇了一跳:「呀!老頭你沒事吧?」

東里淑卻關心道:「道長有哪裡不舒服?」

從這裡就能看出女配和女主的人設和智商。

如是平日里膽敢有凡人對他如此放肆早就送人歸西了,但不知為何看了東里淑一眼他就莫名喜愛,就像看到了自己的重孫女。

「無礙,是你們二人把我抬到這裡的?」

兩人點頭。

「你們可否在洞口守上一個時辰,我自會報答。」現在自己已是強弩之末,只能耐下性子。

東淑里拉了拉李翠花將她拉到了洞外。

「我們真的守上一個時辰?」李翠花嘟了嘟紅嫩的小嘴有點不情願,但聯想到對方可能是神仙就忍了下來。

東里淑眯了眯眼睛,直覺告訴她這個老頭必須救。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山洞裏傳來老道聲如洪鐘的聲音,不像先前那般有氣無力顯然傷勢見好:

「我王某人有恩必報,你們有什麼需求?」

李翠花道:「你能教我們飛嗎?」

王某人一聽給兩人測試了靈根,沒想到兩人都是五行雜靈根。

於是問到:「你二人可想修仙。」

「修仙?什麼是修仙?修仙了就能飛嗎?」

「正是。」

「那要離開這裡嗎?」

「要騰雲駕霧去嵐山『萬法門』。」

兩人沒有馬上答應,而是回家詢問了父母。

父母一聽立馬道:「那老道莫不是騙子,你們不要被騙了去。」

那老道明明還在山上,可幾人耳邊卻傳來呵斥之聲:「休得放肆!」

就這技能,立馬讓幾個大人折服,連忙磕頭認錯:「大仙恕罪!小人有眼無珠還請大仙收我女兒為徒。」

耳邊再次傳來聲音:「她們只不過是五行雜靈根,只能到萬法門當雜役弟子,如若全身心提升修為,方可入門成為內門弟子。」

東里淑立馬跪了下來,連磕三個響頭。

李翠花一直都是掐尖要強的,見東里淑跪拜也跟着磕了三個響頭。

就這樣她們二人來到了萬法門。

本來都是外門雜役弟子,可女主有魅力系統,在人群之中一眼就被掌門看中,搖身一變成了親傳弟子。

後面的劇情大家都知道了。

李小小撿了木柴,將蛇切成幾段用木棍串起來烘烤,霎時飄香四溢。

引來許多野獸,不過都是體形較小的,李小小運用八卦迷蹤步將這些自投羅網的小動物都宰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並不是沒有道理!

最關鍵的是八卦迷蹤步並不需要運用太多的靈力。

如果來了個大的打不過,跑了便是。

這樣想着李小小有恃無恐起來。

說實話,烤肉只是聞起來香,但吃起來的口感一般,畢竟沒有佐料。

只要能填飽肚子,她就心滿意足了。

酒足飯飽後天色已亮,李小小將剩餘的烤肉收進儲物袋朝北繼續前進。

發現這儲物袋並沒有保溫的功能,並不像小說里說的那麼神奇,比如熱的東西放進去它還是會變冷,只不過冷卻的時間比較緩慢,裏面的時間不是停滯的。

但保鮮能力還是可以的,不然這麼熱的天放裏面的東西非餿了不可。

李小小很清楚自己招式雖多,但沒有足夠多的靈力支撐,任何的戰鬥都要在短時間內完成,這對她非常不利。

所以提高修為迫在眉睫,萬法門是回不去了,這蜀山她必須得去,而且速度要快!

路上聽到水聲,李小小朝水聲方向移動的同時警惕心拔高。

是生物都需要喝水,那麼在有水源的地方猛獸伏擊的概率就會增加。

幸好熱能感應方圓十米內所有生物都能感應,這免去了她很多麻煩。

李小小仔細檢查了四周確定沒有大型野獸在此蹲守才挪步到河邊,可渴死她了。

先給自己洗了手,又洗了臉,這才掬水喝了起來。

山泉的甘甜回味在口腔之中,她也顧不上會不會拉肚子了。

得裝點水繼續上路才行,這裡都是樹木,沒有竹子,不然還可以做個竹筒。

李小小盯上了一棵大樹,樹榦筆直,直徑約一手寬。

說干就干,李小小利用老辦法把樹先折斷,取出一節一米高的木樁,然後動手將內部掏空。

多虧了肉身技能:力拔山兮,才能讓她輕鬆完成一個約90㎝深的木桶。

用一旁的大葉子,呈包粽子的樣式舀水,很快就裝滿了。

將葉子扔木桶水面上放進儲物袋,因為沒有蓋子李小小害怕水倒出來,還特意跳了跳,用神識觀察儲物袋內部,那桶水紋絲未動。

看來外界的晃動並不會影響儲物袋內部空間。

李小小將神識收了起來。

神識在凝氣一重的時候就會開啟,只不過開啟的範圍因個人天賦大小不定。

李翠花的天賦不是很好,凝氣二重了神識才三米。

而且每次開啟神識都非常的耗費精神力,使用時間過長輕則引起頭暈,重則頭疼欲裂。

剛剛她得到的感應技能無需任何代價隨時隨刻開啟,試問修真界還有哪個凝氣修士敢這樣?

神識在空氣中會產生無形的電波會被人發現,而感應技能則沒有這種煩惱。

李小小就是憑藉這個技能躲過了一場又一場的惡鬥。

她不喜歡戰鬥,除非迫不得已。

能苟着就苟着吧!

看過那種苟成神的小說,李小小已立志讓自己一定要活成那樣!

甚至還總結了一下,附贈打油詩一首:

平生不管七八事,路見不平躲一躲,斬草一定要除根!感情用事要不得,清心寡欲方長生。

以上五大戒條,李小小也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畢竟她是一個熱心又善良的好市民。

看到老弱病幼會讓坐,看到有人插隊會指責,看到別人摔倒會去扶,看到有人溺水會去救,她確實救過兩個溺水的兒童。

想了想,做到問心無愧吧!她是好人不是爛好人。

就這樣一路向北走了十天,餓了就吃鳥蛋或烤肉,渴了就喝木桶裏面的水,遇到溪流就補充。

入夜就爬樹,身上的衣服本來就破舊,現在更是被荊棘颳得和丐幫服有得一拼。

李小小頭癢得要死,又沒洗頭的地方,頭髮還長,時不時被扯到,一氣之下用刀割成齊肩長發,找了一根筷子粗細的木枝盤在頭頂,乾淨利索。

這李翠花修仙修了個寂寞,連個清潔術都不會,成天外門打雜幹活。

確確實實——雜役弟子。

李小小忍不住問系統,她真的在修仙文嗎?不是荒野求生?

系統剛開始還會好心回答她,是的。

後來李小小問多了,系統吝嗇的連『叮咚』聲都懶得給。

李小小抱怨:「要是有個mp5或者聽書軟件,我也不至於會這麼無聊。」

系統:……就這心性,修仙任重而道遠。

李小小嘴上抱怨着可腳卻沒停下,雖然她很喜歡一個人的生活,但是這種個人求生模式不是她想要的。

突然、她停了下來。

李小小感應到前方十米遠的距離有一囤巨大的熱能,這體型都能和大象媲美了。

可那熱能顯示的形狀很顯然不是大象,李小小實在想不出和大象一樣大的生物了。

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這生物是她從未見過的。

李小小感應到對方時,對方早就發現了她,而她卻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