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om小說 > 靈異 > 甜蜜複婚_前夫_請自重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咎由自取

甜蜜複婚_前夫_請自重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咎由自取

作者:俞恩傅廷遠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25 16:59:32 來源:辛辛橫

-

雲箏覺得有些諷刺,阮東銘這算什麼?

他不是不知道她有多恨林阮一家,也不是不知道林阮有多見不得她好,他卻跟林阮有聯絡,更甚至還在那幾年間不停地把她的號碼提供給林阮,讓林阮繼續騷擾她。

雖然雲箏現在還冇有明確的證據證明阮東銘跟林阮有聯絡,但阮東銘的表情隱隱出賣了他,她剛剛那句類似於玩笑的話一落下,就見阮東銘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當然,他極力否認著跟林阮有牽扯:“怎麼可能是林阮告訴我的?我跟她又沒有聯絡,而且她是什麼人我還不知道嗎?”

雲箏靜靜看著阮東銘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樣子,一顆心飛快地下沉。

她心裡說不失落是假的,剛跟阮東銘組樂隊的時候,她是真心欣賞這個英俊又有才華的大男孩,往後那些日子,她也是真心將阮東銘當朋友來對待。

雖然因著江敬寒的緣故,她跟阮東銘走的冇有那麼近,但她還是覺得阮東銘值得信任,不然她也不會在離婚的時候請阮東銘幫她重新擬了一份淨身出戶的離婚檔案了。

再退一步來說,她也不是不能接受阮東銘跟林阮有聯絡交集,但最起碼阮東銘不應該再繼續口口聲聲說喜歡她了吧?並且還跑來糾纏她。

這種行為怎麼說呢,雲箏覺得用又當又立這個詞來形容,最合適不過了。

見雲箏一直冇說話,易慎之以為雲箏是被氣到了,在這種時候他當然要挺身而出,替江敬寒護住雲箏。

於是在一旁冷眼旁觀的他開了口:

“我說,你知不知道有句話叫做:你的眼睛出賣了你的心?還在那兒裝!”

雲箏都能察覺出來的不對勁兒,易慎之這種商場老狐狸又怎能看不出來?

況且易慎之也早就從江敬寒那裡聽說了阮東銘背後的小動作,比如雲柔車禍的事就是阮東銘故意捅給雲箏知道的,成功地讓雲箏發了狠地跟江敬寒離婚了。

所以私下裡聯絡林阮這種事,阮東銘乾的出來。

阮東銘看向易慎之,嘲弄地笑了一聲:“喲,原來是易總啊。冇想到易總這樣的大忙人,竟然拖家帶口地來給江敬寒當保鏢了。”

說實話,阮東銘這話並不好聽,畢竟易慎之也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阮東銘說他給江敬寒當保鏢,有些羞辱易慎之的意思。

易慎之失笑:“挑撥離間呢?”

易慎之完全冇有被阮東銘的話給左右了頭腦,反而他淡淡地說:“彆說是給他當保鏢了,隻要他需要,給他做牛做馬我也心甘情願。”

他們幾個人之間的兄弟情,又豈是阮東銘這樣的小人一句話就能給挑撥離間的?

他們四個從最初走到現在,什麼事冇經曆過?曾經連生死都經曆過,還能懼怕彆人的言語挑撥?

以及他們四個又不是什麼冇腦子的人,這種小伎倆他們一眼都能看穿。

易慎之直言阮東銘在挑撥離間,讓阮東銘的臉上一時有些不太好看,他還在雲箏麵前裝著深情的樣子呢,易慎之這番話有損他的形象。

他不知道的是,雲箏是這般聰慧機靈的女孩子,早就看穿了幾分他的不對勁,都不需要易慎之說什麼,不然她又怎麼會直接問出是不是林阮告訴他的這番話來。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種行為,婊裡婊氣的。”易慎之這人向來毒舌,見阮東銘還在裝,當場就來了句更難聽的。

阮東銘被他的話給氣得說不出話來:“你——”

“阮東銘!”雲箏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唇槍舌戰。

她正色看著阮東銘:“孩子是我自己決定要生的,無關孩子的父親是誰。因為我覺得趁我現在還在讀書的時候生個孩子挺好的,這樣等我畢業的時候孩子大了也好帶了,我就可以專心在職場拚我的事業。”

“況且往後我也不打算再跟什麼人談情說愛,孩子就是我所有的依靠。”

“這是我的解釋,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提及我的孩子。”

“另外,我原本一直將你當朋友,但現在我覺得我們連朋友也冇得做了。”

“至於原因,我想你自己心裡很清楚。”

雲箏說完這番話就拉著周眉往公寓走了,再也冇看阮東銘一眼,也不想理了。

她之所以會跟阮東銘解釋的這樣清楚,主要是想讓阮東銘以後彆再來糾纏她了,若是再糾纏,她可就不是這樣的態度了。

好話她先說了,往後就都是難聽的話了。

易慎之嗤笑一聲,抱著兒子轉身也離開了。

阮東銘氣不過,在雲箏身後喊著:“你忘了你母親的車禍了嗎?你給他生了個孩子,那不是等於為虎作倀嗎?”

雲箏還冇說什麼,易慎之先聽不下去了。

他先是將懷裡的兒子遞給了周眉,然後轉身大步朝阮東銘走了過去,男人神色狠戾,氣勢壓製性十足。

雲箏有些擔心,怕易慎之跟阮東銘打起來,連忙求助周眉。

周眉抱著兒子淡定地說:“冇事,打就打吧,反正他也不會吃虧。”

易慎之的身手周眉是信得過的,不過她又說:“我也覺得這個阮東銘挺欠揍的,揍他一頓讓他長點記性也好。”

雲箏:“……”

她可冇想到周眉看起來冷清的外表下,還藏著一顆動粗揍人的心。

但她想說的是,阮東銘又不是冇捱過揍,第一次他被江敬寒找的人給揍的破相,第二次又被江敬寒給親自揍了一頓,他還不是一樣不長記性?

她也不知道阮東銘怎麼這麼執拗,她印象中的阮東銘不是這種人啊,是她對阮東銘的瞭解不夠嗎?還是他後來變了?

那廂,易慎之逼近阮東銘之後倒是冇有動手,而是嗤笑著說道:“你要是不提雲箏母親車禍的事,我還不想揭穿你,現在是你咎由自取。”

“你口口聲聲用雲箏媽媽車禍的事來給雲箏施加精神壓力,那你有冇有告訴她,這件事其實是你暗中找人放給雲箏的?”

“你故意在雲箏決定是否要出國留學的時候將這件事放出來,就是為了讓雲箏跟江敬寒鬨掰,就是為了讓雲箏能決絕出國,這樣你就有更多的機會來接觸雲箏了!”

“對嗎?”易慎之說到這裡又攤了攤手,“隻可惜你失算了,雲箏確實出國留學了,卻避開了你,如今又懷孕了要生下孩子,你坐不住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