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神奇西瓜

第5章 太陽一號

  葉銘將靈力釋放到西瓜上之後,整個西瓜頓時散發出一層神奇的金色光澤,好像螢火蟲的光。
  沒過一會兒,葉銘就發現,原本傷痕纍纍的西瓜漸漸開始變幻起來,原本的破洞開始癒合,傷痕慢慢消失,最終整個西瓜的表皮恢復了原有的光滑與圓潤。
  看到這裡,葉銘心中頓時大喜,這靈力果然不是蓋的,真的成功的修復了受損的西瓜!
  這也就是說,只要有足夠的靈力,自家瓜田的損失就可以彌補回來。想到此,葉銘臉上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
  高興之餘,葉銘立即將其中一個被靈力修復好的西瓜摘了下來,將他抱回了家裡,這用靈力修復好的第一個西瓜,一定要讓父母嘗嘗。
  這幾天,葉銘家瓜地遭了大災的事情早就已經在村裡傳開了。
  很多和葉家有債務關係的人都找上門來要錢,給葉家雪上加霜。
  此時的葉銘總算知道什麼叫世態炎涼了。
  前些日子,他們家裡沒有遭災的時候,這些人見到他父母的時候都是和顏悅色的,一副討好之態,有的甚至還商量他爸來年帶着他們一起種西瓜。
  但是這一眨眼就完全變了一副臉孔,這讓葉銘很氣憤。
  當然,這樣的勢利眼只是一少部分,大多數的村民還是非常質樸的。看到葉家遭了冰雹,葉建國病倒了,隔三差五的就會有人來葉家慰問,這倒是讓葉銘心裏舒服了些。
  回到家裡之後,葉銘就立即將西瓜切好端進了屋裡。
  「爸媽,這是咱家地里長的西瓜,今天天氣熱,我抱回來一個,你們吃點涼快涼快。」
  此時李彩雲依舊還是整日一臉的愁容,她沒有多想,拿起一塊切好的西瓜好奇的問道:「你不是說田裡已經沒有完整的西瓜了嗎,這才幾天地里又有西瓜熟了?」
  「嗯,可能是我前兩天找西瓜的時候不小心漏掉了幾個。」葉銘說道。
  葉銘現在可不打算將他得到靈力的事情告訴父母,這是他自己的秘密。
  而且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還是懂的。萬一這個秘密不小心被走漏了出去,恐怕會招來無盡的禍患,所以即使是父母也不能說。
  葉銘拿起了一個塊西瓜走向了葉建國:「爸,你也吃一塊吧,這是咱家地里長出來的。」
  葉建國嗓子依舊在發炎,而且這些日子,有幾個和家裡有債務關係的村民,看到葉家西瓜地遭了這麼大的損失,到秋天肯定還不上他們的錢了,所以就都早早上來要錢。所以葉建國的嗓子不但沒有好,反而更嚴重了。
  此時看到葉銘手中的西瓜,葉建國更是百感交集,想起了他那些被雹子砸爛的西瓜,臉上露出了一臉的痛苦。
  「這都幾天了,我爸的嗓子怎麼還沒有好啊?」此時葉銘拿着勺子一邊給葉建國喂着西瓜一邊問道。
  李彩雲嘆了口氣說道:「醫生說你爸的嗓子很嚴重,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康復的,如果這麼繼續上火下去,很可能聲帶會烙下病根,再嚴重的話,甚至有啞巴的可能。」
  說著李彩雲的臉上的愁容更加的深邃。
  「實在不行,就將我爸送到城裡去看看,鎮上的醫療條件有限,城裡的條件會好很多,家裡剩下的那些錢也不用考慮那麼多,都給我爸看病吧。」葉銘鄭重的說道。
  葉銘知道家裡剩下的錢原本都是給自己娶媳婦用的,不過在葉銘的心中,現在顯然是父親的嗓子更重要。
  但是旁邊的葉建國卻立即擺了擺手,表示不同意。對於他來說,自己看個病就要將家裡的剩下的積蓄花光,他可不會那麼做。
  正當葉銘打算勸說一下葉建國不要心疼錢去看病的時候,他忽然間發現葉建國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他的面色通紅,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嗓子一般,一副想要咳嗽卻又咳嗽不出來的樣子。
  看到這樣的場景,葉銘立即大驚,急忙拍着葉建國的後背焦急的問道:「爸,你這個是怎麼了,是不是西瓜子卡到嗓子了!」
  旁邊的李彩雲也是一臉的擔憂,葉建國一直就是家裡的頂樑柱,葉建國最近的情況本來就不樂觀,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在李彩雲的心中,這家裡的天可就塌了。
  正在兩個人焦急的時刻。
  葉建國似乎終於不堪重負了,嗓子一甜,一大口黑色的血從嗓子中吐了出來。
  看到這樣的情景,李彩雲立即雙腿癱軟在了地上,大哭了起來。
  而葉銘也急了,背起了葉建國就要往醫院跑,在他的印象中,吐血可是病危的象徵。
  但是還沒等跑出去幾步,葉銘就聽見背後傳來葉建國有些沙啞的聲音:「放下我,爸沒事……」
  聽到這個聲音,葉銘頓時一驚,不是說自己老爸不能說話嗎,現在怎麼竟然開口了!
  葉銘立即停下了腳步,此時旁邊的李彩雲也從地上站了起來,一臉驚奇的問道:「老葉,你怎麼……怎麼能說話了?」
  葉建國緩緩的開口,看起來還有點虛弱:「我也不知道,我剛才就是吃了幾口西瓜,就感覺這又腫又痛的嗓子一下子就涼快了很多,之後我就感覺嗓子里有點癢,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一樣,吐完了之後竟然就能開口說話了……」
  葉建國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而李彩雲就更加的驚奇了。
  只有葉銘若有所思,因為他知道,他的西瓜可不是一個普通的西瓜,而是用靈力修復出來的。西瓜本來就用清熱解火的功能,在加上靈力的加成,讓父親的嗓子好轉很有可能。
  將葉建國放在炕上之後,葉銘問道:「爸,你確定不用去醫院嗎,你剛才可是吐了一口血。」
  葉建國非常確信的搖了搖頭,臉色比起剛才不知道要好了多少,看起來和正常人已經差不多了。
  「我自己的身體我當然清楚,雖然我吐了一口血,但是我感覺我的身體舒服多了,甚至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嗓子也完全不疼了,早知道吃西瓜能治我的嗓子,就不花那麼多錢打針吃藥了。」
  旁邊的李彩雲也是非常欣慰的說道:「沒想到你爸的病被一塊咱家地里的西瓜治好了。」
  葉銘站在一邊裝作一臉淡定的樣子,但是他的心裏已經欣喜若狂了。
  「既然這吃西瓜能治你的病,那你就多吃點。」說著葉銘去廚房將所有切好的西瓜都端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