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一道閃電

第2章 瑤池仙子

  午後十分,天空陰雲密布,雷聲滾滾。曠野一片陰沉,空氣濕熱,好像隨手一抓就能捏出一把水來,這是雷雨前的徵兆。
  葉銘此時正坐在自家瓜地的窩棚里一邊玩着微信,一邊啃着西瓜,地上扔着幾十塊瓜皮,這是他吃了一下午的成果。
  微信的對話框里是一個年輕女孩,這個女孩是葉銘前幾天用搖一搖功能無意間搖到的,葉銘看過對方的照片,立即就傻了眼。
  這個女孩長着一張無比精緻的瓜子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而且長發飄飄,長相簡直可以用女神來形容!
  葉銘頓時喜出望外,於是跟對方聊的幾乎廢寢忘食,女孩也好像對葉銘很好奇。
  不過當女孩知道葉銘的父母只是種瓜的農民之後,好像一下子就對葉銘失去了興趣,開始對葉銘愛搭不理了起來。
  但是葉銘顯然不肯死心,繼續發著信息:「小萱在不在,小萱在不在,我家田裡的西瓜熟了,又脆又甜,你要是想吃,我給你郵過去一個?」
  消息發出去很久卻遲遲沒有迴音。
  這個時候,葉銘有些尿急,於是他拿着手機急匆匆的跑出了窩棚,看了看天空,此時一陣清風掛過,帶着雨天特有的泥土氣息,非常的清新,讓人為之神清氣爽。
  看着自家瓜地里早熟的西瓜,他憧憬着接下來的美好日子。
  他家的瓜扣了地膜,比別人家的瓜要早熟一個月,也就是說他家的瓜可以早上市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這樣就能先一步搶佔市場,賣個好價錢。
  據村裡人保守估計,今天他家可以比其他瓜農多賺五萬塊。
  所以此時看着滿地圓滾滾的西瓜,葉銘非常的滿意。
  他爹說,等到今年的瓜賣完了,就給他說一門親事。想到此,他哼着小曲,來到旁邊的山邊,一邊等着微信中女神的回復,一邊向著山下撒尿。
  這山下有一條通往村裡的高壓線路,每次葉銘撒尿的時候都喜歡將尿撒在電纜線上,讓其發出「刺啦、刺啦」的響聲。
  而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葉銘一邊哼着小曲,一邊對着電纜撒尿,同時想着他老爹賣了西瓜之後給他娶媳婦的事。此時葉銘在想,如果能將微信里的這個女孩娶來當老婆,那就一切更完美了。
  誰想到這個時候,天空中突然炸響了一道驚雷,緊接着,一道青紫色的閃電劈中了不遠處高壓電線塔。
  一瞬間整條高壓電纜在雷電的加持下,發出了耀眼的藍光,電纜上的電壓瞬間翻了幾百倍。
  於是一道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奇觀發生了!
  只見葉銘灑在高壓線上的尿流瞬間變成了一道壯觀的藍色電弧。
  葉銘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猛的咬了一口一樣,緊接着一陣無比的劇痛與**立即席捲了他的的全身。
  他甚至沒有來得急大叫一聲,就頭髮上冒着黑煙,「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此時天空之上的陰雲好像積蓄已久的閘門一樣,開始瘋狂的傾瀉,只不過此時天空下起的不是暴雨,而是冰雹。
  彈珠大的冰雹,好像是一張鋪天蓋地的彈幕,頃刻之間就將葉銘家的西瓜地砸的一片狼藉。
  而此時的葉銘卻什麼也不知道了,他的意識在不斷的下沉、下沉,好像墜入了一個無底的深淵。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銘咧了咧嘴,迷迷糊糊的有了一些意識,身上隱隱的還有一些劇痛。他似乎是在做夢,但是那種感覺又不像。他感覺自己好像漂浮在天空中,不斷上下浮動着。
  葉銘努力的嘗試了幾次,終於他猛的睜開了眼睛,剛才飄忽的感覺這才一下子不見了。
  他發現自己依然躺在瓜地里,身上被被雨水弄的一片狼藉,而且頭上還隱隱的作痛。
  葉銘立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一股劇痛傳來,立即疼的他一咧嘴,他的腦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幾個包。
  葉銘仔細的回想着昏迷前發生的事情,他依稀想起來自己正在撒尿,結果突然被電擊了一下,就暈了過去。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看見自己完好無損,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葉銘此時非常的鬱悶,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撒個尿也能被電擊,真是神奇一尿啊。這恐怕是八百年都遇不上一回的事兒吧,真是衰到家了。
  估計從此以後他的心裏都會留下陰影,再也不敢隨地小便了。
  不過好在他福大命大,沒有生命危險,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葉銘站起身,打算走回窩棚。但是他的身子好像忽然僵住了一般,一下子就定格在了原地。
  因為他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家瓜田裡,所有成熟的西瓜,都已經變得破爛不堪,原本光滑圓潤的西瓜皮,現在上面都是一個一個破洞。同時在這些西瓜的旁邊還殘留着沒有融化乾淨的冰雹。
  看到這樣的情景,葉銘眼睛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中哀嘆道:「完了……」
  今年他家在瓜地里幾乎投進了大半個家底,結果竟然在這個時候遭遇了該死的冰雹,這下子他家要賠的血本無歸了。
  此時葉銘的心情好像一下子從天上跌到了無底的深淵,那種失落無法形容。
  可以說這片瓜田是葉銘全家所有的希望,而現在眼瞅着就要大豐收了,眼瞅着賣完西瓜就可以娶媳婦、蓋新房了,但是一場冰雹讓全家的希望瞬間破滅了。
  看着這些被砸壞的西瓜,葉銘幾乎想放聲大哭。但是還沒等他哭出來,葉銘就看見,遠處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騎着一台老舊的二八單車,幾乎像飛一樣正向這裡趕了過來。
  來到瓜田之後,還沒等單車停下,那個男人就跳下了單車。看到瓜地里的情景,男人大吼一聲,直接倒了下去。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葉銘的老爹葉建國。
  看到這種情景,葉銘傻了眼,立即撒腿跑了過去,只見他的老爹急火攻心,已經昏死過去了。
  「爸,你要挺住,瓜地沒了咱可以再種啊!」
  說完,葉銘立即背起了昏迷的葉建國,向著村裡的衛生所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