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藺……」

郭娘子及時打住,沒有透露藺雲婉的身份,而是改口道:「勞王爺掛心,沒什麼要緊事。」

要和離的人到底是不是藺雲婉,她還不知道。何況這是武定侯府的家務事,桓王怎麼適合去插手呢?

齊令珩很敏銳,郭娘子不過是提了一個「藺」字,他淡淡的語調,緩緩沉了下去,很嚴肅地問:「那位夫人……是已故藺太傅的女兒?」

教他的老師很多,但讓他記憶深刻的卻不多。

連帶着連藺太傅的女兒,他也有些印象。

眼看瞞不住了,郭娘子念及藺雲婉的父親和桓王有師生之情,點了點頭,承認道:「是藺太傅的女兒,如今是武定侯夫人。」

齊令珩負手立在院牆下,緘默一瞬,腦海里閃出了一些久遠又模糊的畫面。

他也沒多說什麼,和郭娘子道了別就走了。

太監阿福追他追得費勁。

「王爺,您是回宮給皇后送香,還是回王府呢?」

齊令珩未答,良久才吩咐隨從們:「回王府。」

不止是藺雲婉看到他,他也看到了藺雲婉。

隔着花窗驚鴻一瞥,他雖沒立刻認出她的身份,卻有種強烈的故人之感,果然……是藺太傅的女兒。

天資絕色,卻梳着婦人髮髻。

她已經嫁人了。

阿福又問:「王爺,香要今日就送進宮嗎?」

齊令珩道:「送。」

阿福又命人將香粉全都送到皇后的坤寧宮裡。

皇后趙素素正頭疼,和身邊的宮女抱怨:「你說說,你說說!哪有弱冠了還不成親的王爺!」

建朝以來,是沒有。

可不還是因為皇上皇后縱的桓王這般任性么?

宮女笑眯眯地安撫道:「老神仙不是說王爺的緣分還未到么,等緣分到了,王妃也就有了,不光王妃有了,皇后的皇孫也有了。」

皇后臉色略好看了一些,輕哼着說:「他要是真讓本宮抱上了皇孫,本宮什麼都依着他!」

想想又覺得抱皇孫遙遙無期。

朝野內外非議的聲音也越來越多了,只怕皇上以後動怒的次數也會越來越多了。

往後她還真不知道怎麼勸這父子倆!

拿香的借口不是永遠有效。

「娘娘,桓王府的人送香來了。」

皇后的香也快用完了,又聽說這回還有郭娘子新研製的香,就讓人立刻點上聞一聞。

蘭香襲人,聞了叫人心裏平靜。

她這才口吻平和地吩咐宮女:「你去桓王府里問一問,他到底喜歡哪樣的!但凡他肯娶,不論什麼身份,只要是清清白白的一個姑娘,本宮和皇上都同意。」

齊令珩聽完宮女的話,並沒有給出答案,態度冷淡地打發她走。

宮女朝阿福看了一眼,拜託他幫幫忙。

阿福點點頭,待皇后身邊的宮女走了,才諂媚笑着問道:「王爺,滿京城您都挑遍了,一個貴女也看不上。奴婢斗膽問一句,您、您到底中意什麼模樣的姑娘?」

齊令珩怎麼會不知道阿福心裏的那點小九九?

他並不是有意為難母后身邊的宮女,只是他確實對那些貴女都沒有想法。

父皇自從有了母后,便專寵他母后一人,他是父皇最後一個兒子,前面六個皇兄早他出生,天資卻不如他。

從小到大,沒有什麼他得不到的。

他也沒有敗過。

妻子,他的妻子,將來這個王朝最尊貴、母儀天下的女子,又不是隨便一個女人都行。

「會馴服男人的女人才有意思。」

說完這話,齊令珩如玉的容顏,露出深沉的笑容。

阿福盯着桓王雋美的臉愣神,我的個老天爺啊,皇上皇后甚至都不能說服您,這天底下還有誰能馴服您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