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衝著這精妙的畫 第一章_淺官小說
◈ 

第一章

畫都被賣爆了。
父親作為御史大夫,監督百官、整肅綱紀,這等行徑在他眼裡無異於離經叛道。
繼母見父親火氣旺盛,親自盛了碗湯,輕聲細語:「我聽聞此畫工筆細膩,人家許是衝著這精妙的畫去的。」
不說還好,一說便如火上澆油。
父親聞言,頓時將手裡的湯碗砸了。
「你還敢替這等妖孽說話!」
「先前那副畫出自她之手,這幅又是她所作,據說她還竟給些民間艷情話本作圖。」
「最可恨的是,傳聞這背後之人竟是女子,當真是行為不檢。」
說到此處,他眼神掃向了我。
「若是像某些賤婦一般,身為人婦,卻追捧這些放蕩之事,才是真正的家門不幸。」
他陡然提到了我母親,一時間屋內寂靜無聲。
我將頭埋得更低了,卻瞄見方才嚇得快哭的萱兒此時正擔憂地看着我。
我眨了眨眼,示意她安心。
畢竟這些年,這種羞辱之言我已經聽了不下數百遍。
4又是一月十五,我照常裝病,偷偷換了侍女的衣服去了書坊。
齊銘在裏面等我。
原以為這書坊背後的人是燕寧郡主,現在看來另有他人。
「不知殿下又有何想法?」
齊銘卻跟我兜起了圈子。
「近月這兩張畫像眾說紛紜,不知陶姑娘身為背後之人,有何感想?」
我低下了頭,恭敬地答道:「民女以為,人各有喜好,只要沒有觸犯道德律法,便是不理解,尊重即可。」
卻聽齊銘嗤笑一聲:「可若喜歡這些就是觸犯律法呢?
這世界的規則,是由強者制定。」
世間向來是以男子為尊,他們若要禁止女人觸碰某樣東西,再簡單不過。
越界者死。
可我不明白齊銘為什麼要在這裡刁難我。
他是男人,律法也是男人的律法,在這裡逼問我一個閨閣女子,又期望能得到什麼答案呢?
「民女拿錢辦事,不會逾矩。」
「哼,你倒是誠實。」
我只是想換些銀錢買畫材,我能有什麼壞心思。
齊銘見狀,開始吩咐我:「要一張花鳥圖,最好……大氣磅礴一些。」
我點頭記下。
「再要一張,女子百官圖。」
我驚訝地抬起頭看他。
女官制度已經被廢止了九年,自女帝駕崩,已無人敢再提起此事。
他要這樣驚世駭俗的畫,又是何意?
齊銘還是一副閑庭信步的樣子,只等我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